阿柠☆

全名星野晴 叫我阿柠/阿晴就好
已正式进阶三党 最多两周一更
只摸短篇不开连载
取关请随意

十日录(上)

乙女向,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重度OOC

太空本丸设定

共十日,此篇为day1至day3






{DAY=1}


[应急系统准备中]

[应急系统准备完成]

[弹射程序将于十秒后启动]

[10]

[9]

[8]

“可是我想留下来——”

[7]

[6]

“等等,为什么我也——”

[舱门正在关闭]

[5]

[4]

[舱门已关闭]

[3]

[2]

[1]

[弹射程序运行成功]

伴随着巨大的冲力和声响,救生舱向着漫漫空间弹射而出。少女站在紧闭着的厚重舱门前,良久,才长叹一声,松开了一直紧握的右拳。

自担任审神者...

伊达组的相处模式真的是很日常了 一口一个鹤先生的光坊和满脸嫌弃的俱利坊
还有无论如何不想留在菜园里干农活的鹤2333你是有多讨厌畑当番啦
他真是完全!没有!年上感!但是吉行突然闹起脾气的时候 大家都很惊讶 只有他全程微笑……果然本质上还是阅历丰富沉稳冷静的老年人啊

听说日服秘宝之里活动开始了,祖宗限锻血本无归的本国服婶垂死病中惊坐起,完全不抱希望地去B站找了近侍曲,居然已经有人放出来了……
分析什么的都是瞎写的,音乐没什么专业素养,语文阅读理解也是常年低分,而且我觉得吧,我没从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尾就已经很不容易了orz

总结一下,就是超级好听,好听到炸裂。

开头颇有些前奏欺诈的嫌疑,宁静悠远了没几秒,突然一下子热闹起来,就像其人留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初见以为是孤高风雅的翩翩公子,结果却是活跃开朗的惊吓老人。
乐器基本是古乐器,很有历史感,确实是个平安时代的老头子啊(笑)。
旋律比较……活跃?差不多是这样吧,在宏大的背景下又带有相当的活力,清透明亮...

花娘这回的新活动……根本就是简化版瘟○公司啊
想起了不忍心升级致死性结果简单难度都过不去的我

限时告白

腐向,CP:鹤一期

花吐症paro

依然是超级我流的鹤一期,宇宙大爆炸级OOC……能接受的话请↓


春鸟啼鸣,春花盛放。

在本该平静的春日上午,审神者听到了房间外的声响,于是从现世课程的复习资料中抬起头来。她转过身去看向门外,却只看到了门前飘过的白色衣摆。

是那个人无误了。

审神者放下笔,沿着衣摆消失的方向找去,终于在走廊的拐角,找到了虚弱地倚着墙的她的近侍,鹤丸国永。

“听到你在咳嗽,是生病了吗?要不要我去叫……”

本以为可能只是普通的受寒,审神者向前走近一步,目光落在了鹤丸掌心那一抹蓝。“这,这是……”

“龙胆花……准确说是花瓣。”鹤丸...

啊,这样就真的十七岁了啊……
真是应了八爷在gogo幽灵船里唱的那样,病弱的十七岁,用干枯的笔乱涂乱画……毕竟我的生活真的就像电影一样,浑浑噩噩没有实感……
唔反正就是这样,目前在写鹤一期的花吐症paro,差不多写了一半orz
那,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银月



乙女,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个人理解,总是期待着未来的鹤也不太可能完全对过去释怀,也许他只是习惯了隐藏负能,只把光芒播撒出去【

嘛虽然还是螺旋上升无敌大爆炸级OOC


“等一下,主,你可以站在那里不要动吗?”


因为现世的事而心情很差,一直无所事事地在本丸里游荡,现在突然听到了这样的话,我呆呆地站在田地中间,手足无措。不远处的鹤丸——五条派太刀鹤丸国永——看着我,有些困扰地笑着。

“今天和阿贞畑当番的时候,不小心就……可是哪里有陷阱,我也记不清了。你别乱动啊,我去接你。”

我点点头,注视着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入戏#22(完结)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这么久了,终于盼到能在标题写完结俩字的这一天

终于!搞完了!

嘿呀!解放...

入戏#21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是的,下一次更新就是完结篇了

但是下次更新至早不过星期一……接下来至少两天都碰不到电脑orz...

结婚啦结婚啦!
第一个满破的舰娘,第一个满好感的舰娘,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金皮(入坑第三天还是第几天来着建造出的,反正是在连登八天之前),也是当秘书舰时间最长的2333
欧根酱最可爱了(○` 3′○)
想知道舰B什么时候实装欧根酱的誓约立绘!想看婚纱!

©阿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