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入戏#20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是日更哟!吓到了吗!

感受一下这个将要完结的气氛!夺赤鸡!夺紧张!

并没有好吧真以为你能写出紧张感嘛



 

 

 

(20)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已经拿到表明智先生很可能就是阿智的证据了。”

小松打了个嗝,有些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坐下,眼里满是得意。“哥哥我超——厉害的对吧?那两个黑客的情报还没传过来,可是我已经先一步成功咯——”

“行了你先闭嘴,反正就算如此,我们依然需要空松他们的情报。”轻松态度敷衍地打断了小松的自我陶醉,他皱起眉,没好气地推开一身酒气的小松。“时候已经不早了,准备休息吧。”

只是小松虽然有些醉意,但还远远没到意识混乱的地步。他懒洋洋地抬起眼,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十时二十三分。这时间不能算晚,他心中一动,意识到了这似乎是个无理取闹撒泼打滚的好机会。

“哇阿轻你骗我,明明甚至都没有到十时半——”

“谁骗你了,十时半还不够晚?何况你又喝了酒。”然而轻松似乎并不打算和小松纠缠下去。他侧身躲开小松笔直伸出的双臂,满脸嫌弃。“快点去洗漱,然后睡觉。”

“阿轻好无情啊~喂喂,真的不想听我今天拿到的情报嘛?”

轻松一愣,这才想起小松刚回到家时,确实有说过关于情报的话。想着听完一条情报并不会占用过多时间,他稍经犹豫便答应了。“好,可以给你两分钟。”

“是这样的,阿轻,我想和你s——”

“说正事。”一记手刀打断了小松几乎就要说出口的“s○x”,轻松不禁后悔之前自己的决定,“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去洗漱。”

“别啊!好好好我说正事还不行吗!”小松伸手拉住意欲走出房间的轻松的衣角。

“是这样,今天我和上司喝酒的时候,他透露说社长是有背景的,而且之前在附近的小县城做过贩毒的行当。有没有想到谁?”

注意到轻松的脚步顿住了,小松嘿嘿一笑,干脆变本加厉拽着轻松的手臂。“哥哥我超级能干的,所以作为奖励,来做吧——”

“一天到晚就是做做做,你这家伙是○虫上脑了?”话虽这么说,但很快轻松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并不很坚决。于是他板起脸来,冷声道:“想都别想,快点睡觉。”

“我可以把睡觉的意思理解为那啥吗——”

“……你还真是执迷不悟啊。”轻松无声地叹了口气。

“行吧……不过要是明天因为宿醉而头痛,别来找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你的喔。”

 

 

 

闹钟打破了清晨的闷热与寂静。有一只手不情愿地伸出来,狠狠地将它按掉。

小松坐起来,眉毛皱成一团。轻松果真没在骗他……他现在头痛欲裂,可是碍于先前答应了轻松“头痛也别来找我”的条件,他只能深吸一口气,爬下床,准备去急救箱里翻止痛药。

“唔……今天怎么起来得这么快啊?”

“我头痛啊,在找止痛药呢。”

一阵沉默,之后小松听到了床上人努力克制的低笑声。“活该,早就告诉你会头痛了。”

“那又怎样,反正能吃到超级美味的阿轻,不管怎样都值了不——”

小松的话被突然飞来的抱枕打断。

“要找药就快点找,别说那些废话。”轻松脸颊通红,他伸手捂着自己酸痛的腰,态度恶劣,“不然要迟到了。”

“好的好的~不过话说回来,阿轻啊。”

“又怎么了?”

“真想就这样一直和你在一起啊。”

“……说什么呢你,我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

 

 

 

两份文件都已到手。

小松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也没能找出任何的不同之处。

“奇了怪了……难道樱井和那个阿智其实并没有什么关联?”

“也可能是樱井觉得暂时还没必要隐瞒吧。毕竟你看,这两份文件都没有提到过两个人的关系啊。”轻松喝了一口冰镇的啤酒,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鼠标指针上,“或者,乐观一点,万一他在阿智和组织之间选择了后者呢?”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啦。”

电扇嗡嗡作响,可是天气太过炎热,即使入夜热度也未能消减,谁都不舍得把它关掉。在这样烦人的噪音中,小松把啤酒罐在桌上一顿,自暴自弃地捂住了头。

“但是太可怕了啊这种感觉!突然要我怀疑相处了几年的导师什么的!”

“所以,暂且不要讨论樱井的事了——先专注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吧。”

小松抬起头,盯着文档中的那张照片。照片中的阿智,是一个大约三十余岁的男人,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硬要说特征的话,可能就是肤色偏黑吧。尽管并非正面也不清晰,但小松还是能判断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

“在会社见到过这样的人吗?”

“哇我不知道啊——总之,从明天开始留意吧。”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小松转过头,看着轻松,“阿轻,那位芥川秘书是不是经常到你们酒吧去啊?”

“是啊。所以?”

“有什么情报的话,一定要和我分享喔?”

“你找老板去问吧,反正他才是你搭档不是吗。”

小松一怔,过段时间才反应过来,轻松还对之前的事念念不忘。“嘿呀那次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啦。”

 

“但是,接下来该干什么啊?等组织确定计划?那也太被动了吧。”

小松呈大字形躺在床上,轻松爬上床来,把他伸展开的手脚怼了回去。“当然不能干等着啊。想办法监视樱井和芥川秘书私下的谈话?”

“那个……超难的啊。樱井知道我们都在这边执行任务,甚至我们的行动方案都是他给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完美避开我们的侦查啊。”

“所以才要知难而上。你不想做大工作?”

“想啊!”小松一骨碌爬起来,“那就考虑一下比较反常的行动好了。芥川是个秘书,不太可能光明正大翘班约见对家的人——她会在什么时候和樱井见面呢?工作日的晚上?”

“唔……很有可能。毕竟樱井那么了解你,一定知道你在休息日满街瞎晃收集小道消息的习惯。”轻松关掉房间的灯,若有所思地盯着天花板,“同时,他大概会尽可能远离这一带。”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怎么才能追踪到他啊?”

“白痴长男。我们并非孤军奋战,你忘记了吗?”

“你是说……啊啊,那就好办了。毕竟我们有着一个能够委身于暗巷而不被任何人注意到的兄弟,对吧?”

黑暗中,可能是由于兴奋的缘故,小松的眼睛闪着亮光。

“不就是几个月的猫粮费用嘛。就这么办了。”

评论
热度(8)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