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听说日服秘宝之里活动开始了,祖宗限锻血本无归的本国服婶垂死病中惊坐起,完全不抱希望地去B站找了近侍曲,居然已经有人放出来了……
分析什么的都是瞎写的,音乐没什么专业素养,语文阅读理解也是常年低分,而且我觉得吧,我没从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尾就已经很不容易了orz


总结一下,就是超级好听,好听到炸裂。

开头颇有些前奏欺诈的嫌疑,宁静悠远了没几秒,突然一下子热闹起来,就像其人留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初见以为是孤高风雅的翩翩公子,结果却是活跃开朗的惊吓老人。
乐器基本是古乐器,很有历史感,确实是个平安时代的老头子啊(笑)。
旋律比较……活跃?差不多是这样吧,在宏大的背景下又带有相当的活力,清透明亮得很,像他洁白的羽织,像他清澈的金色眼眸。
印象深刻的是中途也有过几次暗淡的时候,音量变小,音调低沉下来,给人以寂寞失意之感……但很快就又回到相当大气的合奏中去,旋律本身和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给我的感受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所谓的刃生坎坷,所谓的居无定所,所谓的下至黄泉上至神坛,他从没有刻意提起自己的过去,只在必须要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以寥寥数语轻易带过。
“这说明相当有人气吧。”
对于他我一向是词穷的,忍不住想要引用英语作业上的、之前也曾擅自拿来形容他的那句话——

「我不惧怕明日,因我已饱览过往,且热爱当前。」

千年来他经历的太多了,可爱可憎的人类也见得太多了。他从不会把太多感情浪费在追忆往事上面,或许对他而言,还是享受活着的感觉更加重要吧。
因为这颗心脏还在跳动,怎能不好好享受一段充满惊吓的旅程呢。
所以他一如既往地笑着,语调总是上扬着,洁白的衣摆翻飞,他穿行在庭院和战场之间,追求着惊吓与刺激。

——即使这样的他偶尔也会想起过去,想起黑暗闭塞的墓室,想起什么都不能做的无聊岁月,想起一双双伸向他的、罪恶而贪婪的手。
可是,生活中充满了惊吓,仅仅活在当下就已经足够忙碌了,哪里还有时间感怀过去?
于是金色的双眼渐渐重又清澈起来,嘴角带起一抹笑意。
“今天,有怎样的惊吓在等待着我们呢?”


打开的门后面,总会有出乎意料的未来。
希望你的眼中永无阴翳。

评论
热度(8)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