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不协和音

乙女向,鹤丸国永 X 女审神者

关于女审神者(湮),具体请→  点❤我❤看❤详❤细❤设❤定

充满了个人妄想,夹带私货,超级OOC







深秋。

明毅路的银杏早已落尽,一度金黄的叶片在雨露和泥土的浸渍中渐渐颓败腐朽。那所百年老校无言地矗立着,身着校服的中学生行色匆匆,鞋底和车轮毫不留情地碾过散落地面的银杏叶,留下或深或浅的印痕。

湮在校门前止住了脚步。她的视线越过铁质的围栏和围栏另一侧的积水,久久地停留在红白色的西式建筑上。

“没记错的话,这里就是你的母校对吧?”

身旁银白发色的男子抬头凝视着钟表黑色的指针,轻快的语气和这深秋似乎并不十分相称。“这几座建筑是真的很好看啊。让我都有些惊讶了。”

“哈哈,居然能吓到鹤先生吗。”湮轻轻笑起来,“刚刚入学的时候,我也是被吓了一跳呢。那天阳光很好,整栋楼都在闪闪发光。”她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努力回忆那个满溢着阳光的下午,试图把记忆中的景色和眼前所见重合起来。

“你看钟下面的浮雕,是三角尺的形状喔。其实浮雕背后的狭小空间,还是能容纳一个教室的——是不是很惊人呀?啊还有那个礼堂……”

鹤丸国永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听着她碎碎念一般的描述,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能像这样和你到现世来,我觉得真的很有趣——你难道不觉得吗?”

“当然,比我独自回来要好得多啦。”湮说着,偷偷瞄了一眼鹤丸的侧颜,“毕竟我现世的朋友都去了外地上学,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听到这样撒娇一般的抱怨,鹤丸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用力地揉了揉湮的头顶,把本来黑白分明的分界线揉得模糊不清。“好啦,这不是还有我在嘛。”

“再这样被你揉下去就真的要秃了啊鹤先生!”

有些不爽地拍掉鹤丸的手,湮整理好乱糟糟的头发,心里哀叹着自己令人堪忧的发量——

是啊,有人作伴的旅行,确实要有趣许多啊。

湮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但若是仅仅因此就突然掉下泪来,未免就太丢人了。何况同行的人可是鹤丸啊,之前一直拼命维持着的坚强理性又可靠的形象,如果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崩塌……

“哇!”

“呀啊啊啊啊——”

大喊和紧随其后的惊呼在沉闷的空气中炸响。过了大约五秒,湮渐渐冷静下来,她维持着先前本能般后退的两步距离,双手叉腰,抬起头瞪向笑得灿烂的罪魁祸首。

“你,还有什么遗言?”

“所以……哈哈哈哈……”鹤丸本来只是看到湮在发呆、于是就想普通地吓她一下,没料到她的反应如此有趣,“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还是请鹤先生自己选吧,要么回去以后跳刀解池,要么……唔诶诶诶?!”

湮摆出很有气势的样子,一边威胁着面前的人,一边思考还能胡诌出多少种方法。她向前迈了一步,没有低头看路,而其结果自然也是显而易见的——

伴随着一声惊叫,她成功地扭到了脚。

“真是的真是的,你就不能再小心一点吗?”

“但是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错吧!”以类似○动广告的倾斜姿态勉强站在地上,一只手死死抓着鹤丸的肩膀,湮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如果不是因为被你吓到了,我怎么可能会扭到脚啊……”

鹤丸扶着她站直,有些无奈地笑起来。“好好好是我的错,所以我们该怎么回去?”

对啊,该怎么回去啊?

湮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出门没有带公交卡的习惯、何况公交线路因为修路而完美地避开了她家附近,单车不会骑也没办法骑,这么近的距离连出租车都叫不到。说到底还是因为这里离家比较近,她出门前根本没有考虑过其他交通方式……湮头痛地皱起了眉,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难道要像这样走回去……?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然就……等等。等一下。”

出现了,那张脸,那张湮平时也不想看到、尤其现在更不愿意看到的脸。她如今只能祈祷对方没有看到自己,但对方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她,并且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嗯?什么?”

“来不及解释了……”湮向鹤丸耳语道,与此同时,那少年已经走至两人面前。

在和湮发生了极为尴尬的对视之后,少年转过头面对一脸状况外的鹤丸,问道:“你……是她男友?”

“嗯,是啊。”

“鹤先生——”

湮震惊地看向鹤丸,而后者只是冲她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拆穿。

“所以,你找主……这家伙有什么事?”

那个少年看了看湮、又看了看鹤丸,现出了极其复杂的神情。“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看上她哪里了?”

“哈哈哈,还真是个有趣的问题。”鹤丸依然笑着,但湮能够听出,他的语调中有着迎敌之时一般的锐利。“可是这和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也是啊。抱歉。不打扰了。”

少年微微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虽然刚才多亏有你在……但是啊!”湮心情复杂,她一手抓着鹤丸的衣服,一手拍在对方的肩上,“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因为看到那个小哥的表情很有趣——难道说,让你感到困扰了吗?”

“不,那倒不是……”湮很清楚,这世上从来只有别人嫌弃她的份,她向来是没有资格去嫌弃别人的。但是,也正因为是这样……

“那个人,是你的前任?”

“……诶?鹤先生怎么会知道?”

湮吃惊地盯着鹤丸,而后者露出一个得意的笑,伸手撸了一把她的头发。“别小瞧我的观察力啊。准备回家吧?”

“可是,要走着回去的话……”

即使悬在空中,扭到的脚踝仍然隐隐作痛。湮试图把左脚放下,但刚一着地,就已经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的……谁要你走回去啊。”鹤丸恨铁不成钢般地叹了口气,“我背你不就行了。”

“什什什什什么?!”

“这次是认真的啦,没在吓你。”

平时总洋溢着轻快笑意的金色眼眸里,有着不同寻常的认真。鹤丸扶着完全愣住了的少女走到栏杆边,背对着她半蹲下来。“好啦,快点上来吧?”

“可是,”感受到超乎寻常的羞耻,湮忍不住想要捂住脸,却发现自己并不能拿开扶着栏杆的手,“我……我怕我把你压扁……”

“这样的理由还真是吓到我了,但是按照你的身高——”

“鹤先生!”在对方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少女气急败坏地涨红了脸。栏杆很冷,湮的手已经痛了起来——感觉到这样磨蹭下去也不是办法,她鼓起勇气,小声问道:“那、那我上去了喔?”

真是奇怪,看起来那么细瘦而骨节分明的一双手,却有着无可辩驳的令人安心的力量。

但无数次地,这双手曾经挥起那振刀,那振经过不知多少人之手的古刀,毫不留情地斩下——白衣被染作深红,血污溅在银白的发上,他只是笑着,穿梭在敌与友之间,即使被鲜血濡湿的衣摆早已无法扬起。

——可现在,这双手只不过托着一个平凡卑微的少女的重量,前方没有敌人,他甚至没有带着刀,就像武士抱起火场里惊慌的孩童,禅师托起从巢中跌落的雏鸟。

湮沉默下来,说到底,大概这份亲昵与友善,也不过是强者对弱者出于怜悯的恩惠罢了。

“在想什么呢?”语气轻柔,像是怕贸然询问会吓到对方一样。角度原因,湮并不能看到鹤丸说话时的神情,当然她更不明白他突然这样问的原因——并且是以这样小心翼翼又无比温柔的语调。

“啊,其实也没什么……”

短暂的沉默之后,白发的男子轻声笑了起来。“算了,无论是怎样的事,都留到回家之后再说吧。”

湮想不明白这句话的含意。她越发觉得蹊跷,对于这个轻飘飘难以捉摸、时常以鸟类自比的付丧神,对于他偶尔表现出的极敏锐的洞察力,经过了近两年的共事之后,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不正经的人正经起来,才是最可怕的”?

 

 

 

凭着记忆翻出了很久之前买来的绑带,勉强固定住受伤的部位,湮皱着眉坐在床边,突然想起他们回来得太过仓促,连晚饭怎么解决都没有考虑过。

“其实如果说起料理,我还是稍微会一些的——”

“真真真真的?!”湮差点从床边滑下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真是吓到我了!毕竟……”

“毕竟我可是‘畑当番都嫌弃得要死的麻烦角色’?”鹤丸微微停顿一下,仔细欣赏了少女脸上的惊讶神情,这才心满意足地笑着继续说下去,“所以只会一些简单的料理——因为不想把衣服弄脏嘛。当然味道没有任何保证,那么,你愿意尝试一次充满未知性和惊吓的晚餐吗?”

“那……”趋利避害的本能使湮本来想要逃离,但好奇心叫嚣着,她不由得鬼迷心窍,“那就拜托你了……”

即使是总在异想天开的鹤丸,毕竟与她共事了近两年时间,大概也不会有下毒弑主的想法吧——事到如今,湮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虽然这样说有些心虚,但湮觉得自己的两年审神者生涯大抵还算是尽职:“照顾到大家每个人的心情”这种话她不敢讲,但若说是考虑到作为近侍的鹤丸的心情,以及(在他面前)维持理性可靠的审神者的形象,这两点她还是勉强做到了的。

——想来“充满惊吓的料理”也不过至多有两种可能,或者是味道不可描述,或者是做法不走寻常路,无论如何,担心会出人命似乎是有些多余了。

但是湮仍然放心不下,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担忧自家的厨房。越想越焦虑,她终于忍不住扶着墙单脚跳着去厨房偷窥。

“抱歉,现在可不能让你进来。”破天荒系起围裙的鹤丸一边笑着,一边把湮拦在门前,“让你进去的话,就失去惊吓性了。”

湮一路跳着过来本来就已经累得半死、要不是扶着墙几乎摔倒,好不容易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却被无情拦下,此刻是既委屈又气,几乎要大喊起来。

“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给我下毒啊?”

话刚一出口,湮就后悔了。这种疑神疑鬼的杞人忧天式发言……想必人设已经崩得不像样了吧?与此同时一直深藏的不信任感也暴露出来了,而且像这样被人怀疑,鹤丸的心情大概也……

湮简直想打死几秒前那个说话不过大脑的自己。“那个……抱歉,我刚才……”

“你不用道歉的,是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鹤丸的神情严肃起来,语气也变得沉痛,“毕竟两年时间那么短,会产生怀疑也很正常……”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我怎么可能怀疑鹤先生……”意识到自己似乎招致了天大的误会,湮又急又悔,几乎语无伦次。只是在她急着想要解释的时候,对面鹤丸的表情却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最后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弯下腰大笑起来。

“鹤先生!”

“哈哈哈抱歉,看来你是真的被我的演技骗到了啊。”鹤丸得意地眨了眨眼,安抚似的揉着湮的脸颊,“早就原谅你啦。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随便走动比较好吧?”

“可是……”

“你放心,不会给你下毒的——”本来是笑着的,鹤丸却突然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等等,既然会担心这个,难道你在家里私藏毒药?这可真是吓——”

“怎么会有那种事啦真是的!”

湮抹去眼角的泪花,终于笑了起来。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面对着和想象相差甚远、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一餐饭,湮忍不住眉头抽搐,说出了似乎并不属于她的台词。

“怎样,是不是比想象中正常很多呀?”

鹤丸似乎很满意于她的反应,用力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这一动作,给湮的感觉,就像是主人逗弄家养的小狗,不过缺了一句“真乖真乖”而已——真是的,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惊吓可不一定要装神弄鬼,只要和对方的预期形成反差,就能达到惊吓的效果。”鹤丸说着说着,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不说这种大道理了,还是先吃饭吧。”

湮于是注视着面前的菜碟。拌秋葵也好别的什么也好,看起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料理——不过,都是凉菜。该说果然是因为不想弄脏衣服吗,凉菜确实怎样弄都不会产生恼人的油烟呢……

反正看起来很正常,味道应该也不会太可怕。

“糟糕,该不会把糖当成盐了吧……”

听到这句若有若无的自言自语,湮手里的筷子不由得颤抖起来。又想起鹤丸先前那几句关于惊吓的理论,所谓反差,外表和味道的反差也足以吓到人了吧?

然而已经夹起的菜不能再放回去,一直举着筷子看起来也不像话,湮只能硬着头皮,把筷子凑近面前。像猫一样仔细嗅过了、确认没有什么异味之后,她闭上眼,带着烈士被押赴刑场般的决心,把筷子上的菜送进了口中。

就只是,很正常的味道,而已。

……而且其实很好吃。

看了看鹤丸堪称幸灾乐祸的表情,猛然想起鹤丸说的“反差”是“和对方预期的反差”,湮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被套路了。“……明明就没有放错调料,为什么要那样说?”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吓你啊。”

简直气人,但仔细一想,像这样热衷于各种惊吓的鹤丸,似乎才是正常的啊。那么,之前突然变得神秘莫测又万分敏锐,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两年的时间确实太短了,远远不够了解一个人。

 

 

 

最差劲的一天。

吃饱喝足坐在沙发上回想一天经历的湮,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偶遇前任已经是很糟糕的事了,且不论本该也在外地上学的那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城市——

多亏还有鹤丸英勇献身愿意充当男友,湮心想,不然真是太尴尬了。但即使这样,在扭到了脚、被人搀着歪斜地站在路边的情况下遭遇前任,仍然是相当丢人的事。而且还被问了“你看上她哪里”这种送命题……其中的讽刺与不屑显而易见,要不是因为有鹤丸在,她可能已经炸毛了。

追溯到最一开始,随随便便就扭到脚,而且还是在自己敬慕已久的人面前,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丢人了。并且由于事前考虑不周,不得不让鹤丸背着自己回去,简直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傻白甜……这样一定会被嫌弃的,湮绝望地捂住了脸。

说到底,像湮这样平庸的少女,身边站着一位光彩夺目的男子,这本来就是足够违和的画面。那个人会问出那样的问题也并不奇怪,毕竟他们看起来实在是太不相称、太不协调了,就像是本来完美的乐曲,突然出现了不协和音。湮很清楚,所谓的情侣关系完全只是迫不得已的逢场作戏,至于她本人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妄想,更是全无实现的可能性。

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不甘心——

“好了——事情都解决掉了,终于能好好讨论一下你的事了。”鹤丸很随意地在湮身边坐下来,大概是由于刚刚洗过碗,他的手很凉。

“什……什么事?”

“别那么紧张嘛,又不是要对你进行说教。”他说着,自然地握住了湮的手,那温度让湮不由得一哆嗦,“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最辛苦的明明是鹤先生才对,真的很抱歉麻烦到你……”湮低下头,回避着鹤丸的视线。

一阵沉默过后,她听到了身旁人带着些许无可奈何的轻笑声。

“好啦好啦,我毕竟是你的近侍嘛。”鹤丸一边笑着,一边把湮整个人揽入怀里,“所以啊,再多依赖我一些也没关系的喔。”

湮隐约觉得事态有些不对,该说是一直妄想的剧情发生了呢,还是现实出了问题呢?

“主啊,你觉得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说实话,个性懦弱,能力平庸,身材一般,长相也不好看,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优点了。”

深知自己的人设已经崩坏,湮索性自暴自弃,把一直试图隐藏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抱歉啊,一直都装作强大而自信的样子,辜负了你们的期望真的很对不起……”

“可是我喜欢你啊。”

“诶?!什么?!”湮猛地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鹤丸——后者的表情却是相当正常,就好像他刚才说的不是“我喜欢你”、而是“天气很好”。

“我说,我喜欢你。”见湮完全愣住了,鹤丸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没听错喔。”

湮的大脑一片混乱,欢喜和别的各种感情混杂在一起,她险些就要落下泪来。“可是我这么废柴……”

“根本没有那样的事啦。”

鹤丸的神情认真起来。“之前就想和你说这件事——你并不废柴,也不该被任何人像那样评价。”

“但是我还是觉得配不上你啊……虽然已经偷偷喜欢你很久了……”

“真是的——你倒是好好听我说话啊。”鹤丸夸张地叹了口气,递给抽泣着的少女一张纸巾,“我喜欢你,而你恰巧也喜欢我,这就够了。你觉得自己废柴的地方,其实也很可爱……这样说的话,你能开心些吗?”

少女勉强止住哭泣,她抬起头,颤抖着声音问:“那……那我现在可以抱抱你吗?”

“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你会提什么不得了的要求……”忍不住笑起来,鹤丸紧紧地抱住了自家的审神者,“当然可以,无论何时都可以的。”

置身于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湮再也忍不住眼泪,放声大哭起来。

 

 

 

“所以,你是真的觉得我很可爱呢,还是只是为了安抚我呢?”

“当然是真的觉得你可爱啊。”鹤丸笑着,心照不宣地眨了一下眼,“包括你‘呀’的一声扭到脚的时候,拼命挥舞着手臂保持平衡的样子,也很可爱不是吗——”

“哇啊求你不要再提那件事了!超丢人啊!”为了掩饰自己通红的脸颊,湮用双手捂住了脸。

“好好好不提了,但是夜晚还很长啊,该干些什么才好呢?”

“当然是……”故意压低声音,湮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来打游戏吧!”




END

评论
热度(4)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