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牢笼

1.abo世界观

2.alpha女审神者 & omega鹤

3.叙述使用审神者第一人称视角

4.含有暗示/擦边球,游走在屏蔽的边缘

对于以上要素中任何一条不能接受者请务必不要向下拉喔

(标题另有所指,完全不含囚禁/强制/黑化等要素,请放心食用)

 



几日的反复升温降温之后,本丸的天气趋于稳定,到了最宜人的暮春时节。

我坐在桌前做着自己的工作。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白檀的香气——檀香的作用是镇静安神,配合着这样温柔安宁的环境,只会令人感到更加愉快舒适。我不由得放下笔,伸个懒腰,在心底感谢着那位燃起檀香的有心人。或许是爱好风雅的那一位,或许是挂念主君的那一位,或许……毕竟本丸的大家都是温柔的家伙嘛。

我闭上了眼,身体竟然渐渐有些发热。很快大脑都有些迟钝了,我心中一惊,连忙站起身来。

——糟了。不是熏香,这是信息素,是omega的信息素啊。

 

闻起来很纯,看来它的主人还未被标记。我回忆着,回忆着自己就任以来近两年的经历,却发现自己对这种信息素毫无印象。

循着气味一路找去,最终,我站在了一扇令我相当惊讶的门前。

从alpha的房间里扩散开的、陌生的omega信息素……一定是恶作剧吧。但是不管怎么说,用仿信息素捉弄审神者都是不可原谅的。我摆好架势打算破门而入,在我接近门板的一刹那,听到了门后细微的喘息声。

等等……这家伙,该不会自己先中招了吧……我有些不安,又仔细嗅了嗅,仍然只能闻到纯正的白檀香。

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打开门,浓郁的香气瞬间将我包围。而在看清角落里蜷缩着的人影之后,我听到了自己的理智碎裂的声音。

 

 

 

我打开了排气扇,好让空气流通得快一些,以便房间内的气味能够尽早散去——并不是讨厌檀香,但在这样的气味中停留越久,我理智蒸发的风险就越大。

……何况,空气中现在还混杂着草莓的甜香。

这其实是我厌恶自己的原因之一。身为一个alpha、却拥有草莓味的信息素,该是多么令人脸上无光的事情啊。

 

刚才,也就是进入鹤丸的房间之后,我深吸一口气,试图稳住自己的情绪——可本能的行动要比理智更快,强烈的草莓香气瞬间炸开,就如同引爆了一颗草莓炸弹。迷迷糊糊之中,我拼命压制着那份作为alpha的、征服与占有的本能,忍耐着将面前人彻底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也就是所谓“成结”——的冲动。然而,本质上讲,从我踏入房门的那一刻起,我便是在做趁人之危的事情。

匆匆结束之后,为了让鹤丸的情况更快稳定下来、同时也是理性和本能妥协的结果,我做了一个临时的标记。

说来惭愧,这耗费了很多时间:我没想到会那么难,而我又不敢咬得太过用力。说实话,人类的牙齿又平又钝、即使alpha也是如此,本就不适合撕咬,所以为什么没有别的方法来完成这个任务啊……

“……再用力一点也没关系喔。”

“呜,对不起……我再试一次……”

最终完成标记的那一刻,虽然疼的不是我,可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用力吸了一口室内的空气。先前交织在一起的浓烈气味基本已经散去,与此同时,我的心情也逐渐平静。

“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突然哭起来……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鹤丸用相当沉静的语调问道,一边从背后抱住了我,把鼻尖埋在我的颈侧。

“嗯,好多了。……您在闻什么?”

他似乎没打算立刻给出回复。良久,他得出结论:“果然是可爱的草莓味啊。和你一样可爱。”

“……但是我毕竟是alpha……”

淡淡的白檀香气环绕着我,此时此刻,我真希望那是我自己的信息素。“如果是omega还好,作为alpha来讲就太软弱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经常会因为这个被同学嘲笑。”

“吓到我了,我倒是觉得还挺不错的?当一个可爱的alpha不也很好嘛。”他的语气很轻柔,恍惚间,我忽然觉得他不像是几个月前才来到本丸的付丧神,而是相识十多年的邻家的大哥哥。

“诶,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希望自己像鹤先生一样帅气啊——”

……糟糕,不小心把什么羞耻的想法说出来了。为了避免尴尬,我匆忙转移话题,尽管新的话题实际上更加尴尬:“话、话说回来,鹤先生,您还是先把药吃了吧?”

“嗯?什么药?”

托着那枚粉色药片的我的手在颤抖。鹤丸却仿佛存心无视我的欲言又止,只是不紧不慢地问着,一边又凑近了些,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手心里的药片。

“就是那个……那个……呃,避……”

“哈哈哈我其实是知道的,就只是想看你会有什么反应而已。”

鹤丸放声笑起来,从我手中取走那枚药片,潇洒地将它投入口中。“毕竟我们随时都要做好上战场的准备,不能把时间浪费在繁育后代上啊。”

“虽然我并非出于这种考虑……”首先擅自进入别人房间就已经很缺德了,之后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就更是趁人之危了,如果再因此……我可能只得切腹谢罪了。“总之还是不想让鹤先生感到困扰,这次的事真的很抱歉,接下来几天里我会提前吃药的……!”

“接下来几天吗……如果没猜错的话,是本丸的抑制剂被用完了,对吧?”

“是的……非常抱歉……”怎么可以让这种短时间难以补齐的物品发生短缺呢……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仔细想想,会发生这么多事,还是因为我作为审神者和alpha的不称职。如果本丸不缺抑制剂——不,如果我能在出门寻找信息素来源之前预先服下药物,至少鹤丸没必要为我的冲动和不理智付出任何代价……

后背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后退,竟然已经退到了墙边——鹤丸站在我面前,一手撑在我耳侧的墙壁上,表情有些复杂。

“刚才就想说了……你在紧张什么啊?我可是你的omega哦?”

诶?

他在说什么啊,在对着我这个糟糕又软弱完全不像alpha的家伙说什么啊……?我可不觉得自己能担起作为alpha的责任,何况他是那么优秀的人,理应由更称职的alpha来——

“你看嘛,你不是已经,呃,标记过我了吗。”似乎终于觉察到自己一直在说着相当不得了的事情,鹤丸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虽然本来也是你的部属,但现在就更是你的人啦。你不用这么拘谨也没关系的哦?”

“如果鹤先生不嫌弃我的话……”我犹豫着,最终还是决定舍弃掉敬语。如果鹤丸希望我对待他能随意一些,我当然要竭尽全力满足他的愿望才行——现在的情况可不仅是alpha在面对omega,更是我在面对鹤丸国永啊。

“那我可以抱抱你吗,鹤先生?”

鹤丸愣了一下。“真是吓到我了,就只是这么普通的要求吗。”

他笑着,对着我张开双臂,从窗帘缝隙漏进室内的阳光刚好洒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耀眼夺目。反正已经提了那样的要求……我索性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肩上。毕竟是发/情/期,白檀的味道其实相当浓郁,但是还没有到能夺去我的理智的程度。大脑稍稍有些混沌,我想我就只是过于开心了,而已。

“其实,我还想再提一个要求。”

“嗯?”

“这几天,可以请你暂时住在我的房间里吗?”

 

 

 

之前说过,本丸的仓库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抑制剂了,而任何非急救药品的购置都必须经由时之政府方面的批准、并从官方指定的仓库调出所需药品,最快也需要一个星期——简单来讲,就算我从现在开始这个流程,等抑制剂终于送到本丸的时候,也已经用不到它了。

所幸像是安眠药之类的药品还是有的,至少我们还能在这一周间维持比较规律的作息。

给予伴侣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满足感,是我身为alpha的职责。尽管毫无自信,事已至此,我必须硬着头皮承担起这份责任才行。我习惯了吃alpha用的避/孕/药——和omega那种一样是嚼碎吞下就会迅速起效的类型,味道甜甜的、就像影视剧里那些omega的信息素,大概也是为了鼓励更多的alpha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吧。

在典型的偶像剧里,alpha总是帅气可靠、有着优雅信息素的高大男性,omega则是散发着香甜气味的怯懦的女孩子。虽然有些羞耻,我其实已经憧憬着鹤丸很久了:他完全就是我的理想型alpha,我曾无数次希望自己能是一个omega,这样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接近他、光明正大地喜欢他,然后我的本丸生活就会朝着偶像剧的方向展开。

客观地说,其实我这些幻想也算是全部实现了——尽管是以某种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的方式,并且偶像剧变成了反串喜剧。

此时,鹤丸就躺在我的身边,似乎还在熟睡。他的脖颈处持续散发着淡淡的信息素,是我所熟悉的优雅的白檀香气,其中还混杂着一丝草莓香。我也曾轻抚他过于瘦削的肩膀,触碰他白皙而泛红的肌肤,亲吻他单薄的唇,凝视他失焦的金色眼眸中我的影子——是啊,没错,虽然总归有些难以相信,他确确实实是我的omega啊。

糟糕,糟糕,妄想太多,我的信息素已经在飞速膨胀了。

“……吓到我了,没想到会在这么浓烈的气味中醒来啊……发生什么了吗?”

“不,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我拉起被子盖住脸。“抱歉打扰到你休息了,如果还困的话就再睡一会儿吧,我先去工作——”

“等一下,你应该知道的吧?关于自己的信息素会对我产生影响这种事?”

鹤丸没再说下去,但是不需要他告诉我、我也能明白身边逐渐浓郁起来的檀香意味着什么。我拉开被子,伸手去摸放在床头的药盒,他只是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就算在我询问他的意见的时候,也只是轻轻点头作为回应。

——我明白的,毕竟鹤丸一直都是那种被人依靠和需要着的角色。对于他来说,大概向别人索求什么本来就很难做到吧,何况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把蓝色药片放入口中,它在牙齿的撞击下迅速崩裂成碎片,甜味物质瞬间充满了我的口腔。与此同时,最后的防线也已崩裂,像药片一样香甜的草莓气味如爆炸般扩散开来。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睡得太久,头脑有些发涨,太阳穴隐隐作痛。我揉着眼坐起来。

“哟,你醒了啊。早安——”

鹤丸坐在我桌前的电脑椅上,他向后仰着、头倒挂在椅背外边,给了我一个上下颠倒的问候。我能看到桌上摆着我的电脑,而且处于开启的状态。

“呜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在用我的电脑做什么?”

“当然是在帮你处理公务啊。……你惊讶什么,我毕竟也是你的近侍啊?”鹤丸把椅子转向我的方向、用手捂着酸痛的颈椎,满脸怨念,“你把我的出阵都取消了、又不肯放我出房间,那我只能自己找事情做啊。”

对喔,把一个缺少惊吓就会死掉的人关在房间里,几乎就像是囚禁在窄小的牢笼里一样,想想也是真的很残忍。

“但是没有抑制剂了,以鹤先生现在的状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我已经是几乎全天在房间陪着你了啊,虽然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啦,但是现在来说也只能先忍耐一下……”

“……啊。你竟然当真了吗?”

什、什么?

他笑了笑,似乎有些无奈。“我没想责怪你,只是开个玩笑啦。以后我会注意的,毕竟如果给对方造成困扰,就不能再算是玩笑了。”

“……也可能是因为我太过敏感吧。”

有些话,我无论如何都想要说出口。在二十年的生命间,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倾听者,那些呐喊声在我心底潜藏多年,我却始终不敢让任何人听到我的声音。社会对于alpha是有着某种固有印象和社会期望的,只是很遗憾,我从来没有达到过他们的标准。我身边的人都按部就班走着社会希望他们走的路、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只有我迷失在体系的边缘以外,在社会与个人认知的模糊地带苟且偷生。

直到我认识了鹤丸,直到我无意间发现了他的omega身份。

诚然,如他自己所说,他从未刻意隐瞒过自己的第二性别,只是没有公开声明这一点而已;但我相信,和我一样觉得他就该是alpha的人肯定也有很多,就像大多数人对我的第一印象都是omega。在这种意义上,我想鹤丸和我大概是同类——只不过他有千年的阅历、断然不会因为显现成了omega就从此消沉,很可能他只是随口感叹了一声“这真是吓到我了”,然后便打起十足的精神投入新的生活。

但他仍然和我一样,打破了这个社会对于某一种性别的刻板印象,背离了这个社会对于某一种性别的共有期望。最可能理解我的痛苦的人,我想,大概也就是他了。

 

“鹤先生,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其实我啊,一直都希望自己是omega。”

 

鹤丸似乎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又向床边靠近了些,让自己彻底被淡雅宜人的白檀香包围。然后我抬起头,尽可能不再逃避、而是直视着那对金色的眼睛。

“在性别分化之前,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一个omega。我的那些朋友们都有和我差不多的想法,我们憧憬着将来遇到一个温柔又帅气的男性alpha,就像言情剧一样——然而。”

“然而?”

“然而十六岁那年,一张体检报告单彻底粉碎了我的幻想。”

“分化成了alpha啊。”

“是啊。而我的朋友们都毫无意外地成了omega。”从这里开始便全都是糟糕的回忆,我感到有些为难,“话说回来,鹤先生,你知道现世有那种为单一性别开设的寄宿学校吗?”

“似乎有所耳闻,不过并不怎么了解。”

“没关系的,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对于刚刚分化出性别的我们来说,要控制好自己的本能实在是太难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学校,把各个性别的学生隔离开来、单独教育,使他们在离开学校的时候都能成为合格的成年人——理论上是这样。”

“但是,把一群年轻气盛容易冲动的alpha聚在一起,只是想想都很吓人啊。”

“对啊,尤其是对于像我这样的、一直都以为自己会是omega的人来说……我个子小,而且是女孩子,性格又软弱,那段时间真是糟糕透了。”

我顿了顿,试图组织好语言。“被迫离开好友本来就够悲伤了,还要和那些傲慢好斗的家伙共同生活、忍受他们的捉弄和嘲笑,我对那个学校完全没有好的回忆。”

“之后……啊抱歉,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不,我已经做好准备要说了。就算你不想听,我也会逼着你听完的。”虽然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我还是尽全力挤出一个笑脸,“我一直忍耐着他们,直到两年后,我突然被一群学校里的小混混按住,那些混蛋一边起哄、大声喊着相当下流的东西,一边用力地啃咬我的脖颈。”

“这还真是……”

“完全是把我当成omega在捉弄嘛……我、我当时一下子就发火了。相当生气,我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生气过。灵力也是在那时突然爆发的,我只记得突然飞沙走石起来,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倒在地上了。”我回忆不起更多细节,因为,实话讲,我当时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

“原来你那天突然哭起来是……然后呢?”

“然后我由于伤害同学被送进了监狱,那些人告诉我,因为致使三人失明、数人受轻伤,我至少要坐五年的牢。”

如果可以的话,还真不太想回忆这种事情啊。“但是这件事让时之政府注意到了我,很快就有官员来和我协商,向我承诺可以离开监狱,条件是我必须成为一名审神者。”

“这样一来,也只能答应了嘛。”

“对呀。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同时,时之政府也替我付了给受伤学生家属的赔偿金——用我未来两年的工资。”

“……扑哧。”

“但是我不能回去——局子里的人威胁我,如果这五年内我胆敢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就立刻抓我回去坐牢。所以啊,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合时宜……我来到本丸的时候,完全是把它当作另一座监狱来看待的。可大家丝毫不介意我的软弱无能,久而久之,我也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后来遇到了你,当时我突然觉得,如果我是个omega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你了……当着本人的面说这种话真的好难啊。”不敢去看鹤丸此时的表情,我抄起一个抱枕挡在眼前,“从小憧憬着能够遇到一个帅气温柔的alpha,后来这样的人终于出现了,我却也成了alpha……”

我能感觉到鹤丸在试图抢过我手里的抱枕。虽然我尽力抵抗,可是他力气意外地很大,最终抱枕还是被他夺去了。周围的香气又浓了一些,而他似乎还很冷静,只是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第二性别分化是这几百年才有的事情吧。在那之前,人类只有男和女两种性别。当时的人们认为,男性是绝对不应该像女性的,相同性别间的爱情也是不被宽恕的。”鹤丸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不太明白他的意图。“后来有了第二性别,于是原先的两种性别逐渐被淡忘。人们不再那么在乎原有的性别,在新的社会中,alpha表现得像omega是可笑的,而第二性别相同者的爱情更是荒唐——你有想到些什么吗?”

“将来还会有第三性别,然后就没有人在乎我是不是alpha了?”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究竟是怎么理解成这样的啊。”

鹤丸现在满脸都写着哭笑不得,他似乎有一万句吐槽想要喷涌而出,但他克制住了,给我和我可怜的智商留了一点颜面。“我是想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对与错,就只有同与不同罢了。异己就是罪人,不同就是过错,这种群体意识像是一个牢笼,当你与他们不一致的时候,你就会被困在牢笼中央,变成供人观赏的悲哀的困兽;如果你奋起反抗,很可能只会落得遍体鳞伤,除非你能够一举击溃整个体系,否则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落入一个更大的牢笼——千百年来,任何事都是这样的。”

我这才想起鹤丸是见惯了人世纷争的刀,他在人间漂泊千年、冷眼旁观千年,在他看来,或许一切都是荒诞无稽的闹剧,而我的悲哀也只是在重蹈万千前人的覆辙罢了。

“所以呢,我该做什么呢?”

“你只要保持自我就好了,顺便,也期待一下未来吧。”鹤丸用他细瘦却又有力的手臂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轻说着,“这里是‘更大的牢笼’,但这里也是桃源乡。人生总归是充满惊喜的啊,只要满怀期待,就会有好事发生。”

“——还有,我也爱你哦。”

我一惊,隐约想起,刚才似乎是在不知不觉间告了个白。“可是我有前科啊,性格那么差劲,也不是一个称职的alpha……”

他示意我停下来,然后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举起我的左手手腕,指尖轻轻摩挲着上面深浅不一的咬痕。“同样的情况,换做你所认识的那些alpha,他们会怎样做呢?”

我别过头。

 

在自己的omega身上亲吻或是啃咬、留下宣示主权的印记,这是alpha的本能举动。但是发/情/期使omega的各种感觉都被放大,其中自然也包括痛觉——换句话说,这种举动在满足alpha的征服欲的同时,也会造成omega的痛苦。更何况,相当多alpha会故意在伴侣身上显眼的地方留下吻痕,可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过,被人看到那样的痕迹该是多么难堪。

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是为了帮助鹤丸度过这一周才得以留在他身边的,如果抑制剂还有存货,我大概什么都不是——所以,当他说自己是我的omega的时候,我着实吃了一惊。不过这并没有改变什么,毕竟他可是我喜欢着的鹤先生啊,我仍然是在拼命克制着本能、避免对他造成任何伤害。每当我忍不住这种冲动的时候,我就会咬在自己的手腕上,几天下来,那里的皮肤早已是青紫一片。

可是按理说,那时的鹤丸应该还在神志不清的状态,怎么会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呢?

 

“咦……看来是吓到你了啊。”鹤丸见我愣了好久,忍不住伸出手,在我眼前挥了挥,“你一直都在努力忍耐吧,不想让我感到疼痛,不想留下任何痕迹……可别小瞧我的意志力啊,因为勉强还能保持清醒,所以这些事我都知道哦。”

——不行,我还是有些缓不过来。也就是说他一直都是清醒着的,眼看着我像疯狗一样咬自己的手腕?不过仔细想想,第一天我试图标记他的时候,他确实相当冷静地提醒过我再用力一些,这样看来——

“不过,毕竟本该是让双方都感到愉悦的事情,你总是压抑自己也让我很为难啊。下次,就按照你喜欢的方式来做吧?”

“……这可是你说的哦。就算真的胡闹起来也没关系吗?”

我把头埋在他肩上,声音因此变得闷闷的,听起来完全不具有威胁性。虽然是这样说了,如果我做的事确实让鹤丸感到不适,我还是会立刻停下来的——打着爱的名义互相伤害,这种事我可做不到。

“你做什么都没关系。那,我就期待着你给我的惊吓吧。”

 

 

 

“这真是吓到我了……虽然确实说了做什么都没关系,可你这是打算吃掉我吗?”

我有点心虚地把头转过去,被迫直面自己昨晚的“杰作”。

是这样的,因为鹤丸说了希望我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所以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彻彻底底放飞自我了一次。在此期间,他完全没有阻拦我,而且我当时有点兴奋过度,于是……

此时鹤丸就坐在我身边,顶着一头蓬乱的白毛,打着哈欠在换衣服。他的皮肤真的很白,也就把遍布其上的吻痕和咬痕衬托得格外显眼。仅存的一点理智阻止了我对他的脖颈下手(下口?),所以在看到那些痕迹完全被衣物遮盖住之后,我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

空气中似乎少了些什么,即使是凑近鹤丸身边、我也只能嗅到极淡的白檀的香气,已经淡到会被误以为是熏香的程度了。

“啊……也对,是第七天了嘛。”反正本来就是乱着的,我狠狠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恭喜啊,生活又要步上正轨啦!”

“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所以我又可以出阵了对吗!”

“……等下,鹤先生,你该不会是打算现在就跑出去大闹一场吧?”

看着他眼里闪动的搞事的光芒,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呀——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别那样盯着我啊。”鹤丸笑着,伸手挡了挡我的眼睛,“我会经常去手合、尽快找回手感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但是总在本丸里闷着都要发霉了啊……能不能给我一个跑远征的机会?”

一种不知名的感觉鼓舞着我,我感觉我的心脏仿佛已沉寂多年、如今又重新跳动起来,又像是一直蒙在眼前的黑布忽然被掀开。一切都是新的,活的,当然也是值得期待的。

“唔,说起这个……可以带我一起去远征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去哪里?”

“就,去几百年前、第二性别还未产生的时代吧。我虽然不能在现代现身,但去古代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审神者偶尔跟随出阵也是很正常的嘛。”我抬起头,让自己与鹤丸四目相对,“我也很想看看只有两种性别的时代啊,如果能和鹤先生一起就更好了。”

那双曾经漠然注视世间一切的金色的眼睛,如今却因惊讶而骤然瞪大,随后他笑起来,眼里满溢着藏不住的笑意。

“放心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带给你惊喜的。”

 

 

 

牢笼之外还有牢笼,很可能我穷尽一生,也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但是,只要对明天满怀期待,就一定会有意料之外的好事发生。

就算身处牢笼,也要放声大笑、放声歌唱,要让这苍天都大吃一惊。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有所经历。

因为活着的意义就在于经历。

 

——这是某个孤独了千年、却依旧热诚如同少年的人,教给我的事情。

 

 

 

END.

 

梳理一下女主的时间线:

16岁性别分化→进入单一性别寄宿学校→受到持续且严重的校园欺凌→18岁在反抗欺凌时造成施暴者受伤,因此被捕,不久从监狱被发掘来到本丸→20岁(现在)

虽然遭受了这世界的种种恶意,女主仍然在用最大程度的温柔对待身边的人。

基本是想着性别认同障碍(GID)来写的。女主在某种意义上有一定的GID倾向,她对自己的alpha身份有强烈的不认同感和排斥感。把性别分化的年龄设定在较晚的16岁也是为了铺垫这一点,强化女主预期和实际之间的巨大落差,尽量让她对自己性别的排斥看起来更加合理。当然我本人对于心理学并没有多少了解,就只是在装作很懂地胡说八道,bug什么的还请专业人士稍加体谅(>_<)啊还有,并没有对心理障碍的不敬……大概没有吧。我其实是想要借这篇同人表达一些东西,虽然很可能没有表达出来……

不知为何最近满脑子都是“爱他就那啥了他”的糟糕脑洞,感觉很对不起自己在个人简介上写着的鹤左属性……不过我的看法其实是,只要言谈举止之间能表现出他的帅气就足够了,至于生理上怎样都无所谓()虽然这样的要求也完全没有达到就是啦。

以上。

不管怎么着,总算是在高考前(大约)一个月写完了,终于可以安心去复习了……

评论(2)
热度(7)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