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血与药

一个亲王的女儿,被绑架了。
据说绑架她的是个吸血鬼。
本来吧这事儿和巫师没什么关系,直到亲王来找他帮忙。
——讲真,你家姑娘不是从小就当男孩子养的吗那么彪悍你担心个p啊。
但是看着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巫师咽了咽口水。
要不是因为缺钱,我才不会管这种破事呢。哼。

吸血鬼的城堡里常年黑暗。亲王的女儿被关在地下室里,吸血鬼还很贴心地给她点了几盏灯。
“你tm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她隔着铁栅栏朝吸血鬼大喊。
……妈的这姑娘也太凶残了吧。突然不太想吸她的血了……吸血鬼有点犹豫,他在考虑要不要放掉她、去抓个乖巧胆小的孩子回来。
“卧槽等等……好像有人来了?!”

巫师偷偷摸进了城堡。
好黑啊卧槽……他有些后悔接这个单子了,因为他夜盲。
所以当他不小心碰倒第不知道多少个花瓶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这回完了。
前方突然有了亮光。巫师揉揉自己酸涩的眼睛看过去,一个男子举着烛台,一脸无奈。“要抢人我不在乎,但是你走路能注意点吗?那些花瓶很贵的。”

亲王的女儿瞅瞅身材贫弱的小巫师,撇了撇嘴。“这么瘦弱的人儿居然还说要保护我。”
“然而就是我救了你,别不信。”巫师表示不满,“可别小瞧会法术的人啊。”
不远处,披斗篷的吸血鬼偷偷跟着,神情复杂。
“卧槽这个家伙好可爱啊。”
当他听见那个本应秘密潜入的家伙接二连三发出声响的时候,他就已经要喜欢上这个笨手笨脚的小巫师了。

巫师领回了自己的报酬。他添置了些种草很久的魔法器具,换了新的坩埚,还买了只小小的雪鸮,他感觉自己瞬间就壕起来了。
而与此同时,在城堡里,吸血鬼还在吃土。
“……我好饿啊。”
作为口粮被抢走的报复,吸血鬼先生趁着夜色化为蝙蝠,偷偷飞进了巫师的小木屋里——结果被雪鸮追着咬。
“卧槽这破鸟tm居然敢咬老子?!”
“行了吧你,这家伙可是很凶猛的。不知道雪鸮是猛禽?”床上的巫师懒懒地开了口。“不开玩笑,等Cathy长大了,她能一口把你吞下去。”
“Cathy?呕,你居然给一只鸟起这么肉麻的名字。”
“……你给我滚。”

吸血鬼变回人形,这才逃脱被雪鸮追杀的噩梦。
然后,他的肚子很没骨气地响了。
“……都是你的错,我好饿啊。”吸血鬼抱怨着,突然灵机一动,他依稀记得自己的种族也可以靠吸取人类的其他体液生存。
正好,他早就想把这个一副禁欲模样的小巫师操一顿了。
“你饿了关我ball事啊……喂你干什么!”突然被压在身下,巫师本能地反抗起来,可上方的吸血鬼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吸血鬼诡秘地笑了起来,舔了舔嘴角。
“你看起来很好吃。”

早上。
吸血鬼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木屋的窗帘拉得严实,床有些小又很破旧,睡起来一点都不舒服,旁边的空地上堆满了各种仪器和书本。
托昨天晚上的福,他现在很饱,但是他一点都不甘心。
……为什么被操的反而是我啊!吸血鬼愤愤地想着,把脸埋在枕头里。天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家伙看起来弱弱的,攻起来却简直要命……
“早安。还不起床吗?”巫师站在床边,带着温柔的微笑,就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吸血鬼痴痴地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已经对这个小巫师迷得不可救药了。

一个巫师和吸血鬼签订契约是常事,他可以借此获得法术的突破,而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性爱。
而对于一对恋人而言,这样的代价未免太微不足道。
年轻的小巫师大白天也紧紧拉着窗帘,他摆弄着药草和咒语书,吸血鬼在旁边无所事事,只是盯着他看。
“咳…Will,别在那边干坐着了——过来帮我个忙。”小巫师把药草扔进冒着泡的坩埚里,烟雾让他止不住地咳嗽。
“好的——做完这个,能陪我一会儿吗Alex?我好无聊。”
“陪你多久都行。”

END

[其实又是旧文啦……///一个月之前写的原耽]
[标题随手求不吐槽]

评论
热度(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