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忘却与铭记#part15(完结篇)

利用时空隧道旅行是一种很糟糕的体验。在一片混乱、扭曲和闪烁中,阿尔弗雷德本能地闭紧双眼,想要梳理清楚他和亚瑟相识的经历。
他回想起在教堂里,亚瑟喊了他的名字;但又瞬间改口“琼斯先生”。
“你一直在等我吗?”因为很奇怪所以记住了这句话,现在看来,果然一切都是注定的吗。
还有亚瑟对他的不同寻常的信任,明明刚认识不久,却允许了他察看和触碰自己的伤口,允许他看到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杂音停止。阿尔弗雷德睁开双眼,自己正站在病房里,手中紧握着那颗种子。
那颗能带来希望的种子。

光芒逐渐黯淡下来,法阵关闭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握住亚瑟的手,就像之前那么多天里他做的一样。
亚瑟似乎微微皱了皱眉。“亚蒂?”阿尔弗雷德尽可能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病床上的人似乎听到了呼唤,用指尖轻轻地点着他的手心。阿尔弗雷德放心地笑起来。
“你一直在等我吗,阿尔弗?”大概是刚刚苏醒还没什么力气讲话,亚瑟的声音又轻又软。
“是啊,现在我终于等到了。”阿尔弗雷德有些哽咽,“谢谢你信任我,无论是十六年前还是三年前。”
“我不是说过了吗……因为你看起来就很值得信任啊。”
“那是当然……先睁开眼睛吧?”阿尔弗雷德扶着亚瑟坐起来,他朝旁边的罗莎眨了眨眼。
“……嗯?”亚瑟一脸迷糊地睁开眼,看到罗莎的一瞬间,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罗茜?”
罗莎忍着泪水走过去,对上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祖母绿。
“我回来了,哥哥。”

黑桃之种只能驱散黑魔法和诅咒,它虽然治好了亚瑟的七月病,但对他手臂上和脚上的伤毫无作用——不巧受伤的是右臂,于是相当一段时间里,王后陛下的文件都是由国王笔录完成。
“别用那种漂亮的客套话啦写起来超级麻烦啊——”
“你懂什么啊那叫书面语!不写得正式一点怎么能行?”
最终的文件当然还是按照王后的意见而完成了。
受降仪式当天,代表黑桃王国出席的国王和王后不仅参加了仪式,而且顺便从仪式举办地点所在的方块王国的国王那里拿(抢)了一盒子马卡龙回来。
“哇你这个原不良我跟你没完!”某位胡碴很引人注目的方块国王冲着驶向黑桃国的马车如此骂道。
“在我醒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事啊……”迷蒙的雨里,在马修的墓前,亚瑟轻声感叹了一句,他看着阿尔弗雷德把一束白花放在墓碑前。
“是啊。”阿尔弗雷德直起身来,他伸手揽住亚瑟瘦削的肩膀,“马修战死了,罗莎回来了,我还去拜访了过去的你。”
“如果是你来写墓志铭,你会写什么?”亚瑟偏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眼睛——雨雾弥漫的平光镜后,那片天空晴朗而明亮。
“如果是我?”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风雨声让他仿佛置身山林。
“这里躺着马修•威廉姆斯,即前黑桃王国第一王子马修•琼斯……一场意外让他忘却了家人,但他们始终将他铭记。”
“将来为我写墓志铭的会是你吗,阿尔弗雷德?”
“你在想什么啊。”阿尔弗雷德擦干脸上的泪水和雨水,笑着携起恋人的手,向墓园出口走去。
“走吧,天晴了。”

END.




【嗯好的就这样完结了。】
【希望结尾看起来不算太草率。】
【番外的罗莎篇大概再1000也就差不多了。】
【我也该去全神贯注复习期末了。】

评论
热度(8)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