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忘却与铭记#番外2《归来者》

【至此,这一系列大概就结束了。】

看着马车的轮廓逐渐消散在雾里,斯科特忍不住笑出了声,偷偷地拉好了留着一条缝的窗帘。他躺回床上,闭起眼睛,听着大门被亚瑟轻轻关起来的声音——他知道他的弟弟不想弄出响声,但是很明显,失败了。
还是太幼稚啊……确定亚瑟不会听到,他不禁咧开嘴角,轻声骂了句“白痴”。到底是谁给了这两个人——他意气用事的妹妹和残疾的弟弟——如此的信心,能让他们以为自己吵不醒他们的长兄?何况这个长兄的房间窗户就在大门旁边。
斯科特刚才已经吩咐了侍从去跟踪那辆马车,他不想抓罗莎回来,他只是想确定他的妹妹准备去哪里。他形容他的决定是“出于有四个弟妹的大哥斯科特,而不是柯克兰家的掌权者斯科特”。
当然他从没想到会有真的需要这条信息的那一天。

我又下了车。我不知道这是我几天以来第几次从车上跳下,无论是马车、汽车还是火车——不管怎么说,这么远,斯科特绝对找不过来。把箱子随意地撂在一边,我倒在艾米丽给我准备的床上,她就坐在旁边,同情地看着我。“你一定是累坏了。”
艾米丽•琼斯,是我在学校时最好的朋友。她姓琼斯,因为她是王室的远亲。但她现在就普通地生活在小镇上,住着普通的出租屋,开着一家招牌很普通收益也很普通的小店。在我和我的箱子一起蜷缩在马车里的时候,我给她发了消息,希望她能收留我。“好啊,我先去退掉房子,我们可以另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这样也不错不是吗?”
……虽然很多时候我不太懂她的思维。

“斯科特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电视里在直播皇家婚礼,“还是说我该感谢他没给亚瑟套上一件婚纱?”
镜头里的亚瑟一身白色礼服,看起来英俊潇洒。然而一想到自己的哥哥做了新娘,我只觉得不忍直视。
“今天的阿尔弗雷德显得很正经嘛……”
“等等?”我捕捉到了艾米丽话里的那个名字,“你是说,国王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低下头,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那件事说出来——毕竟我自己也觉得不太可信。
然而一年之后,事情好像不对劲了起来。
咖啡厅结束营业之后,艾米丽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机,突然,她大叫一声,把手机屏幕凑到我的眼前。“哇你看这个!”
“KQ结伴出游被拍到 这恩爱闪瞎狗眼”这什么鬼标题啊。我看了一眼下面的图片,那个和我无比相像的青年坐在年轻国王身边、头枕在国王的肩上,似乎睡得正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女儿终于嫁出去了”的欣慰感。
“这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但看起来像是我哥哥找到真爱了。”
艾米丽大声地笑了起来。

“……嗯?大半夜的……”我揉着眼睛去开门,一个骑着马的男人站在门口,递给我一封信——我认出了他,我们家的信使。
拆开信,里面分明是斯科特的字迹。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读完之后,我抬起头看了看柜子上摆着的、我和亚瑟童年时的合影。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罗茜?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抱歉,我有急事需要回首都去……是关于我哥哥的事情。”

评论
热度(5)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