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FLOWER

【国设米英】
【亚瑟去给阿尔弗雷德庆生(并留下过夜)之后的事】
亚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房间里的亮度把他吓了一跳,一边为睡过头而懊恼一边坐起来想要换衣服,却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亚瑟用了些时间才弄清状况——他在阿尔弗雷德的家里,睡过头是因为七月病,还有,呃,昨晚发生的一些事。他看了一眼床边的椅子,上面只搭着他自己的衣服,看来阿尔弗雷德已经出去了。
明白自己身处何处之后,亚瑟带着浑身的酸痛和疲倦重新躺了下来。他抱住一旁的抱枕,把头埋在被子里面,惬意地闭起眼睛。
就这样睡着也很好啊……
“亚蒂——”
当亚瑟再次醒来的时候,他那开朗的美国恋人正蹲在床边,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他。“已经下午了,还不想起床吗?还是说,需要我帮你?”
当然不需要……亚瑟下意识地想这样回答,但还没等他开口,阿尔弗雷德就已经稳稳地把他抱了起来。
“……阿尔弗你这个笨蛋……”刚睡醒的亚瑟迷迷糊糊地窝在阿尔弗雷德怀里,任由那个大男孩吻着他的唇。
“你今天怎么这么温顺啊。”

“所以……你带我到这儿来干什么?”
亚瑟的手腕被阿尔弗雷德攥着,他尽可能加快自己的速度,赶上对方的步伐。七月的玫瑰园里香气四溢,但老实说,亚瑟从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有这么一片玫瑰园。“你走慢一点行吗我跟不上……”
“啊抱歉,我忘记你的病了。”阿尔弗雷德停下脚步,他松开亚瑟的手腕,用手扶着对方的肩膀。“不需要再往深处走了,这里就足够了。”
“所以你到底……诶?!”
亚瑟有些惊讶地捂住了嘴。阿尔弗雷德就在他的面前,单膝跪地,手里捧着一个打开着的戒指盒。“虽然可能有些突然,但是……”
“你愿意嫁给我吗,亚瑟?”
玫瑰的香气借着微风散开来。玫瑰是英国的国花,也是作为国家意识体的亚瑟最喜欢的花。没想到这家伙……
“……我当然愿意啊。”
银色的戒指被戴在了无名指上,亚瑟有些恍惚,再加上七月病的影响,他感觉自己被惊讶和欣喜冲昏了头脑。眼泪不争气地落下,他眨眨眼,想把这些该死的液体都排出去。
“好啦,别哭了……哇你没事吧?!”
突然的吐血把亚瑟自己都吓到了,他慌张地擦掉嘴角的血迹。“我没事的,只是病又犯了……比起那个,你的衣服……”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胸前的衣料已经被染成一片深红。意料之外的,他突然笑了起来。
“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在担心衣服,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他把刚刚接受了自己求婚的英国人横抱起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种玫瑰?”
夕阳照耀下,阿尔弗雷德灿烂地笑着,亚瑟觉得这个场面他可以铭记一生。
“当然因为玫瑰是我的国花——不,我还是不和你开玩笑了。其实是因为你很喜欢玫瑰啊……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亚瑟从没觉得自己这么不争气,他能感觉到眼泪又涌了上来。在眼泪流出来之前,他贴近阿尔弗雷德的脸庞,轻描淡写地吻了一下。“恭喜你,亲爱的,你做到了。”
“那么……”阿尔弗雷德把亚瑟轻轻放在长椅上,把自己的脸凑近对方,“要做吗?在这玫瑰的香气中。”
“你这个流氓。”亚瑟微微起身、吻住阿尔弗雷德的嘴唇,在馥郁的花香的包围里,两人唇齿交缠。

评论
热度(13)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