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Light It Up#part3-4

【你们好我是一条咸鱼】
(3)
“居然真的是你啊!本来还在想会不会遇到你来着……”阿尔弗雷德开心地笑起来,“听说开了一家鬼屋,来了才发现是这里……你也是因为这个才来的吗?”
“不……”亚瑟闭上眼睛,长时间被阳光照射让他头痛欲裂,“本来只是想来看望哥哥的墓地,没想到我家已经被建成了鬼屋……”
“一直站在阳光下真的没问题吗……”阿尔弗雷德揽过亚瑟的肩膀,把他拖到了阴凉的地方,“看你很难受的样子,明明知道会头痛……撑把阳伞怎样?”
“不需要。”恢复元气的亚瑟瞪了他一眼,“我哪像你说的那么脆弱啊。”
“好吧……话说回来,既然你要去墓园,不顺便进古堡里面看看吗?”
“……也是喔。”

最后还是被迫买了票才进到面目全非的自家祖宅里,亚瑟对此很是不满。
……不过既然是阿尔弗雷德付的钱,还是先不要抱怨了吧。亚瑟打个哈欠,从那些努力扮鬼吓人的工作人员旁边走过——他见过的场面可比这些恐怖得多。
“居然有扮成我哥哥的……这些人真是可怕。”亚瑟在阿尔弗雷德耳边小声嘟囔着,他刚刚看到一个红色头发的“厉鬼”从旁边飘过。
来玩的人不算少,但还没到拥挤的地步——亚瑟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还好,至少整体结构没变,这让他感到安心。
“不,不要进那个房间……我不想再回忆起那些了。”亚瑟拽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臂,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当年,就是在那里……”
“好,我不进去。”阿尔弗雷德抬起手揉了揉亚瑟的头发,“我想我们还是去后院吧?”
亚瑟在斯科特的墓碑前放了一束花。大理石碑面上歪歪扭扭的字,是他当年刻下的——那么现在呢?那些游客大概还以为斯科特•柯克兰只是为开鬼屋而杜撰的名字吧?他们也许以为墓碑都是新立的,说不定还会抱怨开发商怎么不找个字好看的人来写碑文……“在想什么呢,亚瑟?”
他那有着明亮的蓝眼睛的美国朋友正看着他,一脸真挚。很奇怪,亚瑟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笑了起来。“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阿尔弗雷德?”
“大概……战争时期,我猜那是六十多年前了吧。”阿尔弗雷德咬着吸管,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真是奇怪,自从喝下永生之酒之后,时间流逝似乎快得惊人——正常人一生的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过去了啊。”
“在那之后,我似乎听说美国出现了一个电锯杀人狂?”亚瑟用戏谑的目光打量着阿尔弗雷德,“不会是你吧?”
阿尔弗雷德无奈地举起双手。“是我……让你猜到了。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可是个自觉守法的美国公民。那么你呢,你过得怎么样,吸血鬼先生?”
“well……一切正常。上班,下班,深夜溜进邻居的农场偷喝动物血,仅此而已。”亚瑟耸耸肩,“真没想到我也有被迫成为素食吸血鬼的一天。”
“你的邻居不会怀疑吗?”
“会啊,之前我有个邻居就曾经上门抗议……她农场里总养着那么几头羊,有一天她敲开了我的门。‘克里克先生,请您别再吸我的羊的血了……它们快要神经错乱了。’于是我只能答应她……”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脸“什么克里克”的表情,笑了起来,“笨蛋,我当然没告诉她我的真实姓名,人类太不值得信任了。”
“……你信任我吗,亚瑟?”
“我的全名是什么?”
“亚瑟•柯克兰。”
“你知道这个,就说明我信任你啊,笨蛋。”

(4)
“所以你现在工作的公司里,有一个喜欢罢工的长着胡子的幽灵新娘?”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天,这可真滑稽。”
“注意着点,这可是公共场合。”亚瑟有些紧张地看看周围,压低了声音,“你要知道,普通人眼中的吸血鬼、幽灵还有杀人狂,都只是荒谬的传言罢了。”
“好吧,我尽可能小声些。”阿尔弗雷德再度拿起那杯喝到一半的可乐,吸了一口,“那个叫弗朗西斯的幽灵,他平时都怎么来上班啊?”
“就正常地来啊。”亚瑟嫌弃地瞟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按正常的作息时间。他平时都很守规矩,不过有时候会穿着魔法变出来的粉色裙子闹罢工,简直不忍直视。”
“……感觉你周围的人都好神奇啊。”

亚瑟打开了家门。“毕竟是公寓,你也不要抱什么希望。”
“可是我觉得很棒啊。”阿尔弗雷德走了进去,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亚瑟说得对,住公寓对他这样的贵族小少爷来说也太寒酸了些,但他还是把这里打理得一尘不染,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惊讶。“我本以为你不会做家务的。你知道的,毕竟你是……”
“毕竟我是柯克兰家的小少爷?”亚瑟有些夸张地耸起肩,“拜托,我也只享受了七八年的贵族生活而已。阿尔弗雷德,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随你怎么说吧……我可不想和你吵。”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所以我睡在哪儿?”
“那个……抱歉,我家没有客房。”亚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所以……”
难道是要一起睡吗!阿尔弗雷德的内心激动起来。
“所以就委屈你睡几天沙发吧。”
“……好。”
某个英雄哭着说他心里苦。

一直以来人类就是这样,因为利益和恐惧而想方设法将他们以外的群体赶尽杀绝。
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过上平静生活的吸血鬼先生,在一个深夜接到了他的中国老板的电话。“……嗯?耀,你找我有事吗?”
“亚瑟,我有很紧急的事要和你说。”对面的声音很是急切,“在那些人找到你之前,快逃。”
“等等,哪些人——?”亚瑟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无奈地叹了一声,摇醒沙发上的阿尔弗雷德。“醒醒,我们——不对,只是我,好像遇到麻烦了。”

评论
热度(7)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