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Light It Up#part11-12


(11)
在又一次的逃脱之后,亚瑟精疲力尽地扑进阿尔弗雷德怀中,哭得撕心裂肺。
“……怎么了吗,亲爱的?”抱着怀里的人,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皱起了眉,“你情绪低落下来的样子很吓人啊。”
“……我不明白……那些人……”亚瑟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那些披着宗教外表的屠夫,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斯科特他做了那么多的妥协和让步,最终还是……仅仅因为圣经上说我们都该去死?!”
“人类就是这样,你也知道……”阿尔弗雷德突然心里一颤,他几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人类。“一群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家伙……”
“但你不是。”亚瑟抬起头,漾着泪水的祖母绿闪闪发亮,“你本可以不卷入这场混乱中的。”
“你信任我吗,亚蒂?”
“废话。”
“那些人不值得你信任……”阿尔弗雷德把颤抖着的亚瑟抱得更紧了些,“你只信任我就够了。”
“笨蛋,我知道的啊。”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亚瑟?”
“还好……谢谢关心。”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亚瑟不由得微笑起来,“你放心吧,事情解决之后我会回去上班的。”
“别把我说得像个奸商啊……”王耀有些不满地抗议起来,“你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
“是啊……等等。你知道他?”
“不要小瞧四千岁的仙人啊。”王耀微微一笑,“好好相处,我可等着你平安归来呢。”
“……刚才那是?”
“王耀,我的上司。”亚瑟挂掉电话,看起来心情大好,“之前提醒我逃跑的也是他。”
“他……不是人类吧?”阿尔弗雷德感觉不对劲,以亚瑟的谨慎,他不太可能对除自己以外的人类透露身份。
“不,当然不是。他是龙族的后裔,已经活了四千多年了……他什么都知道,包括你的存在。中国人喜欢自称龙的传人,对吧?不管从哪方面说,他都是货真价实的龙的传人。”亚瑟轻笑起来,捏了捏他可爱的英雄的脸颊,“怎么了,你这是吃醋了吗?”
“当然没有。”阿尔弗雷德哼一声,想到亚瑟和除自己以外的人这么亲密,他总觉得有些不爽。“走吧,该继续赶路了。”

“琼斯先生,我们这就算完成任务了吧?”
“是的……再有事的时候,那位老先生会通知你们的。”
看着几个人背影消失在夜色里,阿尔弗雷德松了口气,转过身想去找亚瑟——但他突然愣住了。
亚瑟站在他的面前,叉着腰,怒气冲冲。
“所以之前那些‘只是路过’的人,都是你提前找来的?”
“不,我……”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阿尔弗雷德。”
“我只是想确保你的安全……”
“我可没弱到需要你雇人来保护。”亚瑟瞪了他一眼,“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别这么小看我……”
他突然沉默下来,低下头咬着嘴唇。
“……亚瑟?”
“该死……我只是有些饿……”
沉默了一秒,阿尔弗雷德“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过来,亲爱的,到这边来。”他朝着他的恋人张开双臂。
亚瑟的表情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慢慢走过去,投进那个温暖的怀抱。阿尔弗雷德紧紧地抱着他,一边解开扣子,偏过头,露出白皙的脖颈。
“真拿你没办法……咬吧。”

(12)
“关于那些追杀你的人,亚蒂,你有什么头绪吗?”阿尔弗雷德皱起眉,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他满意地看着亚瑟掐灭了燃到一半的烟。
“他们宣称自己才是正统的教廷,虽然,呃,你也知道,正统的教廷其实在梵蒂冈……”亚瑟不太情愿地接过阿尔弗雷德递来的冰棍,“也许是之前的自言自语被人听到了,不管怎样,身份已经暴露,他们自然会来追捕我这个漏网之鱼。”
“那个领导他们的人,是姓瓦尔加斯吗?”
“……你为什么会知道啊?”

“不,艾米丽,不要!”
金发碧眼的少年哭喊起来,他拼命拽住他同样金发碧眼的姐姐的衣角,却最终没能把她留在身边。姐姐踉跄的背影和发出沉重声响的实验室的铁门是他昏倒前唯一的记忆,当他醒来之后,眼前只有姐姐的尸体。
“……艾米丽?”
少女的身上布满创口和针孔,她的表情非常痛苦,不难想象在死之前她遭遇过怎样的折磨。少年抬起头,看了看实验室的大门——他知道,他迟早也要被送进去,再像他姐姐一样被送出来。
——和所有那些被关押在这里的孩子一样。
“好,那么现在,宣誓你的忠诚。”
“我宣誓,我将永远效忠于瓦尔加斯家族。”
少年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他打心底恨着这个所谓的瓦尔加斯。人体实验,改造,洗脑,埋葬失败品就像处理垃圾一样……虽然侥幸得以存活,他知道他会逃出去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直到枪声响起。
集中营的存在已经暴露,军队将它重重包围起来——与此同时,为了防止他们所谓的“成功品”进入政府的视线,管理者正屠杀着集中营里的孩子们。最后,他们放了一把火。
在火光中,借机逃出来的少年显得狼狈不堪,他不记得自己那天究竟跑了多远,但他活下来了——虽然身体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还被迫喝下了永生之酒,“弗兰肯斯坦”,他这样称呼自己。
他始终记得要复仇。

“……当年你可没说过这事和瓦尔加斯有关。”
“你知道,我神志很不清醒……”阿尔弗雷德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一个刚从人体实验中逃出来、被注射了一大堆各种各样药物的19岁少年,你怎么能指望他神志清醒呢?”
“也许你是对的……虽然我不想吐槽你恢复清醒用了整整两年。”
“所以,亚蒂,我们可以一起去复仇对吗?”
“是啊……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呢。”亚瑟慢悠悠地舔着那根冰棍,“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也许我和你的相遇是必然事件。”
“而在此前提下,我和你在一起也是必然事件咯?”
“我可没说过那种事,小鬼。”

评论
热度(7)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