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Light It Up#part13-14

【情绪不太稳定所以……反正也没人看 说不定就弃坑了orz】
(13)
“所以我们现在该谈谈正事了。”阿尔弗雷德双手抱在胸前,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前方的路会更加危险,既然我叫人保护你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请求支援。”
“你能绝对信任他们吗?”
阿尔弗雷德沉吟半晌。“……不能。”
“那就不要叫。事到如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敌人?”
“亚瑟。你怀疑过我吗?”
“我……”亚瑟的目光躲闪起来,阿尔弗雷德把脸凑近他面前,强迫他直视自己。
“也许……刚认识的时候吧。毕竟那时候还只是陌生人……”亚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当然了解你之后就……”
“你没有想过吗?万一我是他们重金培养的杀人机器,被安排与你相遇、骗取你的信任,然后杀掉你。”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反着光,看起来有些吓人,“你也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都想要你的命……”
“我想过啊!但是那又怎样?不希望我信任你吗笨蛋!”亚瑟提高了音量,他似乎很生气,“听着,我是因为爱你才信任你的啊?”
阿尔弗雷德想装作很凶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在感情方面,你这家伙意外的很天真嘛。”他伸手掐了掐恋人气鼓鼓的脸颊,“真不知道如果没有我,你会被多少感情骗子伤害。”
“别说得好像我有多蠢一样。”亚瑟朝他翻了个白眼,“小鬼。”
“小鬼不也照样操你……啊痛痛痛!”
“你还说不说了?”亚瑟一脸微笑,在阿尔弗雷德眼里却极为恐怖。
“不不不英雄我不说了——”亚瑟满意地放开揪着阿尔弗雷德耳朵的手,那个英雄重重地喘着气,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所以关于支援的事儿……不如这样吧,还像之前那样让他们在附近待命,免得你疑神疑鬼。”
“唔……也好。”

“对,我们的计划就是这样……等等?耀,你说你可以帮忙?”亚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弗朗西斯的事你也知道吧……”
“什么?我除了他是幽灵以外一无所知。”
“他和他的家族因被怀疑与邪恶生物有关联而被屠杀,下手的人正是姓瓦尔加斯……啊,他没告诉过你吗?”电话那边,王耀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那就麻烦了,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知道我的用心了呢。”
“……所以。耀,你究竟是……”
“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开这家公司吗?那我再说得直接些吧。这个公司里的所有人,都是瓦尔加斯的受害者。”王耀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等等……那阿尔弗雷德呢?他也是受害者不是吗?”
“没错。我曾经联系过他,邀请他加入……但他拒绝了。”王耀的语气很是怨念。
“所以,亚瑟,你现在该明白了吧……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你的同伴喔。”

(14)
挂断电话,王耀闭起了眼睛。
那是大概……一千年以前的事?姓瓦尔加斯的男人第一次出现在他视野中时,他愣愣地说不出话,只是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过了好久,他才想起来自我介绍。
“那、那个,我叫王耀……”
男人温柔地笑着。“我是瓦尔加斯。”
好了,回忆到这里就够了……王耀敲了敲自己的头,可事与愿违,接下来的事还是不受控制地出现在脑海里。
名叫费里西安诺的善良可爱的小孩,是他那个挚友最疼爱的孙子。
那个小孩其实是两个人,单纯的费里西安诺和危险的卢西安诺。
他的爷爷不喜欢卢西安诺。
于是有一天,费里西安诺——不,是卢西安诺——放火烧了房子,烧死了他的爷爷和费里西安诺。而凶手卢西安诺的灵魂,却得以留在人间。
他本不想再回忆起这些事的。

“怎么了,亚蒂?”
亚瑟叹了口气,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他现在大脑一片混乱。“阿尔弗雷德,告诉我,王耀是不是曾经邀请你到他的公司工作?”
“英雄我怎么能记得啊……也许有?”
“真可惜你没答应,不然我们就是同事了。”亚瑟站起身,“而且,说一个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他公司里的所有人,都是瓦尔加斯的受害者。”他看着阿尔弗雷德惊愕的表情,拍了拍人的肩膀。“至少我们有同伴了不是吗。”
“所以,下一步该怎么做?”
“首先我们要逃脱他们的追捕吧。”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还是无法习惯一些事情,比如给亚瑟处理伤口。虽然拿着刀或者电锯的手已经越来越稳,但他心里的感受始终非常糟糕,像噩梦一样。
数不清是第几次了,阿尔弗雷德把神志不清的亚瑟从桌子上抱下来放在床上,等着他睁开眼睛、叫一声自己的名字。他想起几个月前,当他说要陪他的吸血鬼先生一起走的时候,那位先生还有些不愿意。
“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啊。”
短时间内亚瑟可能还不会醒来。阿尔弗雷德揉揉恋人的头发,稍微调整了一下他的姿势、以免引起他醒后的不适。在这之后,杀人狂先生轻手轻脚地爬上床,躺在亚瑟的身边。
……温柔得不像个杀人狂。阿尔弗雷德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从被药剂和手术刀折磨到发狂的杀人机器,变成了现在这个安静躺在恋人身边的大男孩;也许是亚瑟(凭空想象出)的魔力起了作用吧,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阿尔弗雷德……”
快要睡着的阿尔弗雷德睁开眼,他眨眨眼睛,把人眼角的泪水抹去。“很痛吗?”
“……是啊。”亚瑟皱起眉,不知何时开始,他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于依赖阿尔弗雷德。这样也好……他向阿尔弗雷德身边挪了挪,意料之中地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这是……习惯被我抱着了吗?”
“怎么,”亚瑟挑起眉,“不希望我这样?”
“怎么可能啊。”阿尔弗雷德笑起来,生怕弄疼亚瑟于是只能轻轻地抱住,“好啦晚安,睡着就不痛啦♪”

评论
热度(9)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