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Light It Up#part15-16

【沉迷辣鸡游戏无法自拔 文都懒得写了orz】
(15)
“既然这样,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该变更了?比如先回伦敦和王耀会合?”
“嗯。也好。”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在头脑里苦苦寻觅着可能会是王耀的身影——似乎确实有过一个东方人要他加入自己的公司,但当时,年轻气盛的杀人狂并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门外似乎骚动起来。亚瑟从窗口向外看了一眼,差点被爆头——他侧身倚在窗边,玻璃渣洒落一地。
“啧,这些家伙真烦。”他转过头,冲正挥舞着电锯的阿尔弗雷德喊道:“解决掉他们就走吧?”
“行啊——”

黑发的东方人挂着似乎很和善的微笑,向亚瑟打了个招呼。“所以……又见面了呢,阿尔弗雷德。”
“这么多年,你也还是一点都没变啊。和我记忆中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那当然了。”王耀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可是四千岁的仙人啊。”
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确实,你看起来可没有一点四千岁的样子。那么我如果现在说要加入你,你还会同意吗?”
“当然……永远对你敞开怀抱。”
虽然不过虚有其名,但王耀的公司看起来却很像一回事。难怪亚瑟一直没发现真相,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家很普通的公司——阿尔弗雷德这样腹诽着,挽着亚瑟的胳膊走向公司的深处。
“又受伤了?”王耀似乎很不经意地问起。
“是啊。”亚瑟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自己被吊起来的那只手臂。还好受伤的不是腿,他可不想被阿尔弗雷德抱着出现在自己老板的面前。
“我听说他们派去的都是优秀的佣兵……你们两个,意外的很强啊。”王耀叹了口气,拉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感情也很好,真让老人家羡慕。随便坐吧,位置不够的话,亚瑟你坐在阿尔弗雷德腿上也行。我不会介意的。”
“可是我会介意啊笨蛋!”
最后亚瑟还是紧挨着阿尔弗雷德坐在了沙发上。他并不想承认,自己是多么痴迷于这家伙的体温,但他对阿尔弗雷德那些亲昵举动的不排斥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坐在那里,任由阿尔弗雷德搂着自己的腰,有些疲倦地把头枕在阿尔弗雷德肩膀上。
“喂喂,别在这时候睡着啊。”阿尔弗雷德戳了戳亚瑟的头,“回家之后再睡吧?”
“可是我是伤员啊。”亚瑟的头在阿尔弗雷德肩上蹭来蹭去,声音也变得又轻又软,“原谅我要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求助般看一眼王耀,后者摆出了一副“让他睡吧”的无奈表情。
“阿尔弗雷德,你这样会把他惯坏的。”
“我知道啊。”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抱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他都孤独了四百年了,我当然要宠着他才行啊。”
“我也没什么特别要和你们说的……总之,阿尔弗雷德,你明天就来上班吧。之后我们再商量对策。”

(16)
“喂,我说,”阿尔弗雷德坐在亚瑟旁边,有些无聊地玩着手里的钢笔,“王耀这家伙,还真会鼓舞士气啊。”
“那是当然。”亚瑟瞟了他一眼,把他手里的钢笔夺走放在桌上。“工作的时候别开小差。”
“那么较真干嘛啊反正公司本身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不工作你吃什么啊?吃土?”
今天的英雄,也在一如既往地为了生活而努力工作呢。

千万不要这时候来找我们麻烦啊——阿尔弗雷德想着,抱住虚弱得快要跌倒的亚瑟。
“抱歉……每次都麻烦你。”亚瑟微微睁开眼睛,给了恋人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他叹了口气,认命一般地窝在对方怀里。“明明是你的生日,却要拜托你照顾我。”
阿尔弗雷德温柔地拍着亚瑟的后背,轻声说他愿意这样。“我更担心的是,那些人会不会在这个时间来找我们麻烦。”
“有耀在呢,不会有事的……”亚瑟的声音又小了下去,阿尔弗雷德把他横抱起来,他舒服地打了个哈欠。“好想睡觉……”
“睡吧,亲爱的小猫咪,我马上带你回家。”
“笨蛋,那样叫很恶心啊。”
“……也是啊,又到七月了。”
王耀看了一眼抱着亚瑟的阿尔弗雷德,同情地对他点了点头。“公司这几天没什么事,我可以给你们放假。不过——”
“不过什么?”
“为了安全,可以暂时在我这里住几天吗?经过上次的事,那些人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亚瑟的住处,以你们现在的状态,再回到那里有些危险。”
“我知道了。”

“那……在罗马会合?”
“嗯。小心点。”王耀回过头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这个东方人一直以来都以大智若愚的姿态处世,而现在,阿尔弗雷德知道,这条龙就要展现出它的尖牙利爪了。他不确定这次的计划能否成功;不如说他很悲观,仅仅数十人去挑战瓦尔加斯家族,这看起来更像是送死。
不过也许呢,也许王耀的策略远远不止这些……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呼出一口气。怎样都好,反正自己这副非人类也非机器的躯壳,死亡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在想什么呢,阿尔弗?”
“不,没什么……只是在想,如果我死了,你又该在孤独中度过多久呢。”
“你才多大啊,就考虑生死的事情?你这个年龄更适合打电子游戏。”
“可是我也一百多岁了啊?”
“一样是小鬼。”亚瑟眯起眼睛凑近阿尔弗雷德的胸口,轻轻舔舐着人的锁骨,“反正你不会死的。相信我。”
“也许吧。……你饿了?”
“嗯。”
“好吧。”阿尔弗雷德长叹一声,双手环上亚瑟的腰。“你来决定吧,吸血还是做爱?”
亚瑟并没有回答,他的脸颊渐渐红了起来,转过头看着周围。“……但我们在办公室啊。”
“那有什么关系。”阿尔弗雷德大概听懂了亚瑟的意思,他把人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狡黠地笑了笑。“现在这里又没有人。”
“那如果我选第一个呢?”亚瑟挑起眉。
“第一个选项已经作废,除了第二个——在这里和我做爱,你别无选择。”

评论
热度(3)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