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场合练习3.病房

【国设米英】
【说白了就是摸鱼】
[不/列/颠/空/战背景]
痛……好痛。
亚瑟在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中醒来。他费了些时间才明白自己身处何处——洁白的天花板和墙壁几乎灼伤他的眼睛。浑身的伤无时无刻不在用痛感刺激着大脑,他有些难受地轻哼一声,别过头,重新闭上双眼。
“你醒了?”亚瑟能听出那个声音——毫无疑问是阿尔弗雷德,但他并不想睁开眼睛,只是点了点头当作回应。
“原本打算在你昏睡的时候处理伤口,看来是不可能了。”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手轻柔地抚着亚瑟的脸颊,“可能会很痛。我的手就在这里,无法忍受的话,你随时可以咬一口。”
谁会需要啊笨蛋——下意识地想要这样反驳、却只是沉默着用唇触碰那只温暖的手,亚瑟没精力去想他们看起来有多暧昧,也不考虑这种暧昧动作会有什么后果。他只是任由昏沉发胀的大脑胡思乱想,藉以逃避无处不在的疼痛。
第一阵清晰的剧痛袭来之时,亚瑟正在思考热带鱼和大吉岭红茶的关系。突然想起阿尔弗雷德的手还在自己面前,几乎是本能地,亚瑟一口咬了上去。
“……老天,你下嘴可真够狠。”
亚瑟的神志清醒了些,他偏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擦去手上的唾液——上面深红的牙印触目惊心。他感到有些愧疚,垂下眼睛,开始考虑是否应该为此道歉。
“为什么露出那种表情啊。说真的,你不用为这个——”阿尔弗雷德晃了晃那只手,“而感到自责。我很高兴能帮你分担痛苦。”
“笨蛋,我才没有为那个自责啊。”
“随你怎么说吧……不幸的是,上司还是不允许我参战。”
亚瑟眨了眨眼,表情看上去有些发愣。脑内盘旋着“会被抛弃”的危险信号,他撇着嘴,眼角有泪水涌了上来。
“亲爱的,你哭什么啊。”阿尔弗雷德微微俯低身子,擦去还在因“亲爱的”这个称呼而发呆的亚瑟脸上的泪水。“在那之前,我先以个人名义留在你身边……你该不会以为我要离开你吧?”
出乎阿尔弗雷德的意料,亚瑟一头扑进他怀里,哭得更大声了。“我爱你……所以……该死……”
“这么缺乏安全感的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阿尔弗雷德安慰似的轻轻回抱着对方,“伤员可不该突然扑上来,亲爱的,你还是先躺回去比较好。”
“喔……还有就是,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1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