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顺序怎样都好啦

【主cp:osoXchoro 副cp:没有】
【近两年只写过米英和LeonLucas……第一次写速度肯定OOC严重 求打得轻一点QAQ】
“来做嘛,轻酱——”
“滚。”
轻松的双眼仍然盯着书页,他甚至没有抬一下头。他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展开——就像之前的许多次一样,那个人渣长男从不在意他的感受,再怎么反抗也总会迎来同样的结局。他习惯性地撇起嘴,等着小松扑过来、将他压在地上。
但这次,沉默的时间似乎有些太久了。这可不像是小松的风格——轻松合上书,抬起头,想知道那个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可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轻松就这么目瞪口呆地坐在原处,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样看起来很蠢。门外传来兄弟们的声音,混蛋长男又在约人出去打小钢珠了……不知为何,明明对那种事完全没有兴趣,轻松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是自己惹怒他了吗?
想了一会儿,轻松还是决定不去道歉。真是的,就小松那标准的人渣语气,换了谁都会对他说“滚”的吧。
“轻松哥哥,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轻松泄气地转过头,打算告诉椴松自己对此不感兴趣。“我……”
“他肯定不会去,你不用问的。”小松说着把手搭上椴松的肩膀、一起走出了家门,甚至都没有看轻松一眼。
门关上了,现在,家里只剩下轻松一个人。他还是坐在那里,低着头,眼圈有些发红。过了一阵,他抹抹眼睛,赌气似的继续看起了书。
“谁会在乎那些啊。”

其实,关于他们是怎么开始交往的,轻松也不记得了。他甚至不能确定小松有没有对他表白过。
也许是那次?轻松歪着头努力回想,似乎有次大家出去喝酒,混蛋长男借着酒劲把他拽到小巷子里,趁其他兄弟还在晃晃悠悠往家走的时候,就在那儿和他做了。
轻松的酒量很不好,事后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觉得后面痛得厉害。小松还是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不过大概是因为心怀愧疚,他照顾了轻松好几天。
不,也许那时就已经在交往了。轻松皱起眉,试图回忆更早的事,但他只能想起六兄弟一起的平淡的日常,有关他和小松感情的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也许当时的自己已经醉到不省人事了吧……想到这里,轻松第一次觉得酒量差是很麻烦的事。
不管是怎么开始的,轻松想,反正两人已经(瞒着兄弟们)交往很长时间了。如果可以的话,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轻松还是希望这段感情能延续下去。他合上书,准备出去散步转换心情——顺便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已经是深秋了,轻松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走在街上,他缩起肩膀、身体忍不住地发抖。在家里宅得太久,连气温变化都不知道了吗……轻松叹了口气,一边思考一边沿路走了下去,甚至都没注意到他所走的方向,也正是其他五人去打小钢珠的路线。
该怎么办呢……去和那个人渣道歉?一想到这点,轻松就没来由地觉得沮丧。他进了酒馆,好让自己能稍微暖和些,同时寻找其他的可行方案。
然而后来的事,轻松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喂,撸松,醒醒——”
轻松本来正在梦里坐着那个绿色的、发着光的自我意识四处游荡,被来自天际的一声呼喊拉回了现实。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感冒和宿醉弄得轻松很是难受,他只能勉强看到眼前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以及脸下方的鲜红色卫衣。混沌的大脑不允许他做更多的思考,他重新闭上眼睛。“别那样叫我……混蛋长男。”
“一声不吭地跑到酒馆里喝酒、还穿得那么少,你是白痴吗?”小松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怒意,“你根本不明白我有多担心!”
“行了,brother,不要对病人发火了。”
“……很难受?”小松把一只手伸过去,还在高烧的轻松无意识地将脸颊贴在那只手上,感受着比自己稍低的体温。“好烫……喂,空松,去帮我倒盆冷水、再拿一块毛巾。”
“小松哥哥……”轻松小声地呢喃着,又睡着了,只是始终不肯放开小松的手。
“我怎么忍心对他发火啊。”像是回答之前空松的话一样,小松自言自语起来,看着轻松的睡颜。“他多可爱。”

“那个……之前的事,对不起。”
“嗯?对不起什么?”
看着小松的笑脸,轻松觉得自己还是打死这个人算了。“几天前,我不是对你说了‘滚’吗……然后……”
愣了一秒,小松突然释怀似的笑了起来。“什么啊,就因为这个吗。其实,严格来说,这是我的错啦。”
“突然走掉是因为,轻酱,我突然发现我从没对你表过白。”
“想到自己没有表白还强迫着你做了这么多次,我真的很害怕会被你讨厌……所以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那么现在开始表白。”小松坐直身子,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我爱你,轻松。爱到不能自拔。”
“……你这个语调,是和空松学的吗。”轻松的感冒还没好,说话带着鼻音,听起来软乎乎的。“哦还有……椴松叫我去打小钢珠的时候……”
“啊那个……我没想太多,只是觉得你肯定不会去、所以就顺口替你说了?”
“果然是人渣长男……啊。”
“你昏睡的时间里,他们四个也问过关于你我关系的问题。”
“然后呢?”
“当然是全告诉他们啦!”
“……去死吧混蛋!”

评论
热度(25)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