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アイネクライネ

[cp:米英,但文中不是很明显……所以另加了味音痴tag]

「それからずっと探してたんだ,いつか出会える,あなたの事を。」

阿尔弗雷德坐在病床边。窗外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此刻他面带忧虑,右手紧紧攥着那只苍白纤细的手。因此被脱下的黑色皮手套也就随意地扔在一旁。
没有。他还没有醒来。
亚瑟躺在床上,紧紧闭着双眼。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伤得很重,如果没有阿尔弗雷德从废墟里找到他,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糕。被找到的时候他已经半昏过去,身上满是伤痕,心口汩汩地流着鲜血——那是因为针对伦敦的空袭,阿尔弗雷德知道,并且只要空袭不结束、流血就不会停止。
他还会醒来吗?阿尔弗雷德用手支着额头,好把这晦气的念头赶出脑内。

亚瑟在森林里拼命地奔跑着。在他身后不远处,他的兄长正拿着弹弓在追赶他。
“好想……死……”
森林变成了城镇,追赶他的人从兄长变成了主教、国王、乃至敌军,年幼的亚瑟无时无刻不在奔跑着,他脸上的泪水渐渐蒸发殆尽。
直到在阳光明媚的北美草原,亚瑟停下了脚步,把那个孩子揽入怀抱。
“哥哥!”
亚瑟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地笑起来。
“叫我英/国就可以了。”
转眼间大雨倾盆,已经长大成人的那孩子站在亚瑟对面,风雨中很难看清他的表情。亚瑟扔掉枪,跪在满地的泥泞中,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
是啊,他迟早要长大的啊。
所有那些温柔的回忆,不过是为离别做铺垫罢了。

亚瑟哭泣着醒来。听到了阿尔弗雷德焦急的呼喊声,他睁开眼睛,才意识到刚才的只是一场梦。
“痛……好痛。”
他皱起眉,有气无力地向身旁的人抱怨。阿尔弗雷德不回答,只是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
“今后你准备怎么办?你伤得这么重,独自一人可承受不了对面强大的攻势。”阿尔弗雷德假装随意地提起这个话题,同时偷偷观察着亚瑟的表情。
“我不知道,但是投降是不可能的。”
亚瑟重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身旁的人发出一声叹息。
“不管怎样,亚瑟,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他叫了“亚瑟”,而非“英/国”——亚瑟注视着平光镜片后明亮的蓝色双眼,心头一颤,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谢谢你,阿尔弗雷德。”

评论(6)
热度(1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