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ゴーゴー幽霊船

[cp:oscr]

「あんまりな嘘と知るのさ。」

夏日闷热潮湿的空气中混着蝉鸣,松野轻松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大口灌着啤酒,尽管他离达到法定的饮酒年龄还有三年。能看出他还不是很习惯这样:稚气未脱的脸上泛着红晕,还会时不时因为被呛到而咳嗽起来。
轻松随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把空易拉罐放在旁边——这是他放在那里的第七个了。右臂上的伤已经停止流血,但还是很痛;他一恍惚,啤酒沿着脖颈流下来,刺痛了锁骨上的细小割痕。
“轻松?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熟悉的嗓音响起。松野小松沿公园的小径慢慢走来,带着惯有的玩世不恭的笑容。“让我猜猜……又去打架了?”
“显而易见。”轻松白他一眼,受伤的右臂向身前缩了缩。
小松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大大咧咧地在轻松身旁坐下来。拉环被拉开的声音很清脆,泡沫从罐内涌出,哗啦啦地滴落在地面上。“我陪你喝,把这几罐喝完就回家处理伤口,怎样?”
轻松“嗯”了一声,自己的酒量还是太差,醉意昏沉的大脑已经不能再思考什么。他放松地靠在兄长身上,像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对于自家长男和三男又一次满身酒气地回来,松野家的众人早已见怪不怪。
轻松伤得并不算太重,大多是皮外伤,只不过看起来很触目惊心罢了。小松把醉到几乎不省人事的弟弟背回房间,发狠地用棉棒擦着他右臂上的伤口。
“很痛吗?”小松努力想要装出凶狠的语气,但听到轻松的呜咽声之后还是不由得心软下来,手上的力度也减轻了不少。“痛的话下次给我小心点,别再伤成这样了。”
郑重地蒙上最后一块纱布,小松起身去收拾药箱,却感觉衣角被拽住——他回过头,轻松正朝他痴痴地笑着。“我喜欢你啊,小松哥哥。”
“可是我不喜欢你。”小松刻意摆出一张冷漠的脸,他重新坐下,狠狠吻住了对方的唇。

松野家长男和三男的关系一向匪夷所思。
他们约会,接吻,做.爱,但他们从来都不是在交往中——有时他们会有各自的女友,即使这样,两人的特殊关系也一直没断过。
有时轻松会借着醉酒向小松告白,然后再被直截了当地拒绝。他酒醒之后就会忘记醉后的一切事情,于是,周而复始。
小松点燃了一支烟,他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地吐着灰白的烟雾。轻松在床上坐着,沉默着穿好衣服。
“啊……和轻松做真是愉快啊。”
“人渣长男。”轻松骂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宾馆房间。小松只是呆呆地看着,过了好久,他才意识到要去挽留。
没用了,一切都完了。

轻松酒量并不差。
小松的“不喜欢”也只是玩笑话。
很久之后他们才知道了这些,可是谎言造成的结果,早就无法挽回。

End.

评论(2)
热度(13)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