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百鬼夜行

[cp:oscr,妖怪paro有]

[有莫名其妙的穿越情节XD]

 

「こんな具合になったのは,誰のお陰だろうか?」

 

“啊啊……差不多该回去了……”

夜幕下的街道仍然灯火通明,松野小松喝掉了杯中残余的最后一滴酒,醉意朦胧地把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走吧,轻松,在那四个混蛋出来找我们之前。”

“那你倒是先把手拿开啊混蛋长男。”松野轻松有些不悦地眯起眼。他显然也醉得厉害,虽然这样抱怨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往小松的怀里靠。

小松拉着轻松站起身,一只手搀扶着自己醉到快要不省人事的弟弟,另一只手象征性地在桌面上放下几枚硬币——然后他走了,跌跌撞撞地,两个人朝着家门的方向走去。

“喂,小松哥哥……”

“怎么?”

“你不觉得吗?我们活成这个样子,和妖怪也没什么区别吧?”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松带着醉意笑起来,冬天的夜晚冷得刺骨,他揽住轻松的腰、好让两个人靠得更近些。

“看吧,到家了……你先别睡啊会着凉的……”

 

 

 

轻松在宿醉造成的剧烈头痛中醒来。他本来酒量就不太好,又是陪着自家的人渣长男在寒风中喝到烂醉,现在已经连醉后的事情都记不得多少了。

“啊头好痛……等等这什么情况啊!”

“吵死了啊轻喜撸大早上的嚷嚷什么……”小松揉了揉头发,却好像摸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这啥……?”

 

“所以来总结一下吧……我们好像变成妖怪了。”轻松烦躁地用手支着额头,绑满全身的绷带和因遮住一只眼而变暗的视角让他很不舒服。

“都怪你,昨天晚上说什么‘我们活得和妖怪没什么区别’这样的晦气话……”

“……”

“算了不计较这些了。”小松抖了抖狐狸耳朵,“问题在于,我们还能不能变回去……”

注意到轻松不同寻常的沉默,他轻轻凑过去,把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围在对方身上。

“……你别哭啊,我的尾巴都变得湿漉漉的了。”小松的尾巴紧紧地裹着轻松,他抬起手,帮他的弟弟擦掉脸颊上的泪水。“还有哥哥我在呢,大不了当一辈子的妖怪嘛。”

轻松抽泣着,他能感觉到浑身上下每一只眼睛都在流泪,这让他更加难过。但是难过是没有意义的,过一会儿,他合上了身体上的那几十只眼睛,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好吧,虽然和你在一起只会给我增加麻烦。”

 

 

 

当百目鬼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感觉不到其他的眼睛了。慌慌张张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户人家的房间里,身旁还有五个说眼熟却也不眼熟的人酣睡着。他偷偷爬起身,以自己的最快速度冲向了盥洗室。

不见了,都不见了。百目鬼看着镜中自己白净光洁的双臂和正常的右眼,他忍不住想哀嚎出声,却又因为怕其他人醒来而硬生生咽了回去。不过很快,他看见那个本应该长着狐耳和九尾的家伙出现在盥洗室门口,脸上带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惊恐。

“我的尾巴……不见了……”

“我的眼睛也是。”百目鬼耸起肩,稍稍松了口气。“现在该怎么办,小松?我们这是变成人类了吗?”

“大概吧……要找个机会弄明白才行,露馅了可就完蛋了。”九尾狐走进盥洗室,给了他的恋人一个拥抱。“真可惜我的尾巴不见了,阿轻,你身上好冷。”

其他四人醒来之后,他们看到的是罕见的安静地走在一起的长男和三男。

“喂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长男和三男今天不太对劲……”长相酷似天狗的那个家伙偷偷对旁边人耳语,被九尾狐听到了。

“哇空松你这样说我会很伤心啊?”九尾狐摆出一副与平时无异的笑脸。

 

 

轻松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每一只眼睛。他现在可以很自然地让某些眼睛睁开、而其他的保持紧闭,虽然右眼被绷带蒙着、左眼也有些近视,但有这么多眼睛在,他觉得自己从没看得这么清楚过。

他和小松这些时间见到的都是熟悉的面孔,却都是妖怪的模样——在发现空松不痛了、椴松对于自己被叫totti很莫名其妙之后,他们便确信遭遇从人类到妖怪的突然转折的、只有他们两个。

“事情就是这样……”

“好的,我明白了。”神松挂着温和的微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发生了灵魂互换——在妖怪的你们和人类的你们之间。至于多久能恢复……我也不清楚,差不多一天吧?”

“谢谢。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作为神的你,为什么要帮助妖怪呢?”

“那是因为,神和妖对于维持世界平衡都是不可缺少的啊。”神松眯起眼笑着。

 

 

 

“哦哦……这样啊。”大裤衩博士陷入了深思,“我还真没碰到过这种事。”

“您有什么办法吗,博士?”

“暂时没有。不过,我有预感,这件事在一天之内就会自行解决。”

从大裤衩博士的研究所出来,百目鬼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直到身旁的九尾狐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他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大大的“LOVE HOTEL”招牌出现在眼前。

“呐阿轻,反正这副样子也维持不了太久……就用人类的身体和我做一次吧?”

“你这家伙还真是无可救药。”百目鬼叹了口气,他牵着他的恋人的手,两人并肩走进旅馆的大门。

 

“小松哥哥和……和……和轻松哥哥?”

“椴松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刚从旅馆出来就遇到家里的末子,九尾狐想不了太多,只有拽上百目鬼一起逃离现场。

 

 

 

轻松睁开双眼,在看到家里的天花板之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心地继续睡去了。

“果然还是变回来了啊。”

“是啊……不对,有什么不对。”

在清晨的盥洗室里,当长男小松看见自己的弟弟红着脸说出“后面好痛”这样的话的时候,他费了很大劲才把笑声憋回去。“噗……轻松你……”

然后他很识趣地住了口,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某个器官也像刚刚使用过一样。

“所以那两个家伙居然是情侣吗……真意外啊。”小松想了想,还是把“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这样的话咽了回去。

毕竟是兄弟……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当天的下午,小松无所事事地趴着,盯着轻松的背影发呆。“喂轻松,我说,和我做吧。”

下一秒,一本封面写着“如何和自我意识相处”的精装书就砸在了他脸上。

小松忍着痛睁开眼,却意外地看到轻松满脸通红。

“喂喂轻松,我知道的,其实你也喜欢我对不对?”像是抓住了一缕希望之光一样,小松激动地扑过去,“我可是超——喜欢你的啊!”

“吵死了……我知道了啊……”轻松挣不开小松的怀抱,只能把通红的脸埋在对方怀里,“我……我也喜欢你……”

“太好了!所以说,和我做吧?”

“滚。”

当然最后还是做了




九尾狐醒得相当早,他把身旁熟睡着的百目鬼先生抱进自己怀里,用长而温暖的尾巴将两人包裹起来,然后就打个呵欠沉沉睡去了。

“啊……变回来了。”百目鬼眨眨眼睛,他伸个懒腰,顺手扶了一下眼镜。

九尾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伴侣,突然笑了起来。“你还是这样比较好看。”

“大白天发什么情。”

“不冷吗?我想抱着你。”

百目鬼缩进九尾狐的怀抱里,感受到毛茸茸的大尾巴包围着自己,他惬意地闭上了眼睛。“真拿你没办法啊……”

“话说回来,人类身份的我们两个居然是亲兄弟?”

“对啊,不过被撞到从情侣酒店出来,估计要花些时间才能洗清了吧。”

“万一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互相喜欢呢?”

“谁说喜欢你了啊,混蛋。”这样说着的百目鬼用手抱着九尾狐的脖颈,在对方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随你怎么说吧。”

反正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这句话,九尾狐当然没说出口。“来做吗?”

“好。”


评论(6)
热度(56)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