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速度,大概无差完全没体现出来的双箭头】

【24话梗】

【BGM:radwimps-ブリキ,推荐看歌词

……

……

……

最后一松也走了,就像平常那样地弓起背踱出了房门,但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后,我知道,他不会再像平常那样回来了。

都走了,大家都走了。曾经这个房间有着的六个身影,无论儿时还是成年后都是一样打闹嬉笑的六个身影,终于还是只剩我一个了。屋子变得很大,空荡荡的有些吓人。

若说让我感到愧疚的,还是之前那些幼稚得不像哥哥的所作所为吧——尤其是对你,就职乔迁这些都是大喜事啊,从小到大和你黏在一起的长男却什么都没说,你一定心里很不好受吧。对不起啊。

我?我自然还留在老屋子里,继续当着废柴家里蹲。很没骨气是吧?是啊,我也觉得啊,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资助哥哥一点打小钢珠和赌马的资金吧——

别急着生气,当然是开玩笑的啦哈哈。不瞒你说,你们几个混蛋走之后,哥哥我连家门都没怎么出过了。现在每天就只是待在房间里哪儿都不去,吃饭的时候自己去拿汤勺和酱油瓶子,晚上睡相再差再怎么满屋子乱滚也不会有人发火,自然也没有人催我求职……少了你的碎碎念,这个家一下子清净多了。

……是清净了,可是,没有你陪我,还是有些寂寞啊。有时间的话,可以陪哥哥去热海吗?

对啊你还要工作啊,那算了,不过如果有休假记得告我一声喔。

 

 

 

小松扔下笔,他用手蒙住脸,像个孩子一样、再也忍不住地大哭起来。

他仍然能看到那场送别宴,六个人都还在房间里,他的弟弟、那个他曾在称呼前加上“我的”、从小与他一起恶作剧胡闹到现在的弟弟,就站在最中间,带着难得一见的天使般的笑容,虽然时时不忘吐槽但也还是开心地收下每个兄弟赠予的礼物。而他,作为长男的小松,却像木偶一样低着头僵硬在一旁,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次日清晨他也没有下楼送行。

想到这些,小松的眼泪愈发停不下来了。明明那个人过得好自己也会很开心,但想到“更好的生活”中没有自己,小松总会有被背叛的感觉。

他根本不明白我有多爱他,有多不想让他走……

对哦,他不可能明白的。小松嘲讽似的笑了起来。无论如何,亲兄弟之间不该产生这种罪恶的想法,不是吗。

偏偏小松是这么一个不称职的长男,一个占有欲比谁都强的、人渣到了极点的长男。

小松抹抹眼睛,拾起笔,继续写了下去。

 

 

 

啊,好像只顾着说我自己的事了呢。

你那边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是你的话,还没被炒可真是少见哈哈哈。

很辛苦吗?没关系的,忍受不了就辞职吧,因为是“我的轻松”,当然只有我能欺负你呀。其他人,揍回去再潇洒地走掉就好——嘛,不过大概不需要我教你吧,还记得国中时候的事吗?关于咱们两个人是怎么称霸校园的。

我知道那是你不想提及的历史,可我觉得无论是现在还是曾经,你一直都很好。

一直以来都在损你,这次就让哥哥好好地夸奖你吧。

首先……

 

 

 

水滴在纸上瞬间晕开,染成一片水渍,刚刚写上去的字也就模糊到无法辨认了。小松笑着擦掉眼泪,绕开水渍继续写了下去。

 

 

 

能看到那片水渍吗?我刚想夸你一番它就不偏不倚地掉了下来,难道神也不希望我夸你吗?不过他不同意也没用,我知道你有多想得到认可,我不会因为水渍就放弃的。

别误会,我没哭,我现在心情挺好的。

你这家伙平时总是一副正经人的样子,一天到晚吐槽这个吐槽那个的,其实自己也是人渣是废柴却死不承认,真是搞不明白啊。

说实话哥哥我很嫉妒你啊,责任心那么强,比我更像是家里的长男呢。

对十四松和椴松他们太纵容了,真是的,面对弟弟们的时候却不严厉了。所以说你的严厉是只对哥哥我一个人的吗?!

没办法嘛,你也是我的弟弟啊,我就姑且纵容一下你的这种区别对待吧。

偶尔还是会怀念以前和你一起胡闹的时光啊。现在也一样,没了你吐槽我,总觉得有点安静过头了。

还有就是,你真的超级可爱。你是全世界我最喜欢的人,是我的轻松。

哇……好像有点瞎扯过头了。你如果想我的话,就回来一趟吧,我还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好给你认认真真地道歉呀。

我现在已经不生你的气了。毕竟是你自己决定的道路,我又不可能永远把你留在身边。

那么就这样……吧,你知道的,我又不是什么优等生,写这么长已经竭尽全力了。最后再一次,我为我之前的做法道歉,还有就是……

我想你了。

 

 

 

小松重重地搁下笔。

他跑进了盥洗室,大声哭了起来。他不敢抬起头,怕看见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那是他苦苦隐藏了多年的脆弱模样。

刚刚写完的信就扔在桌子上,但是小松大概永远也不会寄出它吧。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轻松对于进了门却只能看到一间空屋子而感到不解,但他很快想到,许是其他人也纷纷独立了吧。

桌上摊着几张纸。字迹相当潦草,不过还是能辨认出它出自小松之手。轻松拿起第一张、开头写着“致松野轻松”的信纸,读了下去。

“笨蛋吗这个家伙……”

 

小松从盥洗室眼眶红红地出来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他朝思暮想的、比起自己略显瘦弱的身影。他偷偷地从轻松背后绕过去,坐在他的对面。

拿着信的手放下的一瞬间,他能看到轻松的眼眶很红。脸颊也是。

小松清楚地知道自己都写了点什么,正因如此,他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尴尬地坐在桌边,和轻松四目相对。

两对红着的眼睛就这么对视了很久。

“我回来了。”像是怕被听到一样,轻松很小声地说。

“嗯。欢迎回来。”小松也轻轻地回答。


评论(2)
热度(22)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