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入戏#1-2

【神tm正式版】

oscr,说不定会出现仅是亲情向的其他组合】

【原来的preview版兑现承诺已删】

【准备搞事情写得长点,所以一次发2k字】

其实是因为写得太慢又懒x

【mafia设定,六子10岁时分别带往不同地方单独培养】←有没有很中二

【关于题目,之后说不定会改……的吧】



东京郊区的地下赌马场,这里人潮涌动,咒骂乃至打斗声不绝于耳,烟草和香水浓烈到令人窒息。

劣质香烟,墨镜,皱巴巴的条纹西装。

廉价香水,浓妆,红色细跟高跟鞋。

他和她坐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看起来就像街头小流氓带着做吧女的女友出来鬼混一样。

赌注输掉了一千日元。他跺脚摇头叹息,极尽夸张,拉着她的手走出大门。

回到家里。她甩掉高跟鞋,摘掉假发。

他从背后抱住正在卸妆的他。“辛苦了。”

镜子里他回瞪一眼。“一边去,你不是嫌这香水刺鼻吗。”

他只是心满意足地笑。




(1)

松野小松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再过几分钟,他的弟弟就要出现在他面前,偏偏不是别人,正是他儿时最好的玩伴——想到这里,小松觉得更加紧张了。他站在出站口,焦躁不安地向里面张望着。

“还有多久啊?”

“离预计的降落时间还有三分,请您稍安勿躁。”

小松有些气馁,他闭上嘴,向后又退了一步,但眼睛还是紧紧盯着门内。

警卫的对讲机里传出了声音。有些歪斜的警戒线被摆正,工作人员不情愿地就位,等候在外的人群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始骚动起来。旅客们一个个走出,混乱中,小松瞪大眼睛拼命地寻找着自己弟弟的身影。

“喂轻松——!这边——!”他冲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喊道。

“太大声了,少爷,这可是公众场合。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咿好痛……好了我知道啦,下次会注意的……”被保镖掐了一把的小松痛得呲牙咧嘴,当他抬起头时,轻松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小松哥哥。”

“是啊,是好久不见了……说起来,轻松,你变化真的好大啊。”

面前的青年神情严肃,要不是事先收到了通知,小松想自己也许完全认不出他——毕竟现在的轻松早没有了曾经和小松厮混时的恶童气。轻松扶了一下眼镜,镜片后犀利的目光直直投向他的兄长。

小松被这目光看得发怵,有些尴尬地抽了抽嘴角。“哇,真是不妙……”

“什么?不妙什么?”对上轻松疑惑的表情,小松笑了笑,伸手拍拍自己弟弟的肩膀。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

“喂,轻松,”小松终于忍受不了车里的尴尬气氛,他清了清嗓子,向身旁坐着的弟弟搭话,“这么久没见过面了,你就没有什么想和哥哥我说的吗?”

“……小松哥哥,你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好,没问题。”小松向轻松那边靠近了些,示意他将头枕在自己肩上。“你睡吧,离下车还有一段时间。”

轻松“嗯”了一声,轻轻地靠上去。

这时车拐过弯,向灯火越发疏落的乡间驶去,自然也就颠簸起来。小松僵直着背脊坐在后座上,很小心地让自己保持相对静止——随着车的起伏,轻松的发梢不断地扎着他的脖颈,让他感到有些不适。

他一定是累坏了——小松想着,偏过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弟弟。轻松安静地靠在小松肩上,纤长洁白的手指捏着一副眼镜。虽然是同一张脸没错,但果然还是不一样……回过神时,小松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知何时带上了温柔的笑容。

“因为我是哥哥嘛。”他喃喃自语。

 

 

 

(2)

和分别了十多年的兄弟重新开始共同生活,这对于小松和轻松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在各自的十多年里变化巨大,无论是性格还是身份:适应这种变化之前的时间注定会相当尴尬。事实上,在动身前去机场前,小松就已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轻松,拿一下汤勺。”

“哦。”

小松默不作声接过汤勺,事情进展似乎比他预料中好得多。

十多年海外生活对轻松产生的影响是显著的。正如小松设想的那样,他将面对一个身为牛津毕业生、几乎跻身社会精英之列的弟弟——但并不只那样,在戴着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轻松身上,他仍能看到记忆中那个恶劣顽童的影子。

“真是的……这就醉了啊。”

小松无奈地笑了笑、背起伏在桌边不省人事的轻松,小心地放在卧室的床上。

“小松……小松。”轻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盯了小松一会儿,带着醉意傻笑起来。“是你啊。”

“嗯,是我。”

小松眨眨眼睛,突然意识到刚才轻松并没有喊他“哥哥”——而是直呼名字,就像小时候一样。

时间不早了。小松关掉灯,从另一边爬上床。

“小松,我们明天去哪里玩呢?”在床头灯柔和的橘色光线中,小松看着那个平时一脸认真的弟弟笑得无比灿烂,他一恍惚,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多年前——

对啊,那时候的轻松和小松,确实曾经是这么要好的关系啊。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间,该睡觉了。”

转过床头灯的旋钮,房间陷入了漆黑。小松只能勉强辨认出对面轻松的面庞,而且实话说,他自己也喝了很多,脑子这时慢慢变得迟钝起来——“晚安。”对弟弟道过晚安之后,小松阖上眼睛,很快地坠入了梦乡。

 

再度睁眼已近正午,大概是由于喝过酒就睡下的缘故,小松有些头痛,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轻松坐在床边,一脸的不悦。

小松知道轻松为什么生气。他裹着被子挪过去,赔着笑脸给弟弟道歉:“昨晚是我不对,毕竟哥哥我怎么知道你酒量这么差嘛……”

“那你现在知道了。行了快点起床,难道你想把整个上午都耗在被子里?”轻松垂下眼睑,重新戴好眼镜。阳光下他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小松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晃了晃头,暗暗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

“我这就起来。”小松笑了笑,坐起身来。

轻松点点头,站起身朝房间门走去。“你快点啊,我去把早饭加热一下。”


评论
热度(6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