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入戏#5-6

OSCR,黑手党paro,OOC


前文戳→1-2   3-4


第六节写到后面有点放飞自我,就当是弥补之前字数不足的几节吧




(5)

深色皮鞋在沙地上踱来踱去,似乎很是不耐烦。从款式和大小来看,这显然是一双男士皮鞋,何况不断还有烟灰落在一旁的地面上,看来是个男人没错了。

轻松蜷在滑梯下狭小的空腔里,额角因紧张而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旁边的小松看起来倒是很悠闲自在,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外面,甚至还似乎心情大好地微笑了起来。轻松皱起眉,把目光移回深色皮鞋上面。

光线越来越昏暗。那双皮鞋从一开始的轮廓分明,到渐渐模糊,以至几乎不能将它与后面的背景色区分开来;洒在沙地上的阳光也逐渐由金黄变作橘红、深红。轻松看了一眼手表,在比外面更加黑暗的滑梯底部,他只能勉强辨认出指针大概的位置。抬起头,他看到小松的目光,伸出手比了个数字七。

小松点点头,转过去继续盯着越来越难以辨认的那双皮鞋。

 

已经一个小时了。轻松蹲得腿麻,又不敢动弹,只能咬紧了牙忍着。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了动静。

天色已经很暗,隐约能看见另一双皮鞋出现在沙地上。

仍然是深色的男士皮鞋。

小松的悠闲神色瞬间消失,他屏住了气,双眼死死盯着外面,试图从昏暗的环境中辨别出更多有关来者的信息——当然,他失败了。

“货呢?”一个男声低低地问。

“那还用说,当然是带来了。”另一个沙哑些的声音回答道。

随后是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

沙地“沙沙”地响起来了。借着一点点余晖,轻松看见,那两双皮鞋急匆匆地朝着两个方向去了。“走吧,该回去了。”小松推了他一把,低声说。

“不,现在还不安全。”轻松瞪他一眼。

“没关系的,这些人在交易完毕之后都会尽快离开现场。”小松又换上了自在的神情,“滞留越久,就越可能被发现。”

“再等几分钟吧,我还是不大放心。”

当松野家的兄弟爬出滑梯底部时,天已完全黑了。轻松连活动一下酸痛的脚腕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小松拽着,从一个很隐秘的小门钻了出去。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做了这些功课。”

小松没回答。直到出租屋的门在身后关上,他筋疲力尽地在双人床上重重躺下来。

“出发之前我就从赌马场的小混混们那里听说过,这个县有一个代号叫‘阿智’的男人,从他那里可以买到毒品。”

“但是你怎么知道地点的呢?”

“别着急,坐下听我慢慢说嘛。”小松拉着弟弟的手,要他和自己一起坐在床边,“这里按道理说是松野家的势力范围没错,但是我了解到,组织里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也就是说——”

“这个阿智,光明正大地在我们的地盘上抢生意?”

“没错。在等支部长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打着电话从旁边匆匆走过,念叨着‘七点’‘游乐园滑梯’‘取货’之类的话。料想也是个新手,居然连说这些的时候要用黑话都不知道。”

“所以你就故意在之前藏在那里?”

“本来也只是想试试运气,没想到真的被我碰中了。”小松耸了耸肩,“我可不擅长规划行动,所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就全靠你了。”

 

 

 

(6)

“他的背景如何?”

“不知道。”小松无奈地摊开手,“没有证据能说明他隶属于某个集团,也许他只是个独来独往的家伙。”

“这可不是该说‘也许’的时候……我们应当小心才是。越小心越好。”

“那是自然。”

“嘿,”小松突然绕到沉思着的轻松背后,“你知道哪里是获取消息最快的地方吗?”

 

“……昨天还在游乐园,今天就到了地下赌马场,听起来好像一夜间长大了二十岁。”

轻松捂着鼻子,对小松窃窃私语——他讨厌这里的气味,无论是廉价香水还是香烟,都无比令人生厌。

“别嫌弃得那么明显嘛。”小松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要装出很习惯这里的样子才行。”

“就算你这么说……”

轻松努力不让自己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他痛苦地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时,小松已经很得心应手地与陌生人攀谈起来。

“啊呀我说这位小哥,看你的表情,似乎是赢了不少啊?”小松摩挲着双手,表情也是嬉皮笑脸的,果真像极了那种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市井与猥琐气息的小人物。

“还好吧,这次赢得比平时都要多,所以才这么高兴嘛。”

“好厉害——大概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倒霉的人了吧,每次进来都是输得精光,不甘心啊——”

明明你赔率一向很低的好吗,轻松腹诽道。

而且讲道理,这种撒娇一样的语气是什么情况啊?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去和赌马场里的陌生男人撒娇的吧?

“运气这种东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说起来……之前没见过你啊。是新来此地?”

“是是,昨天才和兄弟搬来这里的。一直都没有稳定工作……反正在哪里都一样混日子,想着能打份零工养活自己就很不错了。”小松突然一副很深情的样子,“之前在家里是neet来着,每天都被父母催促‘快去找工作’,虽然听着是很烦啦,但是仔细想想,父亲母亲也是为我们好。这次把我们赶出来谋生也一定是这样吧,说真的,我可是一点不怪罪他们。”

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家里蹲的内心活动啊?轻松隐约觉得自己该吐槽些什么,但一时间槽点太多,反而不知道要从何开始了。

说起来……小松还真的是说谎也面不红心不跳的那种人啊。

当天晚上,轻松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松野家的六子全都变成了废柴家里蹲,有的大脑不太正常如十四松,有的就是很想让人给他一拳如空松,有的靠卖萌和野心度日如椴松,有的又颓废又懒又S又M如一松,有的沉迷赌博心智堪比小学生如小松。

然后轻松就被吓醒了。

还是半夜,一片黑暗中轻松坐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出了好多汗。他惊恐地摇醒旁边还睡着的小松。

“这是哪里?你是谁?”

“阿轻你是笨蛋吗……你现在在小县城里的出租屋的双人床上,我是你哥哥小松,我们正在外出完成任务的途中……不对,等等。”小松突然睁开眼睛,忧心忡忡地看着对面的轻松。“你谁啊?突然问这些,你是穿越来的吗?”

“不,怎么会有穿越这种事……我做了个噩梦,梦到大家都变成了废柴neet——不仅你我,是六个人全都变成了那样的社会垃圾——实在是太震惊了,吓醒过来之后还在想着‘这到底是哪边的世界’,所以才会问你。”轻松打了个哈欠,翻过身去。

“抱歉吵醒你,接着睡吧。晚安。”

虽然本来就是想要和弟弟处好关系,但是总觉得,事情发展的方向好像和预期中又不太一样——小松带着这样的疑惑,又沉沉睡去了。




【说明一下……并不是看不起原作的NEET设,而是从身为精英的集团未来领导层的松野轻松的角度看来,兄弟六个都是无所事事的NEET这种事,确实相当可怕……】

【还有就是关于为什么会有轻松S小松(等等这句话怎么有股杰尼斯味)这样的谜之反转……我是觉得既然轻松的设定就是有和长男一样的人渣属性,那么偶尔小恶魔一下不是也很有道理吗 说白了就是OOC 】

【我本来记得自己是想写一次严肃的文风来着 所以我都干了些什么】

评论
热度(30)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