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入戏#13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重制版,之前那个没写完就脑子一热发了真是抱歉

这里只有因为作者懒得起名凑巧重名的伪·山组和ARS的山组无关

以后每一p大概都会是这样的2000左右长度




(13)

“假期过得怎样?”

听到开门的声音,樱井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他抬起头,视线从上方越过电脑的显示器、投向门口的两人。“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在夏天去热海……”

“啊啊,相当愉快。”小松一边把箱子提起来、使它能够越过门口的门槛,一边仰着脸,神采奕奕地回答道。

“是,从表情就能看出来了。”

似乎也被这种快乐的情绪所感染,樱井不由得笑了起来。“对了……我有个好消息,你们想听吗?”

 

 

 

作为赤塚组未来的核心,财团将来的希望,从十岁起,松野家的六兄弟就被强行带离,分别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进行单独培养。

也就是说,从那时开始,松野六子就再也没正儿八经聚在一起过。

“卧槽你神经病啊?”

小松几乎是一路蹦哒着回了房间,哼着听不出曲调的曲子、严重跑调却不自知。他一边叫嚷着“阳光这么好拉着窗帘真是可惜了”,一边“咻——”地扯开窗帘,招致了本来还在安稳睡着午觉的轻松的怒骂以及投掷攻击。凭着灵活的动作和快速反应,他躲开了所有的那些枕头靠垫抱枕,同时没心没肺地对坐在床上的轻松做了个鬼脸。

“你还不知道吧?正月的时候,他们四个也会回来过年耶!”

轻松因怒气而紧皱的眉头瞬间松开了。他睁大了眼睛,抓着另一个准备投向小松的靠垫的双手也停在了半空中。“你……你说什么?”

“我说,今年的正月,六个人就又能聚在一起过年了——樱井君告诉我的。”

小松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弯下腰、捡起散落一地的枕头靠垫抱枕,一个一个地扔了回去。

“怎样——是不是超级高兴啊?”

“那当然……但是。”

“但是什么?”

“小松哥哥。你有没有注意过一件事?”

“嗯?”

“一直以来,你对那个樱井的称呼,从樱井先生,到樱井君……”轻松微微偏过头,“即使到现在,即使我们和他已经算是很熟悉了,你也不过是叫他‘樱井君’罢了。”

“……所以?”

“所以,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啊?”

小松一下子愣住了。

 

 

 

犹豫着,鼠标光标最终还是移上了文档右上角的红叉。文件夹列表里,带着代表刚刚点开过的虚线边框的,已经是排序倒数第二的文件了。

樱井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一眼挂表——凌晨一点三十七。

从九点开始到现在,他翻过了二十八个文件夹,在百千次的希望落空之后,他已经不敢抱有什么希望了。困得要死,头脑昏昏沉沉,手边马克杯里的速溶咖啡还剩一半,他拿起来抿了一口,那液体已经凉透了,香气散尽,剩下的只是苦涩。

还有最后一个文件。

事到如今,如果不把所有的文件翻过一遍,樱井知道按自己的性格,绝不可能容许功亏一篑的事情发生。

以“把这个打开看过一遍就去睡觉”的心态,樱井把鼠标光标移向了最后的文件。

双击,打开。

樱井顿时睡意全无。

文档上的,在名字“阿智”旁边的,赫然是他最熟悉的那张脸。

 

 

 

“说白了,虽然认识好几年了,你这不还是相当于对他一无所知吗。”

“你不也一样完全不了解他吗?那个人一贯就是这么神秘……”

“完全不一样好吧?我才回到这边多久啊?你可是一直一——直住在这里的啊?”

忙完查文件的事情之后,樱井很快地睡着了。他做了梦,在梦里,不出意料的,见到了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他梦中的人。梦的内容不好不坏,不过是那些苦乐参半的往事,只是慢慢地,他似乎听到背景有些噪音。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你越想注意或者越想把什么抹去的时候,它的存在就会变得愈发清晰。

当樱井终于能辨识出噪音来自走廊另一头的房间时,他眨了眨眼,面对的已经是灰白的天花板。他看了一眼时间。

不行,不能再纵容他们这样下去了。

——何况不管怎么说,一大早就听到有人在热火朝天地议论着有关自己的事,确实很让人不爽。樱井翻下床、直奔松野家兄弟的房间而去,这次,在把手放上门把手之前,他没有过多犹豫。

“好吵啊你们。”

 

 

 

“哇吓死我了……”

“根本还是因为你声音太大吧?”

小松叹了口气,一拳打在柔软的被子上。

“咱俩吵下去也没什么意义,现在的问题是,樱井他到底听见那些没有?”

“可能听见了吧。”轻松耸了耸肩,“就算要吵架、现在也没可能了,樱井那副恶魔般的表情我真是第一次见……”

“可能听见了?”

“但是他也没就此表态。”

“好——!那就是没听见!”

“不等等白痴长男你下什么结论……”

等轻松回过头、想要对小松的判断发表意见的时候,某未来的集团核心松野家长男已经很是放松地倒在了床上。

“你这又是放松什么啊?!小学生啊?!说到底樱井对我们的议论有没有表态根本不能证明他听到或者没听到那些吧他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心机现在关键是如果被他知道我们在怀疑他的身份也许我们会因此遭——”

“停,停。”

小松伸出一只手指,温柔地覆在轻松唇上。

“焦虑也没有用的,反正以后肯定要调查关于他的事,所以现在先别考虑这个了吧?”

轻松心中突然涌起了莫名的安定感。他点点头,虽然还想做出不服气的样子,身体却先一步诚实地微笑起来。


评论
热度(16)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