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入戏#15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分析至此,不单是整体的方向,甚至接下来该做什么似乎也已经确定下来。

等等。会不会太轻而易举了点?轻松心里有些疑虑,按照他的直觉和经验,事情本不该这么简单。而且说起来,做事的时候要多小心些,这难道不该是从事情报工作的常识吗?可是看看小松,不但丝毫表现不出疑惑和怀疑,那副因为工作取得突破的兴高采烈的样子,怎么看都无比真实,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对,轻松一开始还安慰自己“小松哥哥可能只是装作高兴的样子掩人耳目”,后来他才明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小松就只是发自内心的兴奋罢了。

当然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小松总是这样,吊儿郎当,对什么都认真不起来,即使旁人——例如轻松——已经急到要死,他也还是悠闲地走出家门、在赌马场和游戏厅的大门之间兜兜转转。自始至终都是如此。

“啊呀阿轻你那么紧张干啥,事情已经掌握到这个程度了,不应该高兴一点才对吗?”

“正因为已经掌握到这个程度了,才应该更加小心谨慎确保万无一失吧?!”轻松感觉自己已经气到下一秒就会爆炸,他干脆转过身去,不去看小松的脸,“平时那种自己都没什么把握的冒险行动也就算了,这次难得有了这样绝佳的机会,就不能再认真一点?!”

轻松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等他从怒气中回过神来,才发现似乎有些太安静了,安静到显得异常——他有些慌了,小心翼翼地回转过头看向小松的方向。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进入他视线的不是气到脸黑、急于和他理论或者直接打一架的小松,而是满眼温柔、有些无奈地微笑着的小松。

“别生气了,我知道你很紧张。”小松走过来,讨好似的抱住他的恋人,“但是,阿轻,听我说,以现在的局面,你越是紧张,越容易把事情搞砸……我们面对的可是樱井啊,那个像老狐狸一样精明敏锐的樱井,你还记得吧?”

轻松沉默,只是慢慢地点了点头。

 

 

 

“怎么办,要不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我看还是算了吧,那四个人,哪一个都不是正常人。”轻松回忆起他们对其他人公开关系的那个夜晚,本以为免不了会收到几声惊叹和质疑,事实却是一片敷衍的“哦”声,其间还夹杂着一松低沉的“去死吧现充”。

大概从那一刻起,轻松对自家几个兄弟的唯一一点期望也破灭了。

“也对啊。”小松低下头,一只手不住地摩挲着那张不知他如何搞到手的相纸。“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分工,我们既然已经确定是负责情报工作,就应该自己担当好自己的责任才对。”

轻松盯着那张相纸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有什么想法划过了他的脑海。

“对了!小松哥哥,我知道了。”

“啊?”

“你那张相纸是怎么搞来的?”

“这个啊,”小松捏着相纸的手微微抬高了些,“这个是我委托我在组织当小职员的朋友弄来的……哦,哦。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

“既然能拜托他帮你拿到相片,就说明你对他还是很信任的吧?”

小松笑了起来。

 

“那个OL叫芥川彩,32岁,在一家会社做文职工作——喏,就在相片背景里那栋大厦的十一层。”

大概是为了防止被他人听去,小松的声音很低。“她学历很高,家世也好,总不该是一个普通的OL……可我甚至连她们会社的人都派人暗地里问过了,仍然不知道她具体的职位是什么。”

“唔……这确实很可疑。”轻松目不转睛地盯着从门缝透入的走廊里的亮光,他已经把声音压到了不能再低的程度,可是直到走廊的灯光熄灭,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翻过身,长时间盯着亮光的双眼一时间还不能适应室内的黑暗,他用了很久才看清对面的小松的脸——微笑着、一直注视着他的脸。

轻松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你盯着我看什么?”

“不,没什么。”小松刚一开口,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他忍着笑继续说道,“就只是觉得你很好看。”

“什么啊……明明是同一张脸。你还真是自恋啊。”

“不不不,不一样的。”小松笑着,看了一眼床头摆着的电子钟。“时间很晚了——换句话说,其他人大概都已经睡了。”

“你什么意思?”

“要做吗?”

我还能拿他怎么办呢——轻松无奈地这么想着,朝小松那边挪了挪,不出他所料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给了对方一个带着薄荷味牙膏香气的吻,闭上了眼睛。

 

 

 

新年假期之后是什么,六个人对此都心知肚明。并非儿戏,也不是演习,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谁都期待着它,谁也都害怕着它。

大概正因如此,这个新年变得格外怪异。六胞胎里有三个从小在海外留学,传统新年的习俗本就已经不太记得了,再加上大战在即的不安和焦虑……

终于樱井坐不住了。在又一次陷入沉默的宴席上,他猛地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大喊:

“你们这算什么啊!好不容易才能再度团聚,怎么却是这种气氛!不就是因为新年之后有任务要做吗!你们现在的状态,叫我怎么敢把任务托付给你们?!”

完了,完了,一直以来大家刻意不去提的房间里的大象,这时候一甩鼻子,开始在房间里踱步了。气氛越发尴尬起来,谁都不敢说话,自然唯一的结局只能是良久的沉默。

樱井叹了口气,重新坐下。


评论
热度(2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