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世界上唯一的鹤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给自己的一周年(?)贺【详见之前发的某篇不明所以的东西

这个鹤极度OOC,OOC到五条国永都不认识(wtf

有些剧情是真实发生过的,有些则没有【毕竟我怎么可能锻出第二个鹤球呢

OOC程度:挡住名字看不出是谁的程度

看了以上说明并确保能接受的话↓

 

 

 

时为24世纪。

时间溯行军穿行于时间长河之中,他们往往现身于重大事件发生之前,企图干涉时人、颠覆历史——而一旦历史重写,当今人类的一切都将受到威胁。

为了保护历史,时之政府紧急召集了一批来自21世纪的少年少女,授予他们审神者之职,赋予他们锻造刀剑、召唤付丧神的能力,命令他们组建队伍与时间溯行军抗衡。

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于是时之政府大量复制了已有的付丧神,以确保每一位在职的审神者都能组建出拥有可观战力的阵容——

也就是说,所有的付丧神,都不过只是量产的复制品罢了。

——当然这些,鹤丸国永早就知道了。

 

 

 

鹤丸是在早春时节的一个傍晚来到本丸的。

这里的审神者刚刚就任还没多久,本丸里冷冷清清。少女牵着鹤丸的手兴奋地说个不停,突然抬手一看表,大叫一声“啊呀不行我晚自习要迟到了”就冲出了本丸的大门。

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鹤丸:???

旁边的加州清光耸耸肩,表示自己虽是近侍但也不过刚到这里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所以,这里只有我们三啊不是四把刀是吗???”

鹤丸隐隐约约想起之前无意间听到时之政府的人在商量事情,好像是准备招收更广范围的审神者就任,并且考虑到新任审神者实力有限,决定无偿为他们提供几位付丧神作为本丸的基础,什么的。

但是难道不是说好了让三日月和小狐丸去吗?为什么他鹤丸也被派来了啊??而且三日月呢???

后来他终于明白,时之政府的人又改主意了,从这个春天开始,因为这个而莫名其妙降低身价的不再是老头子三日月,而是他了。

“别灰心啊,虽然是点击即送老实讲我还挺开心的因为真的一直都挺想见你……”看鹤丸脸色不太对,少女手足无措地拼命安慰着白发的付丧神,“我超喜欢你啊真的没骗你甚至我当审神者都是因为你……”

“不我明白的……你不用安慰我了说真的我能接受的……”

如果说“点击即送”是鹤丸在这个本丸受到的第一个惊吓,那么审神者凌晨三点不睡觉就是他受到的第二个惊吓。好容易陪着审神者一直胡闹到她回去睡觉,鹤丸和清光在最中央的房间里睡下——因为是“我最喜欢的两把刀”,审神者这样解释道。

“那个……鹤丸先生。”

“什么?”鹤丸强撑睡意,含糊地回答道。

“刚才,主上给了您三个银球对吧。”

清光翻了个身,大概也是因为困到不行的缘故,声音黏糊糊的。“鹤丸先生不是近侍所以不知道,三个银球虽听起来寒酸,但已经是主上刀装箱子里目前最好的东西了——她真的很喜欢您啊。”连我这个近侍都只有一个银球和一个绿球呢,清光腹诽道。

“但是她也很喜欢加州啊——你看她创建本丸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就选了你当近侍啊。”

清光沉默了一会儿。鹤丸听到他把被子拉了起来,窸窸窣窣地,听起来像是用被子蒙住了脸。

“晚安,鹤丸先生。”

 

 

 

“主上还不回来吗……明明都已经中午了……”

在本丸门口徘徊许久的狮子王有些泄气了,一个接一个地踢飞地上的石子,一边小声地发着牢骚。

“哈哈哈她就是这样的。不用等了,她昨天又是在本丸待到凌晨才回去休息,今天怕是要到下午才过来呢。”

还有些事鹤丸并没有说,比如审神者每周只有三天会到本丸来,比如审神者喜欢在金曜日和土曜日——在审神者的国家好像是叫星期五和星期六——的晚上熬夜到很晚、每每把刀们折腾得苦不堪言,比如审神者在她的时空有一个超级脏乱的房间……

在这里生活有一段时间了,鹤丸一开始还会因为“审神者已经好几天没回本丸来了”感到忧虑,后来有次他无意间弄破了某扇怎么都推不开的门——后来他意识到那好像应该算作一堵不像墙的墙——上面的糊纸,惊讶地发现透过破洞可以观察到那一个时空中的、真实的审神者。

在她的时空中,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学校,有时会困倦到直接倒在书桌上睡着,回家之后也总是埋头在台灯下……等等。

鹤丸本来已经很心疼审神者了,突然,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少女的书架上,摆着一个鹤丸国永的亚克力立牌。

……而且她还很孩子气地给那个立牌裹上了餐巾纸做的披风。

再一看台灯下的少女,敢情你根本就没在学习啊?!这手机界面……好像是叫哔哩哔哩吧?一边看视频一边“嘿嘿嘿我们鹤好帅我要窒息了”的变态是谁啊??是谁啊???

鹤丸感觉快要窒息的该是自己才对。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在本丸人模人样的审神者——啊不对,她在本丸也没怎么正经啊。

……这样反而觉得有趣起来了呢。

想到这些,鹤丸摇摇头,微笑起来。

“诶对了——狮子王啊。”

“怎么?”

“趁主上还没回来——要不要布置一下,给她一个恶作剧什么的?”

 

 

 

本丸的成员慢慢多起来了,热闹起来了,庭院里挂着的铃铛也从可怜兮兮的几个变成了一大串,风过时铃铛的清脆响声和庭院里短刀们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多么温暖惬意,惬意到几乎让人忘记自己是因为怎样的使命来到这里。

鹤丸坐在台阶上,笑着看藤四郎家的孩子们打闹说笑。他突然想给这群小孩子一个惊吓,但也只是想想,并没有付诸实践——他虽然喜欢恶作剧,但要把吓哭的小孩哄到破涕为笑可是很麻烦的,何况明明还有这么多打刀和太刀在本丸里,捉弄他们就很好玩了,何苦再去招惹小孩子呢。

于是鹤丸站起来,朝着那边畑当番刚结束、站在田地里聊天的清光和安定走去。

“哟,是鹤丸啊。”不巧却碰到了刚刚回到本丸来的审神者,她笑着打了个招呼,“怎么……你是想去捉弄他们两个吗?”

被轻易看穿了自己的想法,鹤丸有些不爽。

“不过呢……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安定是大魔王你也知道的。”少女一只手扯着鹤丸的衣角,笑得人畜无害,“与其去打扰小两口卿卿我我捉弄他们,时间不早了,带上队跟我去挖地出阵好不好啊?”

“……你刚才说的话我可全都听见了喔。”鹤丸叹了一口气,“正好说到出阵,我今天搓了个金球——”

他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颗亮灿灿的金球,少女伸手接过的一瞬间,金球猛然裂开,弹出一大把亮片彩带,糊了少女一脸。“鹤丸国永……!”

“哈哈哈哈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

负责出阵的还是等级最高战力最强的一号队,鹤丸站在时空转换器旁清点人数才发现,一号队里只有清光而没有安定。他想起来,前不久审神者重新分队的时候,把安定分到专门负责远征的二号队里去了。

说好的不要打扰小两口卿卿我我……鹤丸无奈地想,果然最大魔王的不是安定,而是自家主上才对吧。他伸手按下转换器的按钮,一阵强光,众人站在了阴暗潮湿的大阪城地下。

果然是要挖地啊。

转过身看一眼身旁的审神者,少女捧着手机、不住敲击着屏幕,似乎是在和友人聊天的样子。

“小心一点,我们现在已经是在战场上了。”

“诶呀没关系的,反正鹤桑会保护我的对不对啊——”

还真是神经大条啊。鹤丸没打算吐槽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神奇的称呼,侧身将首次随军出阵的少女护在身后,同时指挥着自己的队员们,做好迎敌的准备。

“我在你后面喔?”一记斩杀后敌人不甘心地嚎叫着化作黑雾散去,鹤丸收起刀拍拍衣上灰尘,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敌刀受伤时不会流血弄脏自己的白衣。回过头,鹤丸发现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少女居然还在飞快地打着字。

「天啊我跟你讲我们家鹤在战场上苏到爆炸又帅又强简直完美qwq」

「可是他总是不带我进物资点……我都要穷死了qwq」

啊呀,这可真是十足的惊吓啊。鹤丸笑起来,转过头面向前方,带上队朝向一定会发现小判箱的那条岔路走去。

“不错嘛,这样小小的惊喜——”

故意做出惊奇的语气这样喊道,不出所料,少女惊叫一声便开心地笑着扑进了鹤丸的怀里。“鹤桑你最好了我超爱你的!”

为了她故意创造出的“惊喜”,好像也不坏啊。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个鹤丸国永,对于这一点,鹤丸是很清楚地知道的。

他当然也知道,在这个本丸里的鹤丸国永,是他还是其他的哪一个,对于审神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说,一个审神者可以有很多个鹤丸国永,但对于每一个鹤丸国永,却只能有一个审神者。

还真是不公平啊。

一如平常,鹤丸又扒在本丸的某个墙角,透过纸上的小洞观察那一个时空中的审神者。

少女果然还是在抱着手机看视频。视频很有趣,大致是某一个本丸里的鹤丸又在聚众翘内番尬舞搞事情,甚至相当于被视频作者黑了一把的鹤丸都觉得很有趣。少女在手机前努力地憋着笑,眼泪都要出来了。

弹幕里不断有人说一想到自己家好几个鹤丸就觉得很慌。

“慌什么啊,我还巴不得自己有好几个鹤丸呢。”

少女只是无心地这样反驳一句,殊不知,纸洞那一边的鹤丸才是彻底慌了。

鹤丸从墙角起来,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就回伊达组的房间里去了。

“怎么了吗鹤桑?”

烛台切发觉鹤丸一直盯着天花板,他瞅了一眼旁边好像已经睡着的大俱利,小声问道。“睡不着吗?”

啊啊,终于明白审神者那个谜一样的称呼方式是和谁学来的了。

“是啊……在想事情。主上的事情。”

“主上怎么了吗?”

“她说她希望本丸里能多几个鹤丸……”

烛台切沉默一会儿,低声地笑起来。“那不是很好吗,她真的很喜欢你啊。”

和第一夜清光说的一样……啊。

“我不怀疑她喜欢我,但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我,她喜欢的是哪一个……或者她根本不在乎是哪一个……”

“怎么,一直游戏人间对什么都不当回事的鹤桑,却还是因为现在的主上——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而感到在意了吗。”

“也许是吧……。”鹤丸越想越烦,索性闭上了眼睛。“我要睡了,晚安,光坊。”

 

 

 

同样的相貌身形,同样的性格,同样的记忆,同样的声音。

唯一不同的,只是从属于哪一位审神者,仅此而已。

鹤丸不止一次质疑,他究竟能否算作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数以千万计的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复制品,或许,就算现在的他突然死去、换另一个鹤丸国永来追随主上,她也不会发觉到异样吧。

那么既然如此,为何又要赋予他自己的意识、自己的感情呢?

锻刀室的刀匠锻出本丸第二个鹤丸国永那天,整个本丸都听得到审神者激动的尖叫声。狂喜之余,少女突然发觉,今天的本丸有些安静过头了——是缺少什么了吗?

不,异常的不是缺少什么,而是什么都没有缺少。烛台切的厨房里没有少哪怕一棵青菜,田地里所有的蔬菜都长势良好,青江的金球没有消失,山姥切的床单披风也没有莫名出现在树枝上。一切都正常,一切都井然有序,但少女越想越不对。

平时……平时的本丸,好像没这么平和吧。

那么是哪里不对呢……

少女突然浑身一震。她扔下手里的委托符,疯了一般地冲出锻刀室,直直向着伊达组的房间奔去。

本该蹲着中二少年大俱利的阴暗的角落里,一抹纯白格外刺目。

“……鹤桑。”

少女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鹤丸没有抬起头,只是又向角落里缩了缩。

“没关系的……我能接受的……”他的声音比平日沙哑了很多,“你不是说过吗……说过希望这个本丸里有好几个‘我’……”

一阵沉默,然后是渐渐离开的脚步声。

……果然还是这样的结局啊。

“那个——长腿部啊不对长谷部——麻烦你把刚才来的那只鹤送回时之政府吧,虽然对他感到很抱歉,但是这里不是最需要他的地方。”

什么???

鹤丸猛地抬起了头。

“哈哈哈~被我吓到了吗。”少女微笑着蹲下来,伸手抹去鹤丸脸上的泪水,“平时总是被你吓,这次,居然换我来吓你了啊。”

“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个鹤丸国永没错,但是对我来说,鹤桑可是只有你一个喔。”

“那个陪我走过新手期的鹤桑,那个因为我说了想要小判而专门绕路去物资点的鹤桑,那个纵使已经困到不行也还是陪着我熬到凌晨的鹤桑,那个总是给我制造惊喜的鹤桑……怎么可能是其他人能轻易取代的呢。”

“啊对了——有一点忘记说了。”

“我最最最喜欢鹤桑了。”

愣了一阵,鹤丸笑起来,抱紧了面前的少女。

“啊呀~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呢。”

 

 

 

 

又是审神者不在的一天。

一如既往,鹤丸扒在本丸某个墙角,眼睛盯着那个年久失修居然也没人管一管的破洞。

「诶诶你也是鹤沼沼民啊!你站哪对cp,鹤一期还是三日鹤?」

鹤丸看到少女笑了笑,手指在屏幕上灵巧地移动着,打下一行字发送出去。

「都一般吧,我其实是站鹤婶的。」

果然会变成这样啊。鹤丸也笑起来,站起身,向庭院里走去。

明天下午大约六时,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少女就又要结束一周的辛劳,回到本丸来了。

该给她准备怎样的惊喜才好呢?


评论(4)
热度(38)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