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我家的鹤丸好像变成了一只鹤

第一人称,放飞自我的脑洞产物,欢脱恶搞向,OOC

其实只是用来投喂自己的

cp鹤婶,这家的婶是一个身材很好但总是自称肥宅的少女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搞事!搞事!搞事!

 

 

 

在一个寻常的春日的早晨……不,并不是早晨。大概没有哪一个我欲修仙快乐齐天沉迷网络熬夜爆肝的肥宅审神能在早晨起床,也许有,反正我不能。

总而言之,当我在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的近午时分醒来,睡眼惺忪拉开卧室的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鹅。

是的,神气十足站在我卧室门前的,一只除尾羽和翅末端以外通体雪白的,大白鹅。

我当时就拉上了门。

怕是昨晚修仙过度走火入魔了。

说起来我还是挺畏惧鹅这种生物的,长得白白净净人畜无害,实际上……哦。

并且论体力,我大概真的跑不过一只鹅。真的。

抱着被鹅追咬致死的英勇就义的悲壮感,我把手重新放在了门上。

不要干就是怂不要怂就是干!

我手有些抖。好不容易开了门,那鹅还站在原处,见我打开了门,它朝我这边走了一步,吓得我魂飞魄散。

鹅看了我一眼,满眼的得意。

不行。我不能输在气势上。我装出了两倍于鹅的凶狠,回瞪过去。

也许我本来是要走出卧室的,本来是要去问烛台切讨点心吃的,本来是要出个阵再安排个远征的,本来还想去趟锻刀室的……不过这些,都被我抛在了脑后。

我的对手只有一个,就是这只拦在我卧室门前的鹅。

就在我与鹅僵持之际,旁边的一期大概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开了口。

“我说,主殿啊。”

“什么?”

“您总不能一直这么站在门前吧。”一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鹅,满眼的谜之笑意。“该怎么说呢……您也真是喜欢胡闹啊。”

我有点恍惚了,我总觉得一期说后半句话的时候没在看我,他看的好像是那只鹅。

“一期。”

“是?”

“咱这穷酸本丸里……哪来的这么大一只鹅啊?”

“……您说什么,鹅?”平日优雅贵气的哥哥大人此时也忍俊不禁。“主殿您再好好想想……这怎么看都是只鹤吧。”

“鹤?”我看了一眼那只种属尚且存疑的大白鸟,沉住气把它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确实,这样看确实更像鹤而不像鹅,但是……

“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是鹤嘛,你想想那些丹顶鹤什么的,既然都叫丹顶鹤了,当然不可能是纯白色的啦。硬说是鹤的话,那就还需要染上一……”

不对。

有哪里不对。

完了,我怕是在这个本丸混不下去了。

感谢组织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初高中生物老师的不杀之恩。

在我沉默下来仔细思考该怎么挽回身为主公的尊严的时候,一期没有出声,那只大鸟也没有出声。

……我要尴尬而死了。

“那个……一期啊。”

“怎么了,主殿?”

“你帮我找找莺丸,看看他还在不在本丸里……准确说,是他还在不在本丸里。”

 

 

 

莺丸找到了,在被一期拽来见我之前,他正悠闲地坐着喝茶。

据一期的报告,狮子王今天也是精力充沛的阳光好少年,小狐丸和鸣狐在一起吃油豆腐,也就是说,本丸的禽兽组动物组里,只有我的近侍由于某些不明原因变成了真正的动物。

“那么,莺丸,你……你懂鸟语吗?”

听到我的问题,莺丸很明显地在忍着笑,回答道:“虽然我名叫莺丸,但我也不可能会懂鸟语啊。”

三人一鹤围在一起,这个画面不用我说,想必也是很诡异。

“不是……你们御物太刀组一起在展厅躺了那么久了,居然都没有心灵感应的吗?”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啊。”

 

 

 

在一期离开去找莺丸过来的那段时间,我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为了搞明白到底是鹤丸真的变成了鹤、还是说这只是他闲极无聊的恶作剧,我稍稍动用了灵力。不过场面十分尴尬,尤其在我收回灵力、仔细辨认了气息,意识到我面前的鸟类是鹤不是鹅、而且还是鹤丸变成的鹤的时候,我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大阪城地下五十层,然后通知一期带上队伍来挖我。

当然我做不到的,所以我只能把脸埋在胳膊肘里,假装自己不存在。

 

好像有什么东西碰了碰我的头顶。

我抬起头。眼前一片雪白,层层叠叠的,都是雪白的羽毛。

“……你可真是吓到我了。”

心情突然就放松了下来。我笑着,伸手撸了一把鹤的头顶——这时,先前积累的一点生物学知识才逐渐浮出我的脑海。普通的鹤,有着极具特点的修长的黑色颈部,而头顶通常都是不覆盖羽毛的,因此才显出鲜红色;而我面前的鹤,就像我之前描述过的那样,只有尾羽和部分飞羽呈黑色,而头顶和颈部都被柔软的白色羽毛覆盖着。

显然,这不是只一般的鹤。

这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鹤,但是还一如既往守在我卧室门口等我起床安排各种事务的,结果不幸被我当成一只鹅随后进行了长时间大眼瞪小眼的,我的近侍鹤丸国永。

 

 

 

“……主殿?您在听吗?”

糟糕,好像发呆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我吐了吐舌头,收回思绪,冷静地答复道:

“抱歉,我走神了。可以把刚才的话再复述一遍吗?”

“您最近,有做什么会让灵力波动的事吗?”

“灵……灵力波动?”

“是的。您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付丧神正是依靠您提供的灵力,才能化作人形。”

一期很认真地在向我解释这个问题,而旁边的莺丸已经在喝茶了。“……所以请主殿诚实回答这个问题,您昨晚是什么时候就寝的?”

“我……大概四点。”

“如果您不想沦落到在树上扒拉开树叶拼命找莺丸殿下的话,还请您不要再熬夜了。”

我看了一眼目光诚恳的一期,看了一眼沉迷喝茶无法自拔的莺丸,又看了一眼鹤。

“好的吧。”

我听见自己有些心虚地回答道。

 

 

 

“我引以为傲的一队的主力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只鸟,所以今天就不安排出阵和演练了。远征……我想想啊,现在先不要远征了吧,等之后再安排也不迟。”

临时充当近侍的狮子王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目光久久停留在我身旁站着的鹤身上。“那锻刀和刀装呢?主公您打算如何安排?”

我扭过头,看了看我旁边的鹤。它也看了看我。

“就这么决定了。”我说。

鹤点点头。

“等等……什么?”

“小狮子你也知道的,咱们这个坐落在大草原上一年分干湿两季降水稀少植被稀疏多为低矮灌木啊呸我好像跑题了的非洲本丸,生存处境是很艰难的。”

狮子王点点头,似懂非懂。

“所以锻刀都是130和300,刀装都是绿球黑球,这一点,我也没有办法。”

“但是,这和安排事务有什么关系吗?”

“我就实话跟你讲吧。咱本丸的金球,不管是你们用着的还是已经碎在战场上的还是箱底压着的,这里面有一多半都是鹤丸搓的。

“鹤丸是咱这个非洲本丸唯一偷渡欧洲的希望了,搓刀装三发两金,咱们家的大太刀和各种欧洲刀大多数都是他锻的,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不敢让别人去锻刀和搓刀装了。”

“但是,鹤丸先生现在这个状态可没法锻刀呀。”

“本来也想过让你去做日课,但是本丸的非洲气息实在太浓厚了,出货率近似为零,我怕你有心理负担。所以,我决定让欧洲的象征陪我去。”

“主、主公您要自己锻刀?!”

“是啊。”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手里捧的三个绿球,突然,“咔哒”一声,其中一个碎成了一摊煤渣样的东西,把我本就黑如炭的双手染得更加漆黑。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锻刀室,两个130的计时板仿佛有意要嘲笑我一样,在门前高高挂着,阳光下明晃晃的,快要刺瞎我的双眼。

好像明白了这个本丸如此非洲的原因。

大概是想安抚我,鹤稍稍靠近了些,蹭了蹭我的衣角。我把那两个幸存的绿球塞进箱子里,抖落手上的刀装碎片,转过身,很不争气地抱住鹤就嚎啕大哭。

我也不明白我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跟着我的是作为刀剑男士的鹤丸国永,而不是现在意外变成了鹤的鹤丸国永,羞耻心大概是不允许我自己做出抱着他大哭这样的行为的。

鹤丸陪伴了我很久,他看着我一点一点从初来乍到的新手成长为如今战斗和日常都游刃有余的合格审神者。

我对他其实是相当依赖的,大概还有一些仰慕,而这种复杂的情感之中究竟还掺了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了。

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这只鹤身体里寄宿着的仍是历经千年沧桑的灵魂,却还是会被外表蒙骗,不知何时起那份谨慎和顾虑消失不见,而相处方式也在不经意间悄然改变。

所以我现在,抱着鹤,哭得像个两百斤的非洲孩子。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鹤丸,他会怎样反应呢?大概会笑着说一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然后再发挥他的哄人开心技能,要么直接拽着我去陪他搞事?

鹤丸是很擅长哄人的,毕竟如果他不能尽快让那些被吓哭的小短刀破涕为笑的话,他们的哥哥可已经在提本体赶来的路上了。

但是现在的鹤丸,作为一只鹤,作为“它”而非“他”,显然也拿我没什么办法。

鹤静静地从我怀中抽出双翼,环抱着我。鸟类的体温果然是比人类高出不少,即使是隔着衣料,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那份热量,从脊背和胸口,向内传入更深的地方。

完了,更想哭了。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我坐在盛开的樱花树下,仰着头问站在树枝之间若有所思的鹤。

鹤没说话,当然,因为它说不出话。

我开始有些慌了。

从前,每次鹤丸在本丸里搞事,我都会安慰自己,至少他不是鹤他不会飞,顶多在地面上闹腾,万一他上了天,那场面不堪设想。

然后,大概是神明存心捉弄我,终于到了这一天,本丸的搞事小能手,鹤丸国永,居然会飞了。

好像有什么落了下来。我伸手拨弄一下头发,掉下来的是淡粉色的……樱花花瓣?

是的,是樱花花瓣。

大概是想让我心情好些吧,所以才营造了樱吹雪的氛围,希望通过这样做,就能让我进入到樱吹雪的元气满满的状态中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啊,我觉得我眼泪又快掉下来了。

我努力地仰起头,视线越过纷飞的花瓣,注视着上方的鹤。这样看还是很轻盈敏捷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搞事。

“机动34。”

我冲上面这样喊道。

下一秒鹤就从树上栽了下来,亏我眼疾手快接住了。我把它放回地面上的时候,它看我的眼神极尽怨念。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

鹤偏着头看着笑到瘫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我,它走过来,用细长的喙挑去我头发上的草叶。

哇怎么可以这么暖!你还是我认识的搞事鹤吗!

然后我就被啄了。

“……鹤丸国永!”

等我爬起来准备去追的时候,那杀千刀的鹤已经一拍翅膀,朝屋子的方向飞过去了。

根本追不上,虽然按理说它机动只有34。

我?我机动大概和特化前的papa差不多吧。

我拍拍衣服慢慢跟着走过去。

“一期——帮我把那只鹤按住,别让它跑了——”我看着前方那抹鲜艳的蓝绿色,大声喊道。一期点了点头,就跑了过去。

最后的赢家,当然,只能是我对吧。

我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

 

 

 

“你放心吧,我今天会早睡的。”

鹤点点头,但好像并没有从我房间里出去的意思。我叹了口气,想想让一只鹤在卧室里留宿好像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于是关了灯,拉开被子躺下。

“那我先睡了啊。”

 

虽然如此,毕竟是和自己的近侍共处一室,何况平时习惯了熬夜,我现在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我偷偷睁开眼睛。夜里那团雪白格外醒目,可能是怕离我太近会让我不自在,它缩在最远最偏僻的墙角里。

等等。它好像在看我。

黑暗中,那金黄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和它沉默着对视了良久,就像玩什么小孩子赌气的游戏一样。

“那个,我睡不着。”终于,我沉不住气了。

它没回答,当然我也没期待任何回答。它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过一阵,它闭上了眼睛。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逐渐平稳下来。

 

 

 

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仍然是一片漆黑,离天亮还差的远。

我瞅了一眼枕头边的电子钟,清清楚楚地显示着四点三十九。

昨天的这个时间,我大概才刚躺下,都还没有睡着吧。果然是习惯了熬夜和睡眠不足的生活,现在就醒来的话,也未免太早了。

我绝望地捂住了脸。

好的那么看看能不能再睡个回笼觉啥的,实在睡不着的话,那我还可……

诶?

我揉了揉眼睛。鹤丸蜷缩着坐在我房间的墙角,闭着眼,大概还睡着。他穿得很单薄,看着就很冷。

不行。这样当然不行。

我从被子里钻出来,摸索着走到柜子边。

“你醒了啊……。”

鹤丸打个哈欠,活动了几下颈椎。

“现在还很早。等等啊,我给你找床被子。”

“不用了吧。”

“不行。夜里这么冷,会感冒的。”我铺好了被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威严,“行了快点过来,你那样窝着多不舒服啊。”

鹤丸却完全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他眨眨眼,用明亮的金黄色眼睛望着我。

“谢谢你替我着想。但是我腿麻了动不了,你能过来扶我一把吗?”

 

 

 

“现在是上午十点,你还不打算起床吗?”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也有叫别人起床的一天。鹤丸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我的眼神有些怨念。

“你也同情一下我啊,我昨天可是四点就起来了,晚上又是等你睡着等到半夜,我也很累了啊。”大概是还没睡醒,他的语气很有撒娇的意味,而且带着些黏糊糊的鼻音,听起来软软的,总觉得没法忍心拽他起来。

于是我也就很自然地心软了。

“说起来……为什么你昨天会四点就醒过来啊?”

“因为你啊。”

“我?”

“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刻,你的灵力居然会发生那么剧烈的波动,作为近侍,当然会被惊醒啊。本来想赶紧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鹤。”

“之后呢?”

“之后我还是过来看了看,发现你房间的灯亮着,一个人在里面絮絮叨叨着‘寄刀片’‘谈人生’什么的。等到看着你关了灯,我去庭院里又睡了一会儿。”

我想起了四点发生的事,那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追了好久的文更新了,而且还是完结章,兴冲冲戳开看完,却被作者塞了满嘴的刀子和玻璃渣。

所以才会导致剧烈的灵力波动吗……

“等下,庭院里?”

“鸟类的羽毛御寒效果很好的,完全不会冷。只是没多久,同田贯和山伏就开始晨练了。”

“那是大概什么时候的事?”

“不知道啊。五点多?”

什么?!那两个人居然那么早就要开始晨练的吗?!我受到了惊吓。

“……那可真是辛苦你了,如果你还没休息好的话,接着睡也是可以的……”

“啊不用了,我差不多也已经睡够了。”鹤丸拉开被子坐起身来,一只手撑在被子上,另一只手很随意地拨弄着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他的领口大敞着,露出白皙的肌肤和紧实而形状美好的肌肉,我呆呆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大概是见我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有些疑惑地问我,“……怎么了吗?”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我这才回过神来。

 

哇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啊?!

我的内心波澜起伏,这下可好,连我都能感知到自己身边灵力场的波动了。

背对着我站着、正在给带子打结的鹤丸转过身,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发生,而你的灵力也剧烈地波动着?”

“呃……那个,鹤丸啊……”

“嗯?”

“……我喜欢你。”

 

 

 

场面尴尬至极。谁都没出声,鹤丸慢条斯理地系好那个结,我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是的,我就只是一时冲动,没有考虑过可能的展开,也没有任何的应对措施。说实话,我现在已经在后悔自己的贸然表白了。

鹤丸走了过来,他站在我面前不足半米的地方,伸出双手,把手掌贴在我的脸颊上。

他的手很凉,或许是我的脸很烫。

“哇,这真是十足的惊吓啊……”他小声嘟囔着,皱着眉,两手时轻时重地揉捏着我的脸颊。

喂,大兄弟,我知道我这个肥宅的脸手感很好,但你也不能这么玩啊。

“嗯。”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也喜欢你。”

“什、什么?”

“我说,我会带给你惊奇的结果的。”

“……别拿队长语音糊弄我。”

 

 

 

 

 

一、主旨概括题(20分)

【本题为不定项选择题,选对得20分,漏选得10分,多选错选均不得分。】

    本文通过记叙某个本丸中的一件小事,表达了(  )的主旨。

    A. 写文时轻易报社是不负责的行为

    B. 虐文有害健康,甜文才是王道

    C. 沉迷网文害人害己

    D. 学好外语(动物语),以备不时之需

    E. 熬夜伤肝更伤肾,规律作息保平安

    F. 作者编不出选项了

 

 

二、作者懒得编了的送分题(80分)

 

 

 

 

 

答案是BCEF喔!吓到了吗!

没有解析因为我随便挑了四个当答案【住口


评论(3)
热度(63)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