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入戏#17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假名的两个姓氏来自匹诺曹p的司空见惯世界征服

这首歌超洗脑啊!!






(17)

“这个……难道是……”

“别对着一栋楼发呆了田中先生,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乡巴佬吗。”

眼看着小松目瞪口呆地盯着面前那栋似曾相识的大楼,轻松感受到了一丝演技崩坏的危机感,在忍不住出声提醒的同时,用手肘捅了捅小松。

“不就是高楼吗,我又不是不知道……轻美酱你可真是的。”小松这才如梦方醒地回到自己的角色中去。“可这楼还真是格外高哇,只看着都觉得晕乎乎了……喂,你难道不觉得?”

“行了快走吧,你把人家的脸都丢光了。”

“喂!你倒是等等我啊!”小松追上扭头就走的轻松,讨好似的挽起他的手臂。“轻美酱也稍微体谅体谅我嘛,毕竟刚刚从郊区搬到这里来,难免会不适应啊对不对……”

“哼,说得好像人家不是刚搬来一样。”轻松别过头,本想佯装趾高气昂的样子,却不料细长的鞋跟不肯听由他的驾驭,一个重心不稳,几乎就要倒进小松的怀里。一方面是角色设定、一方面又是自己原本的性格使然,他气呼呼地推开小松扶在他腰上的手。“要不是因为在这边找下了生计,人家现在不也还是和你一样在郊区厮混吗。”

“好好好,你脚崴到没有?”

“才没有,人家哪有那么蠢的。”

或者是由于假发套太过厚重,或者是由于台词的耻力太高,或者是由于穿着糟糕的女装站在街上实在羞耻——轻松感觉自己脸上烫的要命。他拉着小松,努力忽略街上其他路人的目光,往出租屋的方向走去。

“快要到跟搬家公司约好的时间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诶诶?可是还有一段时间……”

“不要,人家现在就要回去。”

 

 

 

小松和轻松站在一旁,看着搬家公司的工人把从郊区运来的破旧家具扛进出租屋里。如果当初没有特意选择租一间毛坯房,似乎也就没有搬运家具的麻烦事——可是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很少有人能在毛坯房里动手脚、安装什么监控设备,同时就算不得不向别人解释原因,也能用“租毛坯房省钱”这样的理由草草带过。

“那么,终于是安顿下来啦!”

小松把窗帘拉起来,长舒了一口气、倒在其实并不怎么舒服的床上。

床晃动两下,发出了钢丝床特有的噪音。

“哇这可不行啊,等晚上和你做的时候它一直吵个不停,不是很影响兴致吗——”似乎是为了加强自己推论的说服力,小松故意在床上滚来滚去,床的惨叫声几乎盖过了他的声音。

轻松忍无可忍地捂住了耳朵。

“别滚了,那种事根本无所谓的吧。”

“明明很严重好吗……啊对了,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啊啊,我忘记了。”轻松踢掉差点害他崴了脚的高跟鞋,“你大概不知道穿着这双鞋有多难走……”

“是吗?我突然想试一试诶。”

轻松正在把假发摘下来,听到小松的话,他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小松哥哥。”

“嗯?怎么了?”

“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等等,你……你认真的……?”

小松穿着极羞耻的连衣裙,手里拿着那顶绿色的蘑菇头假发,坐在椅子上,绝望地看着轻松在包里翻找化妆品。他本来以为轻松只是想随便看一眼他穿女装的样子,不料对方居然认真起来,非要给他化妆不可了。

“是啊。不然呢?”轻松把粉底液拍在小松脸上,动作极尽粗暴,不知道是不是在报小松之前笑他的仇。小松被他拍得几乎痛呼起来,但碍于不能张口,只能闷哼几声以示抗议。

“什么?你说什么?觉得我力度太小?”

这个恶魔!

轻松的虹膜比兄弟们都要小,在这对眼白更多一些的眼睛里,暗藏着不得了的危险性。虽说长大之后他更擅长扮演通情达理的正常人角色,不过小松知道,一旦他决意要撕碎这层设定,另一个人格就会展露无遗——通常,他管这个人格叫“暴君”。

相对暴君而言,平日的轻松虽然也担当着吐槽役的毒舌角色,但其可怕程度几乎可以与温顺的绵羊相提并论。

那么,现在这个满怀恶意给小松化着妆的轻松,就是那位暴君吗?

“完成!”轻松用力拍了一把小松的肩膀,“把假发戴上吧。”

“阿轻啊,我怎么总觉得咱们两个的角色发生互换了啊?”

“那是当然,毕竟作者突然又想让你穿女装,角色互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小松隐约记得上次作者提起女装的时候,轻松可不是这个态度。

“你你你你这是双标!还自诩常识人,你根本只是反对不利于自己的设定吧?!”

“行了你先闭嘴,要不然作者又要抱怨爆字数了。”而且万一爆了字数、这段剧情被作者强行腰斩的话,自己岂不就失去了嘲笑小松的机会——轻松这样打算着,把假发按在小松头上。“哇这还真是ww你自己照一下镜子吧。”

听到轻松怎么都憋不住的笑声,小松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单说脸的话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是同样的脸同样的妆容,不必说旁人,连小松自己都觉难以分辨。只是身材……

小松从椅子上站起来。明明穿的是同一条裙子,身高也近似相同,却因为肌肉量的差异,此时显出了浓浓的违和。轻松穿着都觉得紧绷而短小的裙子,如今更是死死箍在小松的身上,而下摆似乎更加短了,短到让小松怀疑这究竟是不是“能穿着出门的衣服”。

“……果然我是真不适合女装啊。”

“说起角色互换……那么小松哥哥,既然你都女装了,干脆把攻受位互换了怎样啊?”

“哈哈哈哈什么阿轻你还有这种想法的吗?”

直接把轻松压倒在床上,钢丝床因为突然受力而深深地陷了下去,同时还伴随有听起来就很危险的噪音,不过似乎小松并没打算顾及那些。

“女装与否和攻受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啊,为了破除你这种老套的思想,还是让哥哥我身体力行教给你什么叫做女装攻吧。”

“那是什么猎奇的设定啊?!”

“所以说才需要……啧,是樱井的电话。”明知道电话那头很可能有正事要通知他们,但小松并没有急着按下接听,“看来,这件事只能晚上再好好教给你了。”

“首先我根本没必要知道那种东西的吧?!”

“已经安顿下来了吧。那么,田中直树和高桥轻美,你们的计划正式启动。”


评论
热度(12)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