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第200年的光与风

【极短的1200字复健产物老实说根本没想过有一天米英也会需要复健

【歌词联想吧算是,椎名p的astronauts……第一次听的时候就被虐到说不出话】

【严格来说不能算腐向,所以加了味音痴tag】

大概是很久之前吧,你带着满身香料气从遥远的土地回来,兴冲冲地给我做那里的特色菜——老实说,当时你的厨艺比现在还要糟糕,再加上第一次尝试,那晚的咖喱几乎到了难以下咽的程度。

记忆中你尝过一口之后便深深地皱起了眉,然后你放下叉子,看着餐桌对面的我。

“很难吃对吧,所以不吃完也没关系的。”

我大概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机械地把盘中物一次次吞入。我冲着你笑了起来。

“很好吃啊。”尚且年幼的我...

vivi

[cp:初恋组,独伊]

「さよならだけが,僕らの愛だ。」

“说起来……费里西,可以和我说说你的童年吗?”
“好啊。”费里西安诺眯起笑眼看着面前的德国人,“小时候的我,总是会被认成女孩子呢……”

罗/马最宠爱的小孙子,费里西安诺,有着像天使一般圣洁可爱的面容和软糯的声音。有时伊丽莎白会让他穿小裙子,那样,他比小女孩都要可爱。他还很有艺术天分,也喜欢和人交流……
于是,当男孩见到费里西安诺,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深深吸引了。
作为日耳曼血统的证明,男孩有着金色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睛。他不善表达,只是一点一滴地付出着。给喊着饿的费里西安诺偷偷准备饭食,一同绘画……但他并不知道,“那孩子”其实也是个男孩。
也许,...

アイネクライネ

[cp:米英,但文中不是很明显……所以另加了味音痴tag]

「それからずっと探してたんだ,いつか出会える,あなたの事を。」

阿尔弗雷德坐在病床边。窗外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此刻他面带忧虑,右手紧紧攥着那只苍白纤细的手。因此被脱下的黑色皮手套也就随意地扔在一旁。
没有。他还没有醒来。
亚瑟躺在床上,紧紧闭着双眼。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伤得很重,如果没有阿尔弗雷德从废墟里找到他,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糕。被找到的时候他已经半昏过去,身上满是伤痕,心口汩汩地流着鲜血——那是因为针对伦敦的空袭,阿尔弗雷德知道,并且只要空袭不结束、流血就不会停止。
他还会醒来吗?阿尔弗雷德用手支着额头,好把这晦气的念头赶出脑内。

亚...

向日葵与故事与歌

【大概是失聪米x失声英】
【海と山椒魚的歌词联想】
“能听到吗——亚蒂——”
[能听到,不用那么大声的。]亚瑟皱了皱眉,在笔记本上这样写道。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这样沟通好累啊。]
“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啊?”大概是因为觉察不出自己音量的大小,阿尔弗雷德几乎是一直在嘶喊着的,这让亚瑟有些头痛。
[是啊。说起来——我要走了。]
“……啊?一个人吗?”
[对。]笔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要很久之后才会回来……吧。]
“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亚蒂……”
[可是……]亚瑟咬着下唇,右手犹豫不决地悬在空中。过了一会儿,他下定决心似的写了起来。[可是我必须走。抱歉。]
这一年的夏天,英雄阿尔弗雷德不仅失去了他的听觉,也失去了...

平行线

【现实世界+黑桃国共存设定】

【米英only,篇幅不长所以一次性发完算了】

【现实友情向,黑桃腐向】

难得用电脑写次文让我先试试排版

(1)

一个月前,我结束了我作为高中生的最后一天。戴着滑稽的学士帽的照片现在还摆在我的床头——不用猜也知道毕业后的暑假有多无聊,当一切的狂欢和派对统统散场,留下的只有沉寂和落寞。

好像要下雨了。我坐在昏暗的客厅里,猛吸了一口从刚才开始就握在手里的冰可乐。

“阿尔弗雷德,我有时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可乐。”亚瑟——亚瑟·柯克兰,我整个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坐在我对面,他一如既往地皱起眉,凝视着我手里的、外壁还带着细小水珠的玻璃瓶。“碳...

场合练习3.病房

【国设米英】
【说白了就是摸鱼】
[不/列/颠/空/战背景]
痛……好痛。
亚瑟在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中醒来。他费了些时间才明白自己身处何处——洁白的天花板和墙壁几乎灼伤他的眼睛。浑身的伤无时无刻不在用痛感刺激着大脑,他有些难受地轻哼一声,别过头,重新闭上双眼。
“你醒了?”亚瑟能听出那个声音——毫无疑问是阿尔弗雷德,但他并不想睁开眼睛,只是点了点头当作回应。
“原本打算在你昏睡的时候处理伤口,看来是不可能了。”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手轻柔地抚着亚瑟的脸颊,“可能会很痛。我的手就在这里,无法忍受的话,你随时可以咬一口。”
谁会需要啊笨蛋——下意识地想要这样反驳、却只是沉默着用唇触碰那只温暖的手,亚瑟没精力去想他们...

Light It Up#part17-18(完结篇)

【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有时候挺想打死自己】
(17)
“这里……就是罗马啊?”
走出机场,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发出惊叹,招致了亚瑟“少见多怪的小鬼”这样的嘲讽。“我可不像你,出身名门的小少爷,没什么满世界游山玩水的机会。”
“说得好像我每天都在挥霍时光。”亚瑟白他一眼,低下头盯着手中的地图,“与其和我争论,你还不如干点有用的事情……”
“比如帮老头子研究地图?”阿尔弗雷德嗤笑一声,歪着头,手指轻轻点着那个五角星——他们的目的地。“乐意至极。”
“f**k我才不是老头子好吗。”
阿尔弗雷德探过头在亚瑟脸颊上亲了一口,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继续研究下一步的行动。
“我们怎么去那里?”
“最安全的应该是步行。”亚瑟向阿尔弗雷...

Light It Up#part15-16

【沉迷辣鸡游戏无法自拔 文都懒得写了orz】
(15)
“既然这样,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该变更了?比如先回伦敦和王耀会合?”
“嗯。也好。”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在头脑里苦苦寻觅着可能会是王耀的身影——似乎确实有过一个东方人要他加入自己的公司,但当时,年轻气盛的杀人狂并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门外似乎骚动起来。亚瑟从窗口向外看了一眼,差点被爆头——他侧身倚在窗边,玻璃渣洒落一地。
“啧,这些家伙真烦。”他转过头,冲正挥舞着电锯的阿尔弗雷德喊道:“解决掉他们就走吧?”
“行啊——”

黑发的东方人挂着似乎很和善的微笑,向亚瑟打了个招呼。“所以……又见面了呢,阿尔弗雷德。”
“这么多年,你也还是一点都没变啊。和我记忆中...

Can't Stand The Rain

【国设,米英only】
【推荐配合同名BGM食用】
「1783年的那场雨一直就没停过。」
雨打湿了庭院里的蔷薇,铅灰色的天空沉沉压在城市上方,我躺在床上大口吸着沉闷的空气,快要窒息。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翻过身、祈祷着这样能好受一点,虽然我也明白不可能。
我拼命地睁大眼睛,阻止自己入睡。即使在梦中,这场雨也会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而我的处境不会因为是梦境而变好,只会比现实中更糟糕。
钟上的布谷鸟叫过了四声。我关掉手机,请求窗边的妖精小姐为我唱一支摇篮曲。
“亚蒂,你也知道,这只会让你更痛苦。”
“我当然知道。”我闭上眼睛,听窗外的雨声,“可他半小时内就会来访。”
她用几乎被雨声湮没的微小声音叹了口气。
“好吧,我的...

Light It Up#part13-14

【情绪不太稳定所以……反正也没人看 说不定就弃坑了orz】
(13)
“所以我们现在该谈谈正事了。”阿尔弗雷德双手抱在胸前,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前方的路会更加危险,既然我叫人保护你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请求支援。”
“你能绝对信任他们吗?”
阿尔弗雷德沉吟半晌。“……不能。”
“那就不要叫。事到如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敌人?”
“亚瑟。你怀疑过我吗?”
“我……”亚瑟的目光躲闪起来,阿尔弗雷德把脸凑近他面前,强迫他直视自己。
“也许……刚认识的时候吧。毕竟那时候还只是陌生人……”亚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当然了解你之后就……”
“你没有想过吗?万一我是他们重金培养的杀人机器,被安排与你相遇、...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