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はな

迟到了一万年的献上日贺。

 

个人向,无cp。

 

写给我那温柔而潇洒的救世主。

 

 

 



那是一把锻造于平安时代的太刀,铭国永,刀身晶莹剔透,细窄轻薄。

那也是一把过于受欢迎的太刀。

 

有时候——也仅仅是有时候——鹤丸国永会觉得,或许他的诞生本来就是一场灾难。千百年的漫长岁月里,曾经有无数人为这把刀而意乱神迷,他甚至记不起那些人的相貌和名字。反正如今不过都是一具具白骨罢了,窃贼也好大名也好,到头来,谁也没能将这把刀留在自己身边。

着实是可悲的追求者。

世事变迁,鹤丸国永始终辗转沉浮于尘世之间。他无依无靠,无处安身——

——直到若干年前的十一月七日,他离开了伊达家,昂首踏入皇宫的大门。

这是他目前为止的最后的安身之处,大概也是在这里,他的旅途最终能够迎来终结。

 

那也许会是一件好事。

也许不是,又有谁知道呢?

 

 

 

这又是值得期待的一天,或者说,在鹤丸国永的眼中,每一天都是值得期待的。他饶有兴致地看着金黄的落叶,看着湛蓝高远的无云的天空,尽管这样的秋日已经重复了上千次。

但鹤丸国永依然有理由认为每次的秋日都不相同,虽然改变的只有地点。

而这一次,他的十一月七日,是在时空裂隙中的本丸迎来的。

白鹤从树梢飞过,那是一年前审神者突发奇想养的宠物,谁都没能把她劝下来。鹤丸国永目送着那只轻盈的大鸟离开视线,随后,他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倘若在战场染上红色,不就更像鹤了吗?”

 

并不是所有的鹤都有丹红的头顶,他当然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要上战场罢了。

作为实战刀被打造的鹤丸国永,却也有数百年未让刀刃染上鲜血了。在那些被束之高阁的灰暗无趣的时间里,他曾不止一次地幻想着,幻想着刀光剑影的战场——刀剑本该如此,只是出身和经历将他的身价抬得太高,已经再没有人愿意带他出阵了。

无数次的易主,从一双手到另一双手,顺着手臂追溯而上,脖颈以上是千篇一律的模糊不清的面容。

从实战刀到收藏品,对于刀剑,这是必经之路。

他是流落人间的一羽白鹤,是找不到栖息之所的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他甚至从未得到安宁。

——不过,拜这样的经历所赐,鹤丸国永至少看遍了人世间的风雨,早已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畏惧。

 

放下怨恨,放下遗憾。

过往已是过往,眼前却是眼前。

 

白鹤停驻在庭院中央,它曲起细长而优美的脖颈,梳理着羽毛。

 

又是值得期待的一天。

 

 

 

一支菊花。

这便是当鹤丸国永回到伊达组的房间时,注意到的全部内容。那朵花被插在花瓶里,和花瓶旁的几只橘子相映成趣。

 

是谁做的呢?

 

他不知道,虽然不明白该怎么形容如今的情感,可他的嘴角仍然忍不住地上扬。

无论在哪里都未曾久留的白鹤,却在无休止的漫长旅途中,意外地收获了如同家人般亲密的同伴。这大概是他鹤丸国永仅有的幸运所在。

花瓶下压着一张字条。鹤丸国永把它取出,字体细小而工整,是审神者的字迹。

 

「过去多灰暗,现在就多耀眼。」

 

他轻声读出了上面的字句,读完之后,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遇到这一群可爱的人,几乎用完了他所有的运气。而充满了惊吓的生活,也远比他想象中还要有趣,还要令人欢欣鼓舞。

他把字条放回原处,带着笑走出房间。

 

“今天,又会有怎样的惊吓等着我呢?”

 

 

 

深蓝的龙胆花,赤红的彼岸花,群青的紫阳花,金黄的菊花。

鹤丸国永穿行在花海与人海间,经过了千年,却依然一尘不染。

旁人谓他醉狂,可他从来都是清醒的。他大笑着,轻盈地掠过战场,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羽织,他只是轻拍两下衣袖,就好像那是他应得的奖赏。

瞳孔收缩,笑意渐深,再怎么轻逸洒脱,鹤丸国永终究还是一把刀——而当他燃起战意,仙鸟就会变为猛禽。

 

尘埃落定。

鹤丸国永甩去刀刃上残余的鲜血,将刀收回鞘内。他慢慢闭上眼,再睁开时,又是平静而带着笑的眼睛。

 

“真是,吓到我了呢。”

 

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他略微皱一下眉,语调仍然轻松。

 

 

 

鹤丸国永走出了手入室。白鹤飞来他的身边,像是责备一般地,轻轻啄了一下他的手。

如果可以,鹤丸国永真希望本丸就是他的归宿。不再孤身一人,不再木然度日,被爱与惊吓包围着的旅人,已有些不舍得再次启程了。

——尽管他明白,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

 

可那又如何?

 

明天是明天,今天是今天。

人生的真谛就在于此。因担忧明天的离别而浪费今天的欢乐,这样做是愚蠢的,也是没有意义的。

鹤丸国永期待着任何的未来,无论是无趣的还是有趣的,快乐的还是悲伤的。他爱着这种不确定性,并且享受它带来的结果。

因为,“惊吓”本身,就已经足够有趣了。

空无一人的庭院里,渐渐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鹤丸国永反应过来之前,漫天的彩带从空中降下,欢呼声在四面八方响起。

 

“这、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啊!”

 

被称为审神者的少女和曾在伊达家共事的伙伴,绽放着毫不掩饰的快乐的笑容,举起了红底白字的横幅。

 

「1107献上日快乐☆」

 

人生中,惊吓是必不可少的。

——而遇到可爱又有趣的人,则是难得的。

 

带着满头满身五颜六色的彩带和纸屑,鹤丸国永大笑起来,以至泪流满面。






私心觉得,对于鹤丸国永这个人,如果只看游戏台词、而不看舞台剧和动画之类的话,误解一定是很大的了。他的好是几句台词所无法表现的,很容易会给人留下没心没肺喜欢胡闹的印象。

这篇算不上文的东西,大概算是我的角色理解吧。一直以来都很想整理一下自己对鹤丸的认识,但总是会莫名感到羞耻、而无法进行下去。

为了看起来正经一点,全篇都用了全名。

想着花和离的读音似乎都是hana,所以用了这样的标题。万一记错可就格外尴尬了。

以上。感谢能看完这些碎碎念的你。

评论
热度(8)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