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忘却与铭记#part4

秋日的天空蓝得高远,凉爽的风吹过地面上橙黄的落叶。林荫小道上,一片寂静之中,只闻“铿然曳杖声”。
“把一切事务都扔在一边跑出来度假,这种事也就只有你能干得出来。”亚瑟漫不经心地用手杖拨着落叶,“还说什么‘大好的金色的秋天不出门度假怎么能行’,根本就只是你想溜出来玩吧?”
“但是一直闷在室内会发霉的啊……而且你要承认,这儿的秋景真的很棒。”阿尔弗雷德叹口气,刚见面时那个小心拘谨的小王后如今已经原形毕露,显出了他傲娇而毒舌的一面——但是说实话,阿尔弗雷德更愿意看到这样的自然的亚瑟。“就当是出来度蜜月……”
手杖重重地打在阿尔弗雷德的小腿上。“谁要和你度蜜月啊?!”
“好了英雄我错了还不行吗——”阿尔弗雷德无奈地举起双手,“与其说这个,前面的路上有个坑……”
“哈啊?什么——”然而后知后觉的小王后已经一脚踏进了那个坑里,“哇你怎么不早说啊?!”
阿尔弗雷德笑得直不起腰来,一会儿他笑够了,走过去扶着亚瑟的肩膀。“你没事吧?”
“……好像扯到伤口了……”
“还真拿你没办法啊。”阿尔弗雷德叹口气,“我背你回去。”
亚瑟皱起眉,有些不情愿地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儿,他用手臂抱住阿尔弗雷德的脖颈,任由对方抬起自己的双腿。“……谢谢你,阿尔弗雷德。”

“要赶快处理才行……”回到宾馆,阿尔弗雷德想拽下亚瑟左脚的鞋,却被对方躲开了。“是不愿意让我碰到吗?”
“也不是……只是……”亚瑟坐在床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我可以请求让我给你处理伤口吗?”
亚瑟沉默了。片刻,他轻轻点了点头,脱去了鞋和袜子。露出的左脚因伤残而变得畸形,鲜血从似乎曾经是伤口的地方慢慢流出,阿尔弗雷德抬起头——亚瑟紧抿着唇,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很难看……对吧?”亚瑟的声音有些哽咽,“像怪物一样……”
“你在胡说什么啊。”阿尔弗雷德的心突然被揪紧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亚瑟,像孩子一样无助。他小心地擦净伤口周围的血,一层层地把绷带裹上去。“难道还不能信任我吗?”
“……笨蛋。”亚瑟红着眼眶笑起来,“你才是在胡说吧……我真的很相信你啊?”

评论
热度(5)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