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忘却与铭记#part8

当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身旁的亚瑟还熟睡着。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意外——在他的记忆里,自从亚瑟住进这座城堡,他每天都是在柯克兰式掀被子和别的什么不忍回忆的东西中清醒过来,痛苦万分。可是今天,事情似乎有些反常。
当然英雄主义的国王陛下并不想吵醒他的爱人。阿尔弗雷德吻了一下亚瑟的唇,那是他昨晚曾肆意掠夺着的宝地,但是现在,他只想轻轻地啄一口,在不弄醒亚瑟的情况下。
“……阿尔弗?”
亚瑟在一个温柔的吻中醒来,被疲劳包围的感觉莫名的舒适,他窝在被子里,大脑迷迷糊糊地回想着昨晚的事。脑内浮现出溢满情欲和喘息声的场景,他不敢回忆自己的样子,于是自暴自弃地把头藏进被子里面。“阿尔弗你这个禽兽……”
“可是你明明一脸享受的样子啊?”阿尔弗雷德故意掀开被子,捏了捏对方红透的脸颊,“好了快点起床吧,要不然耀就该来敲门了。”

“今天下午有方块国的使者来访,阿尔弗雷德,我奉劝你在那之前先换一身能见人的衣服。”王耀毫不留情地挖苦着这个年轻的国王,“你觉得穿着一身休闲服能接见使者吗?”
“现在才上午啊你着急什么……”阿尔弗雷德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王耀觉得自己的怒气值已经满了。“阿尔弗雷德!你他妈给我把游戏关掉!”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使者又不是上午到访?!”
“陛下,方块国的使者到了。”一个侍从推开了门,一时间,吵架着的两人和亚瑟都愣住了。
“……不是下午……?”
“大概是路途比较顺利所以提前到了……well,这可是你自找的。”王耀耸了耸肩,转身对侍从说:“去告诉那位先生,请他稍等半个小时——我们的陛下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自己的形象。”
半个小时之后。
“该死……游戏还差一点就能通关了。”阿尔弗雷德抱怨着走过通往会客厅的走廊,下一秒他的小腿就挨了重重的一下。
“别带着这副丧气的样子去见客人,除非你想让黑桃王国名誉扫地,阿尔弗雷德。”亚瑟走在阿尔弗雷德的右边,他的手杖——也就是刚才打在阿尔弗雷德腿上的凶器——一次次地敲打着地面,像高跟鞋一样发出清脆的声响。
会客厅的大门缓缓打开。沙发上坐着一个青年,见状连忙起身行礼。使者有着波浪状的金发,在脑后低低地扎着马尾;他温和地笑着,额角那根下垂的卷曲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而来回摆动。亚瑟眨了眨眼睛,他突然觉得这个使者和阿尔弗雷德有些相像。
而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完全愣住了。“马修……”
“为什么您会知道我的名字呢,国王陛下?”使者笑了起来,镜片后紫色的眼睛温柔地眯着,“上午好,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我是受方块王国的国王——波诺弗瓦陛下派遣前来的使者,马修•威廉姆斯。”

直到会面结束、离开会客厅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神情还有些恍惚。“从刚才见面开始就心不在焉,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之前有和你说过我的兄长吗,亚瑟?”
“似乎没有。所以呢?”
“他叫马修•琼斯。”

评论
热度(5)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