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已正式进阶三党 不定时诈尸
取关请随意

忘却与铭记#part12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年老的学者叹了口气,“国王陛下,请您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可不是童话,如果两周内找不到解决办法,王后陛下他可能会再也醒不过来。”
“……这不可能。”阿尔弗雷德抱着沉睡的亚瑟,“我会有办法的。一定。”他转过身,命令城堡的警卫:“加强城堡的防御,我不想再看到有刺客溜进来了。”
警卫们出去了,老者也告辞了。病房只剩下了王耀、阿尔弗雷德和昏迷不醒的亚瑟。
“看来只能我们一起想办法了。”

王耀走进病房里的时候,突然有种想退出去的冲动。今天也还是没有醒过来的亚瑟半躺在阿尔弗雷德怀里,而后者正拿着勺子给他喂牛奶。虽然这完全是王耀自己提出的建议,但……
算了。王耀告诉自己该冷静下来,他跟阿尔弗雷德打过招呼,坐在了床边。
杯子里的牛奶见了底,阿尔弗雷德放回勺子,轻柔地把亚瑟放到床上。“你好啊,耀。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嗯,就是——”
“陛下!虽然这样闯进来很不应该,但是……”突然推门而入的侍从打断了王耀的话,“上次来造访的那位方块国的使者,马修•威廉姆斯将军,战死了……”
“什么?!”阿尔弗雷德猛地站起身来。
“你冷静点,阿尔弗雷德!”
但是国王已经听不到他的骑士的呼喊了。他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什么?我的哥哥死了?我那个失忆了、忘记了我和祖国的哥哥,死了?不知不觉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可是该死,越是到这种时间,大脑就不受控制地想起之前相处的点点滴滴……
“葬礼,还没有举行吗?”他听到自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是的,方块国那边似乎预定在下周五……”
“给我安排好那天的行程——我要去参加。”
“可是陛下,这是战争时期啊很危险——”
“我说了我要参加!难道我作为一个国王、连参加自己哥哥葬礼的权利都没有吗?!”阿尔弗雷德冲着吓坏了的侍从大吼起来,王耀能看到他的眼眶红得要命。
“您当然有……这就去安排!”侍从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病房里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一定要去的话……保护好自己,阿尔弗雷德。”
“我当然知道啊。”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坐回床边的椅子上,右手随意地拨弄着亚瑟的头发,“我如果回不来的话,亚瑟会生气的吧?”
“你知道就好。”王耀松了口气,虽然他想说的是“他能不能醒还说不定呢况且这时候一心只记得媳妇不想着国家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做国王的自觉啊”。

阿尔弗雷德站在大厅里。大厅中央放着一具石质的棺材,棺材里,鲜花簇拥着的,正是那张他无比熟悉的脸。
“哥哥……”趁着周围没人阿尔弗雷德走近棺材,声音有些喑哑。他看了一眼铜牌上写着的名字:马修•威廉姆斯。
“方块国的将军,也就是我们的好盟友。愿安息。”他微微提高了音量——他知道,他应该装作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
墓碑竖了起来,阿尔弗雷德知道,葬礼到此结束。他最后在墓前放了一束花,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应该是……快完结了……吧。】
【其实啊,哪怕只有两三个,啊不,一个人……嘛就算没人看我也会老老实实写完的啦。】
【毕竟除纸质的本子之外,这可能是我唯一一篇破万字的文了吧hhh不写完良心上也过不去嘛。】

评论
热度(4)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