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Light It Up#part17-18(完结篇)

【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有时候挺想打死自己】
(17)
“这里……就是罗马啊?”
走出机场,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发出惊叹,招致了亚瑟“少见多怪的小鬼”这样的嘲讽。“我可不像你,出身名门的小少爷,没什么满世界游山玩水的机会。”
“说得好像我每天都在挥霍时光。”亚瑟白他一眼,低下头盯着手中的地图,“与其和我争论,你还不如干点有用的事情……”
“比如帮老头子研究地图?”阿尔弗雷德嗤笑一声,歪着头,手指轻轻点着那个五角星——他们的目的地。“乐意至极。”
“f**k我才不是老头子好吗。”
阿尔弗雷德探过头在亚瑟脸颊上亲了一口,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继续研究下一步的行动。
“我们怎么去那里?”
“最安全的应该是步行。”亚瑟向阿尔弗雷德索要烟的行为再一次遭到拒绝,他泄气地别过头,“用其他交通工具的话,可能会被眼线发现。”
“我听你的。但是,首先,走那么远没问题吗?还是我先去给你买把阳伞?”
“我带着伞呢,白痴。”

“不管成功与否,这很可能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战。”王耀的表情认真得让人脊背发凉,“但我们为报仇而奋斗至今,目标达成前就倒下可是很丢人的啊。”
“那个……阿尔弗,如果你能活下来,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我最大的愿望,当然是你也活着啊。”
“……你这个笨蛋。”
“如果能活下去,就一直在一起吧”——这样的话,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亚瑟咬了咬下唇,有些不甘地牵起阿尔弗雷德的手,祈祷着对方能明白自己耻于表达的心意。
“我都明白的喔。”阿尔弗雷德轻声笑起来,稍用力地回握着那只体温较低的手,“关于你有多爱我,有多希望我留在你身边。”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啊,笨蛋。”

最后一声惨叫。王耀仔细地检查过整座别墅之后,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真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做到了……我们居然真的消灭了卢西安诺的鬼魂。”
“还有几乎一整个瓦尔加斯家族的势力。”亚瑟坐在阴影里,像小动物一样舔舐着手背上的伤口,“只是我在怀疑,这种以暴制暴的做法能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这也许会招致新的仇恨——”
“可是我们别无选择。”王耀打断了他的话,这条龙的眼眸中暗波涌动,这是他从没见到过的。“不杀他们,我们将身处无休止的逃亡。我们迟早会被杀死。”
王耀站起身,环视四周——还好,大家都只是受了轻伤,除了某个边咬手帕边“哥哥我美丽的实体啊”聒噪个没完的幽灵新娘……新郎?
“说实话,弗朗吉,你到底是新郎还是新娘?”
弗朗西斯还没从被迫重返半透明状态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他只是不停地哭号,残破的白色头纱簌簌作响。
“哦……那就是新娘了。”王耀一抬手,朝后门的方向走去。
“大家,准备走了——赶在事态变化之前。”

(18)
报仇成功之后,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像这件事从未发生一样——不,不如说,从一开始,所有人都只是想普通地活着罢了。
即使没有了“报仇”的共同目的,王耀的公司还是依然存在着,职员也还是原来的——幽灵,吸血鬼,杀人狂,还有像他们一样的那些他她它。
王耀仍然是那个深藏不露的中国奸商,谈起生意无人能敌;偶尔他也会给在家乡的弟弟妹妹们写信,温暖的笔调和工整的字迹,还是最初的大哥哥模样。
弗朗西斯有些苦恼,没有实体的他再也不能和年轻女郎约会了;由于触碰不到实际存在的物体,日常工作也成了难题,好在事务比较少,他还能暂时保持是公司的闲逛担当。当然,他本人对失去实体的事非常不满。
“凭什么出事的只有哥哥我啊——”
阿尔弗雷德,作为这家公司的新面孔,反而意外地很能适应环境。他现在暂住在亚瑟家里,不过,他很乐意把暂住变成永久居留。
而故事最开始的那个金发绿眸的英国绅士,亚瑟,终于不再为追捕而提心吊胆。只不过,短时间内要他回归素食可有些难。
“很饿的话来吸我的血啊——”
“吵死了啊笨蛋!没看到我是在节制吗!”
就像老掉牙的童话里那样,故事的最后,每个人都会有个好结局。

在一行人走之后,瓦尔加斯家的别墅陷入了死寂。鲜血,尸体,碎片,仿佛这里便是地狱。
在谁也察觉不到的阴暗角落里,一个小男孩蜷缩着,慢慢开始抽泣。他的哭声越来越大,泪水滴落化开了凝固的血迹,他纯白色的衣角也被血弄得污浊不堪。哭了好久,他下定决心似的,缓缓站了起来,走出了这道门,离开了这个家。
他不知道自己在街边游荡了多久。他又饿又渴,几乎昏死在街头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那个男人有着棕色的卷发和橄榄绿的眼睛,笑起来仿佛阳光洒落,虽然是在夜晚。“你叫什么名字,小孩?”
“罗维诺。”他几乎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无力地倚在男人怀里,张开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这样啊。我叫安东尼奥,让我来做你大哥吧?”
“……好。”
罗维诺已经不记得那一天他是怎么被安东尼奥背回了他们的家,但他记得是安东尼奥救了他,救了濒死的他。
当然,他也一直记得那些外国人,是怎么将他的家变成地狱。“王耀……”他喃喃念着为首那人的名字,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冤冤相报何时了。

End.

评论
热度(7)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