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救赎

【年中松,无差】
【性格设定受某条分析六子成长历程的评论启发】
【今天也特别渣】
“一松。”
“怎么了,轻松哥哥?”一松抬起头,看着他的兄长。
“再被欺负的话,不要瞒着我好吗?”平日恶劣好战的暴君此时却只淡淡地说着,一边极熟练地给弟弟的伤口缠上绷带。“你这样我很担心啊。”
“……知道了。”一松咬着下唇,慢慢垂下头去。
——之前这段对话,没来由地浮现在一松脑海里。眼看着那群无赖越走越近,他向铁丝网边缩了缩,闭上眼睛,防止恐惧从眼中流露出来。
该怎么对自己的兄长开口说这种事呢……一松猜自己在潜意识里还是怕着轻松的,那个狂暴起来让他不寒而栗的兄长。无赖们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一松任由对方粗暴地扳起自己的下巴,他紧紧闭着眼,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吵死了……哪里来的垃圾,堆在这种地方很碍眼的啊?”
一松猛地睁开眼、抬起了头,而后因此挨了一记重拳。他艰难地再度抬头,正对上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以及那上面一双写满不可置信的眼睛。
那双眼一松很熟悉——不只是因为比其他兄弟更小的虹膜。轻松看起来很生气,他皱着眉,冷冷地扫视着那群无赖。“看见了吧,和那家伙完全一样的这张脸?”
“既然这样就去死吧,混账。”

“你没事吧,一松?”那些无赖逃走之后,轻松跑到一松面前蹲下来,满脸焦虑。
“还好,只是……”
“松野君?要走了喔?”
轻松朝他的同伴挥了挥手。“只是什么?”
“因为被打了一拳……肚子很痛。”
“好好,我知道了。”轻松胡乱地揉了揉一松的头发,转过头,对他的同伴喊道:“抱歉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没办法,一松,我背你回去。”一松有些恍惚,眼前这个一脸温柔的兄长和刚才那个毫不留情的暴君,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他点点头,温顺地伏在轻松背上。
“谢谢你,轻松哥哥。”

一松在黑暗中猛地睁大眼睛。身旁空松还安稳地睡着,房间里寂静无声,他松了口气。“是梦……啊。”
好像有两个人不在。一松猜是椴松又拉着轻松陪他去厕所了——对弟弟们无比纵容的温柔的哥哥,真是的,那家伙难道不懂拒绝吗。
一松闭上了眼,他从没这么希望新的一天。
——当然,是有轻松在的新的一天。

“不和他们一起去吗,一松?”
“不。”一松懒懒地应了一声,缩回自己的墙角。“我对那个没有兴趣。”
“我也是。”轻松没有抬头,他专心读着手里的书。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他翻过最后一页,合起书叹了口气。“来找点别的事做吧,反正,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一松转过头,直直地盯着轻松的眼睛——他见过那双眼睛几乎所有的样子,不论是发怒、悲伤还是欢喜。而现在,轻松只是歪着头呆呆地看他,下垂的眉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温顺”这个词。
这家伙变化还真是大啊。一松不自觉咧开了嘴角,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他又换回了原来冷淡的表情。“轻松哥哥,陪我去喂猫吧。”
“好啊。”轻松带上一个标志性的大大的微笑,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来。
两人牵着手走出那条堆满垃圾的小巷,轻松只在这时会收起自己的洁癖,任由一松紧紧握着他的手,沉默一阵之后,他突然开口。“一松,我们交往多长时间了来着?”
“大概……从国中时期开始吧。”一松低下头,某种意义上来说,轻松确实救了他一次又一次。
轻松微笑起来,轻轻地回握着一松的手。
“难得天气这么好,在附近多走走吧。”
“嗯。”

评论
热度(25)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