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宁为柠

是阿柠哟//
鹤左/鹤乙女,主食鹤一期/鹤婶//
虽然墙头真的很多//
偶尔刷日常,基本不久就删

入戏#18

OSCR,OOC,黑手党paro


前文戳→1-2  3-4  5-6  7  8  9  10  11-12  13  14  15  16  17


是的,如果我不快一点写的话,我,我就要高三了……【绝望

那我稍微再铺垫个几千字就完结了算了

已经在接近尾声了……大概是吧






(18)

小松坐在电脑桌前,不住地打着哈欠。

确实,他确实想方设法成功混进了这家会社,并且拿到了一个最不起眼的小职员的职位。但是这职位对于他展开调查并没有太大的便利,微不足道的身份限制了他的行动、使他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要避免身份暴露,就必须时刻给人以浑浑噩噩的印象才行。而在这样的条件下,想要收集到有意义的情报,简直是难于登天。

他瞟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分钟下班。

他做出怠于工作的样子,双眼来回打量着办公室里的每一个角落——只可惜,这里的一切看来都稀松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留意的地方。

……等等。那副眼镜是……

“田中?!你小子不工作干什么呢?!”

“十、十分抱歉!”

小松急忙把目光转回电脑屏幕。太可惜了,只要再多给他一秒,他就能看清楚那副眼镜的样子了。可是现在,他的顶头上司,铃木,正一脸凶狠地四处巡视。

“走掉了吗?”小松偷偷和旁边的同事打着口型。

同事幅度很小地摇摇头。小松泄了气,只得再度把视线集中在荧屏上。

当六点的铃声响起、铃木大喊一声“下班!!”的时候,小松迅速地关闭电脑、抓着挎包站起身来,在一片整理东西的嘈杂之中,他的视线越过纷乱的人群,努力寻找着刚才看到的东西。

可是眼镜已经不在那里了。是被人拿走了吗?小松无从得知,他只知道,今天很可能又将是一无所获的一天。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可不是自我责备,而是去酒吧里找个安静角落坐下,喝着酒等轻松下班一起回家。

 

 

 

“又来了啊,这位小哥。”酒吧老板迎上来,带了玩味的目光这样问道,“让我猜猜……又是来等‘女朋友’下班的?”

“每次都这么问真的很烦啊。”小松白他一眼,视线越过老板的肩膀、径直投在柜台里轻松的身上。

“哈哈哈,别生气嘛。我店里进新货了,怎样,来试一试?”

事先约好的暗语。小松顿时警觉起来。“见到实物之前我是不会轻易下结论的。”

“不错嘛,要的就是这种态度。”老板眯起眼,笑得意味深长。“随我来吧。”

狭小的杂物间里堆满了东西,从酒瓶酒桶到几年前的账本,全都挤在这样一个窄小的空间里。小松几乎觉得自己无从立足,他用鞋尖拨开地面上散落的报纸和包装纸,这才勉强得以站稳脚跟。

“所以,你的‘新货’是什么?”

“那个秘书,芥川彩,今天到店里来了。”

“等等,她是个秘书?”

“是啊。……所以你一直都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总而言之,她是个秘书,而且是社长的秘书。”

“社长?你有他的情报吗?”

“我今天正是要和你说这个。”老板转身靠在成堆的木箱上,面露苦恼,“你目前所在会社的社长,是一个很可疑的人物。我在这里两年,至今都没彻底查清他的身份。”

“但是,你总见过他吧?他长什么样子?”

“问题就在这里……我甚至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他确实是我们的行动目标,但是目标的脸上并不会写着目标这两个字……等等。我是不是忘记要和你分享情报了?”

“……是啊。”小松实在很想吐槽,但他仔细想想,这似乎并不是自己的设定。

“今天下午,芥川彩到这里来过一次。她看起来心情不甚好,平时从不离身的眼镜也没戴着。”

眼镜……!

小松突然想起了下班前,他在办公室看到的那副眼镜。怪不得会觉得眼熟,原来……

“她气呼呼地坐在那里闷头喝酒,喝了不少之后,她开始打电话……工作日下午的酒吧根本就没什么客人,加之她喝得有些高了,音量之大她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

“那,她都说了些什么?”

“听口吻,她很可能是在和闺蜜诉苦。她一直在抱怨一个人,一个被她称为‘智先生’的男人,听起来两个人很亲密,但似乎并不是恋人关系,更像是上下属的关系。所以我推测,这个人大概就是会社的社长。”

“稍等……你说她叫他‘智先生’?”

“是啊。”

“实不相瞒……这次任务之前,总部曾派我们去暗访支部的工作情况。但是这委托实在是太无趣了太平庸了,于是,我们顺便侦查了一下在当地活跃的神秘毒贩,人称‘阿智’的那位。”

小松嘴角上挑,他颇为自己的首战告捷而感到骄傲。虽然之后就因为太想做大工作,被樱井批评了……“那是一位神秘的男子,年龄可能是在三十多岁,同样,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那么,很可能这两——”

枪声。是枪声。

小松一跃而起,夺门而出。老板紧随其后,紧紧按着衣服口袋。

店里,两个持枪的暴徒正与店员对峙着。客人们全都吓得缩在座位上不敢出声,暴徒摇摇晃晃地站着,手举着枪。

“看这样子,八成是磕了药了。”老板对小松耳语道。

“信不信我、我现在就……”

突然一声枪响,枪口冒出了火花。

小松大脑一片空白。他迅速冲上前、夺下还在因不小心按下扳机而惊愕着的暴徒手中的枪,这才转过头去确认吧台那边的情况。

轻松站在柜台里,目光呆滞,而枪眼在旁边离他不足一米的啤酒桶上,啤酒从裂口喷出,打在地面上的水声清晰可闻。他愣了好一阵,才颓然倒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老板正在联系警方,几个客人帮忙按住了暴徒。

“好啦,不要哭啦,事情都过去了。”

“可……可是人家超怕的……”

 

 

 

“对了,阿轻啊。”

“怎么了?”

“你今天在酒吧的那句话,可以再说一次吗?”

“行啊,没问题。”

于是轻松板起脸,压低了声音,用十分怨念的语气说道:“可是人家超怕的。”

“……”

“怎样?还需要我再来一遍吗?”

“不……不用了。”


评论
热度(21)
©木宁为柠 | Powered by LOFTER